章节目录 第八百一十五章

作品:《位面之梦中证道

    杨林点头道:“放心吧,交给我!”

    现在这里魏成最信任的人只有杨林,找他来帮忙是最好的,如果有什么事情他可以出面解决。

    魏成交代完杨林之后,又对萧天华说道:“你跟我来一下!”

    两人一起走到卧室,魏成将门关上,走到床边坐在萧天华的身边说道:“老萧,我跟你说句实话,现在只有一个人能救你们!如果他肯帮忙,他甚至可以让通缉令取消!”

    “什么人这么大的能量?”萧天华震惊地问道。

    魏成抽出一知沿递给他说道:“我现在的老板,赵先生!”

    听了魏成的话,萧天华点头道:“不错,能筹建佣兵公会,并且能拿到相关的批文,这就已经说明他能通天了!但是现在这事闹得太大了,已经惊动了最高层,他能罩得住吗?而且他肯帮忙吗?我们与他素不相识,他凭什么帮我们?”

    魏成恨恨地抽了一口烟,说道:“我去处理完车后就去求求他!他能不能答应帮忙我不敢保证,但是我敢保证他肯定不会出卖你们!”

    萧天华拍了一下魏成的肩膀说道:“老魏,谢谢!”他知道魏成从来不求人,现在肯为了他舍下脸皮去求人,真是太难为他了。

    魏成拍掉他的手说道:“行了,你什么时候跟我客气过?我走了,你等我的消息吧!”

    段明辉研究法宝一直研究个一个晚上,直到早上才不得不放弃,因为那套法宝上的材料和阵法符文太复杂了,不是一时半会能研究出结果的,从入定中清醒后他去洗漱了一下就睡下了,直到快要中午的时候,他才被一阵敲门声吵醒,神识一扫,发现门外是魏成,他才起床去开了门。

    “你先坐一下,我去洗把脸!”段明辉开门后说道。

    “好的!”魏成跟着段明辉进了房,然后把门关上了,然后走到沙发上,打开电视,现在电视上正在播放午间新闻,新闻一大半内容都是有关通缉令的。

    段明辉洗完脸出来后坐在魏成旁边,问道:“你过来是有事?”

    魏成坐好说道:“先生,我,我想求您帮个忙!”

    段明辉笑道:“好啊,从我认识你到现在,还从来没有发现你求过人,说说,能帮得上的我一定帮,帮不上的那就没办法了!你不会让我给你介绍女朋友吧,那你可找错人了,我认识的女人很少!”

    魏成苦笑道:“不是女朋友的事情,这个新闻您应该看过了吧,那上面被通缉的第一人是我一个朋友,我想请您救救他们!”

    段明辉道:“哦,难道就因为他是你的朋友?”

    “当然不是,如果我认为他做错了,我绝对不会过来求您帮忙!”魏成说道。

    段明辉闭上眼睛考虑了一会,然后说道:“你带他来见我!”

    魏成立即说到:“好的!”说着就起身了,正要离开却想起什么,又转回来说道:“先生,他现在就在我的房里,如果让他过来,酒店楼层里人多眼杂,恐怕就会泄露了行踪!”

    段明辉摆手道:“你让楼层服务员先下去,叫杨林在电梯口堵上两分钟不让人出来就行了!”

    魏成点头道:“明白了!”说着就走了出去。

    段明辉倒是很有兴趣想知道他们为什么抢劫,而且他们抢劫居然没有伤人,至于那些警察死了白死,谁让这些警察好死不死地刚好堵住了他们的去路呢!不要以为什么人见了警察都会害怕的,有道是艺高人胆大,没有绝技在身,自然会怕那些警察,而有本事的人却是天不怕地不怕。

    过了两分钟,魏成带着萧天华进来了,段明辉抬眼一看,正是昨天他用神识扫描到的那个领头大哥。

    魏成给他们做了介绍,萧天华行了一个军礼,说道:“赵先生,您好!我是萧天华!”

    段明辉点头说到:“不用客气,请坐!”

    等萧天华坐下后,段明辉说道:“刚才魏成求我帮忙,我想知道你们为什么抢银行呢?”

    萧天华不知道段明辉有多大能量,到底能不能把自己这些人送走,为了和自己一起并肩奋战多年的兄弟他只能把希望放在段明辉身上,至于段明辉有什么条件,又或者他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才能让段明辉帮他个忙,他没有想这些,不过不管怎么样,只要能让他那些兄弟能出去,什么代价他都愿意付出。

    萧天华接过段明辉递过来的一根烟,含在嘴里点上后低着头说道:“我的弟兄们家里都揭不开锅了,我们这些活着的人先不说,走到哪里都能找到一口饭吃,但是那些战死弟兄的家里失去了他们就断绝了收入来源,而且他们都不是富裕家庭。我十几岁参军,到现在我已经为朝廷效命二十年,执行过几百次任务,曾经几度在生死的边缘徘徊,身上几十处枪伤,其他的弟兄也差不多,我们死了不要紧,没有荣誉也没关系,为什么还要贪掉我们的抚衅金?我曾经向上级反应过,但给我的是一张退役通知书!没有别的办法,我不能去抢老百姓,只能抢银行!”

    等萧天华说完后,魏成又附在段明辉的耳边说了几句,段明辉听了脸色变得铁青,说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那些王八蛋就不怕你们造反吗?那些蛀虫越来越无法无天了!你想让我怎么帮你?”

    萧天华想了想说道:“我们在国内是呆不下去了,只能去国外,所以我们想求你想办法送我们出去!”

    段明辉摇头了摇头道:“你以为到了国外就安全了吗?朝廷如果真要想致你于死地,你跑到哪里都不安全,这样吧,我明天就回去了,你们跟我一起回去,我倒要看看他们敢不敢到我的家里去抓人,你们这事闹得太大,下面的那些虾兵蟹将说不上话,只有捅到最上层才有可能把官司打赢!”

    萧天华和魏成想了段明辉说话,觉得不是没道理,虽然逃到国外之后自由度大些,但难免不会受到追杀,朝廷的暴力机器的厉害他们是知道的,因为他们曾经就是里面的一员,只要朝廷下了要除掉他们的决心,那无论逃到哪里都会被追杀。

    见萧天华没有说话,段明辉又说道:“当然这要看你们自己怎么选择了,如果你们不想留在国内了,我可以想办法送你们出去,如果你们还想留在国内,那只能呆在我身边,否则我没有办法保住你们!”段明辉可以一个电话把这件事情捅到上面去,但是他不想主动这么做,如果这样做了,上面那些人肯定又会有想法,他要让那些人自己来找他!

    萧天华听段明辉这么说,知道他肯定是把握,如果没有办法保住他们,段明辉肯定不会说这样的话,他看了看魏成,魏成对他点了点头,他说道:“先生,我们留在国内,一切就交给您了!”

    段明辉点了点头,说道:“行了,你们先去吧,明天之前不要出酒店,我下午还有事,就不留你们了!”

    萧天华敬了个礼,就和魏成向门口走去,段明辉想了想又叫住了他们:“等等,魏成,你去给他们每人买一套西装,让他们打扮成保镖模样!”

    魏成点头道:“明白了!”说着就和萧天华走了出去。

    到了走廊了,萧天华疑惑地问道:“赵先生这样做是什么意思?”

    魏成道:“你傻呀!如果你们跟赵先生什么关系都没有,他凭什么出面保你们?朝廷那些人会认为他是多管闲事,只有这样,他才能名正言顺地出面和上面谈!你就是在军队里呆久了,什么都不懂!”

    萧天华听了魏成的话点了点头,拍了拍魏成的肩膀说道:“麻烦你了!”

    “我擦,你再说这样的话,赶紧给老子滚蛋,你这话让老子浑身起鸡皮疙瘩!”魏成骂道。

    他们走后不久,段明辉就接到了钱四海打来的电话,说他马上就到。

    “师傅,我都准备好了!”钱四海进房之后恭敬地说道。

    段明辉站起来说道:“那行,我们走吧!”

    两人到了一处非常安静的地方,钱四海介绍道:“师傅,这是我家的老房子,我虽然没住这里,却经常过来打扫,里面还算干净,生活用品一应俱全!”

    段明辉打量了一下,点头说道:“那咱们就开始吧!把水烧上,多烧点,按照我给的配方将药材放下去!”

    旁边邓龙道:“师祖,我去烧水!”说着就跑进了厨房。

    段明辉让钱四海盘腿坐在铺在地下的垫子上,他坐在钱四海后面说道:“忍着点,打通xue道和经脉的过程可能会很痛苦,你要承受住,千万不能晕过去,否则就前功尽弃!”

    钱四海听了段明辉的话点了点头:“师傅,我知道了!”

    段明辉一掌就按在钱四海的背后,另一手在他背上不停的拍打,钱四海只感觉一股庞大的热力从段明辉的手掌上传到自己的身体内,这股热力冲进自己身体后,在自己的身体内使劲地钻,好象在冲开他的血肉,强烈的痛感让他额头上开始冒汗。

    钱四海年纪太大了,xue道和经脉都已经萎缩得非常厉害,而且也开始老化,这一生是没有什么大的成就了。

    段明辉小心地控制着真气在他经脉内前进,前进的速度非常缓慢,只能以这种速度将他的经脉打开,如果速度太快,那钱四海就会承受不了,导致经脉破损,血管爆裂而亡,而且钱四海的经脉老化的厉害,稍微加大真气的输出,那也会造成同样的后果,真气对于钱四海这样的人是大补滋养之物,但是同样有危险性特强的毒药,段明辉就是在他体内留下一些真气,他的肉身现在也留不住,更是控制不了。

    一直忙活了两个多小时,段明辉才将他的一条经脉打通,这时钱四海已经全身被汗水浸透,脸色惨白,虚弱无力,坐在垫子上遥遥欲倒,段明辉没有用仙气真元替他打通经脉,他还没有资格享受那样的待遇,给他打通经脉的只是普通的真气,再说仙气真元本来就少,用掉一点就少一点,天道可不会再给他用仙气洗一次身,上次渡劫被他吸收的仙气全部被他储存起来了,用来保住自己仙体肉身,平常使用的都是真气,虽说这样,钱四海的经脉也被真气滋润得焕发了生机,不要说段明辉这是小气,连自己的徒弟都留一手,哪个师傅不留一手的?谁人没有私心?何况他跟钱四海还不怎么熟悉。

    段明辉说道:“行了,起来吧,马上去泡在药水里!”说着就起身把钱四海拉了起来,搀扶着他到了另外一间房内,那边邓龙已经将药汤准备好了,泡在一个大木桶里。

    钱四海坐到大桶后,段明辉伸手在他额头点了一下,让他清醒一点,便说道:“你现在听好了,我要开始传授你内功心法,我一边说,你就一边照着做,明白吗?”

    钱四海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邓龙一个人在院子里走来走去,脸上焦急的表情尽显无余,心理想着这都进去两个多小时了,怎么还没有什么动静?

    正焦急得不行的时候,段明辉从房里出来了,邓龙连忙上前问道:“师祖,情况怎么样?”

    段明辉点头道:“情况比我想的要好一些,我们先等等看吧!”

    邓龙说道:“那就请师祖先去客厅里面喝茶吧!”

    段明辉走到客厅里面,发现已经有开水了,他就自己泡了一壶差慢慢喝着。其实钱四海的情况并不乐观,如果让钱四海自己练,估计到死也练不出气感,他完全可以强行提高钱四海的实力,但是那样的话,钱四海完全可能会控制不住体内的力量而暴体而亡,做什么都要有一个适应的过程,而钱四海完全没有这个过程,他根本控制不了体内突如其来的强大力量。

    段明辉将一壶茶喝完的时候,钱四海已经和邓龙过来了,段明辉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没有把气感练出来,“先坐下吧!你的情况我知道,想要在短时间内练出气感是很难的,你也不要灰心,很多年轻人就是练了好几年也没有练出来,我看你现在事情也是繁多,也抽不出时间去我那里,好在心法我已经传给你了,你自己在家里练,如果半年之后你还没有练出气感来,你再去湘省找我,到时候我再想办法!平常有什么弄不清楚的也可以打电话问我”。

    不是段明辉小气不想将聚气丹给钱四海,而是聚气丹这东西越来越少了,当初他也只是炼了一炉,到现在只剩下几颗,而且炼聚气丹的材料越来越难寻找,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灭绝了。

    钱四海听了段明辉的话心里好受了一些,知道了修炼内力原来也不是一天两天内就能练成的,听说有的年轻人练了好几年也没有练出气感来,他的心态就平稳了,心想难怪真正的内功高手少之又少,怎么找也找不到。

    “是,师傅,弟子知道了!”钱四海说完,就又对邓龙说道:“阿龙,你去准备一桌酒席,你师祖难得到我这里来一次!”

    邓龙答应之后就去准备了,段明辉见盛情难却,就留下来吃一顿饭,让钱四海面子上好过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