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40章 弗格森要退休?

作品:《我是夸雷斯马

    比赛已经完全纳入阿森纳的掌控,就好像如来佛伸出手掌,孙悟空能翻出十万八千里的筋斗却根本翻不出来。

    等比赛重新开始后,曼联的进攻已经有威胁,但反过来他们也要时时受到阿森纳的威胁,难道只能拼谁的运气更好?

    两球的优势,可不是那么容易抹平的!

    有时候弗格森很想拆散了阿森纳,就好像之前两个赛季他想拆散切尔西一样,不是自己实力不行,而是对手看起来更加完美,那就不容易赢了!

    不过比赛虽然被阿森纳掌控,但也还有让弗格森欣慰的地方,或许,这是比一场胜利更让弗格森高兴的。

    罗没有被打击倒,骄傲的他面对一个无所不能的夸雷斯马,虽然整支球队陷入了困境,但他却始终没有放弃,这种精神,才是更重要的。

    当然,曼联阵中也有人和罗一样,根本不知道放弃为何物,那个人就是冲在最前面的小胖子,不过和罗不同的是,罗是精神属性强大,而鲁尼只是头脑简单,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放弃

    好吧,这就是成长的代价,谁让曼联依旧在成长期呢!

    就这样,比赛时间在双方的拉锯战中终于落下了帷幕,曼联最终也没有能够在酋长球场取得一粒进球,尽管萨哈的头球击中了阿森纳球门立柱,却还是和进球失之交臂。

    不过阿森纳也没有扩大比分,他们当然愿意打曼联一个:0,不过相比于再进一球,显然还是守住比分更保险一点。

    裁判吹响了比赛结束的哨声,这场英超榜首大战也就此落下了帷幕。

    酋长球场球迷们欢呼雀跃,激动无比,感觉好像不止赢下了比赛,更是赢下了整个世界。

    已经有球迷忍不住高呼起了“冠军”的口号,即使在夸雷斯马看来这有点败人品,可既然球迷高兴,就随他们去发泄吧。

    夸雷斯马和队友们相拥而庆,这场胜利对阿森纳而言,就算不是锁定联赛冠军的胜利,也同样意义非凡,因为,这场胜利,让他们这个赛季完成了对曼联的双杀!

    这简直值得他们开趴体来庆祝!

    不过,就在夸雷斯马和队友们庆祝时,罗却用一种复杂的眼神注视着夸雷斯马,整个人站在那里,仿佛都带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和夸雷斯马的差距,好像没有缩小!

    自己很努力,远比任何一个时候都更拼命,每天都是最早来到训练场,每天又是最后一个离开的!

    然而,当他以为可以迫近和夸雷斯马的距离时,却无奈的发现,好像这个距离已经越来越远。

    这是为什么?

    难道在自己努力的同时,夸雷斯马也没有偷懒?

    好像是的!

    在国家队时,夸雷斯马就是最认真最努力的那一个,不管他的性格多么玩世不恭,不管他的笑容多么讨人嫌,可他的努力,却是被所有人看在眼里的。

    曾经贪玩的自己,不就是被夸雷斯马强拉着一起加练的吗?

    那么,在夸雷斯马已经功成名就,已经成为了世界足坛第一人的时候,他还依然能保持着初心,一如既往的认真努力下去?

    如果换做自己,罗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够做到!

    当然,如果罗拿着这个问题去问夸雷斯马,那么夸雷斯马一定会给他一个肯定的答案,并且不是在开玩笑。

    前世罗不也在登顶之后,依然保持着最本心的状态,这才是他始终站在最巅峰的根本原因。

    好吧,既然夸雷斯马依然努力,那自己更没有道理松懈,不管怎样,自己的目标不会变——超过夸雷斯马,成为足坛最璀璨的一颗星!

    罗的决心就好像一座山,谁也搬不走,谁也打不垮。

    但对夸雷斯马而言,有一个追赶者,一个比前世巅峰更强的追赶者,难道不是更好的督促吗?

    如果罗和梅西都比前世表现得更加出色,那自己对足坛的统治,才更具含金量,不是么?

    反正他们是绝对无法超越自己的,毕竟他们没有系统!

    和队友庆祝过进球,本想去对面安慰一下罗,但发现这货似乎根本不需要自己的安慰,所以夸雷斯马也就没有过去搞事情。

    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作为本场比赛的最佳球员,夸雷斯马自然会跟着温格去参加,只不过,这一次夸雷斯马却没有变成主角。

    和台下的记者们一样,听到弗格森的讲话,夸雷斯马目瞪口呆,心中却快要对弗格森顶礼膜拜了!

    “很遗憾这场比赛没有能够取得胜利,客场输给阿森纳,这显然不是一个令人满意的结果!”

    “我的球员们表现得十分出色,我始终为他们骄傲,以他们为荣!”

    “不过阿森纳踢得更聪明,同时也踢得更成熟,这才是我们输掉比赛的真正原因!”

    “相比于比赛,在这里我想说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我的私人医生告诉我,高强度高压力的工作,让我的心脏有些不堪重负,你们可能知道,我已经做过了心脏搭桥手术,所以,为了保证晚年的生活质量,在和俱乐部沟通之后,我可能会在赛季结束的时候选择结束教练生涯!”

    “如果真的做出这个决定,那么我的心情一定会很复杂!”

    “不过现在的我目标是带领球队,打好这个赛季剩余的比赛,我会把每一场比赛我当成我的谢幕演出而全力以赴!”

    “大概就是这样!”

    记者们一片哗然,整个会场都要沸腾了!

    如果弗格森退休,那绝对是世界足坛最地震的消息。

    谁都知道,弗格森曾经心脏病发被送去抢救,心脏搭桥手术也曾经让这个苏格兰老头子在特定时期远离了绿茵场,不过那早已经成为了过去,当他重新出现在场边的时候,他依然还是那个曼联掌舵人,和往常没有什么不同,以至于大家都忘记了他心脏里面还有着那么一个似乎随时都可能爆炸的东西。

    没有了弗格森的曼联,那还叫曼联吗?

    这个问题,恐怕谁都没有答案!

    不用说,弗格森的讲话让所有人都忘记了夸雷斯马的梅开二度,忘记了曼联的实力,甚至忘记了这场焦点的榜首大战。

    就连温格坐在一边,都惊讶得无以复加。

    不过夸雷斯马却满心的狐疑,他总觉得苏格兰老头子在搞事情。

    别人可能不知道,可夸雷斯马作为穿越者,对此却是一清二楚。

    别看弗格森做完了心脏搭桥手术,可恢复过来的老头子始终保持着良好的生活习惯,一直在曼联的帅位上坐了好久,直到12-1赛季结束才宣布退休。

    难道,真的是因为自己的穿越改变了一些东西,让弗格森心脏不堪重负,以至于不得不提前退休?

    转过头去,狐疑的看着弗格森,虽然因为输球而带着一些沮丧,可面色的红润却好像在告诉所有人,我身体好着呢?

    弗格森到底要干什么?

    夸雷斯马觉得,恐怕未必是弗格森真的身体不堪重负,而是他一定有什么阴谋,即使不是阴谋,也一定有着特殊的意思。

    再联想到狂热的记者们把自己这个最大的话题制造者都扔到了一边,一个个急不可耐的向弗格森提问,夸雷斯马隐约觉得自己已经接近真相了。

    转移媒体和公众的注意力,让所有人目光都放在自己退休的消息上,就可以分担球队输球的压力,甚至让这场失利都变得不再重要。

    翻译过来就是——向我开炮!

    夸雷斯马敢保证,赛季结束之后,弗格森可能就会改变说辞,说自己身体状态还算不错,可以继续指教下去,而媒体们自然希望有更多的话题,谁还在乎今天弗格森撒过的谎呢?

    简直老奸巨猾!

    夸雷斯马觉得,与弗格森相比,温格可能还是嫩了一点,这里不是指战术素养和执教能力,而是单纯指手段丰富。

    想一想这一对老冤家,弗格森就好像是粗野的大汉,而温格却有点小受潜质,如果他们在一起,那么弗格森绝对是占据主动的那一方。

    就好像夸雷斯马预想的一样,弗格森退休的消息在新闻发布会后直接引爆了足坛,所有人都在讨论着弗格森退休的有关话题,有惋惜的,有遗憾的,有痛哭流涕的,当然也有弹冠相庆的,种种不一而是。

    而如此一来,这场比赛的结果反而没有人注意,本应该压力巨大的曼联现在一身轻松,所有火力瞄准了弗格森,谁还在乎一场比赛的胜负?

    就算曼联球员们接受采访,也全部被提问和弗格森有关的话题,根本没人在意其他事情。

    而领先优势又一次扩大的阿森纳也变得无人问津,之前因为阿森纳的每一次胜利都会吹捧阿森纳一番的媒体们,现在也像渣男一样,将阿森纳扔到了一边,转而投向了能让他们卖出更多报纸的弗格森的怀抱里。

    不说其他,至少这一周,弗格森的位无法可以撼动。

    以这么精妙的方式让球队压力陡然一空,夸雷斯马觉得,这绝对是弗格森的神来之笔。

    有时候,说一点谎话,如果收获远大于付出,那么谁还在意是不是谎话?

    就好像球队落后,主教练中场休息告诉球员们自己得了癌症,那么下半场队员们还能不拼命?

    夸雷斯马强烈怀疑,伊斯坦布尔之夜的中场,贝秃可怕就说自己得了癌症。

    然后利物浦球员们拼命完成了史诗级的逆转!

    不过赛后贝尼斯特怎么再和队友们解释,夸雷斯马大概也给贝尼特斯想好了——我得了“发癌”,所以我的头发都掉光了

    弗格森的谎话虽然不是为了激励球员,但却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反正他的目的是达到了。

    然而,夸雷斯马却不想看着弗格森把所有人都玩弄于股掌之上,虽然不好直接戳穿弗格森,但委婉一点提醒大家,还是可以的。

    于是,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夸雷斯马就开始了自己对预言家的osp。

    “对于弗格森先生的决定,我想这个世界足坛都会感到遗憾,毕竟,他的足球,不仅是曼联的财富,更是整个世界足坛的财富!”

    “我希望弗格森先生可以一直执教下去,要不然换一个人执教曼联,就算我们赢了曼联,恐怕也不会有现在这样的自豪感!”

    “不过,我昨天突然做了一个梦,梦到了以后的事情,其中,就有弗格森先生的影子!”

    “在我的梦里,弗格森先生就可没有在赛季结束后就退役,而是一直执教曼联好几个赛季!”

    “我的梦一向很准,就好像我曾经梦到过我夺取了欧冠和世界杯冠军,然后我就真的夺冠了一样!”

    “我想,弗格森先生一定不会在赛季结束的时候退役,或许,他的身体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好了,又或许,现在他的身体状态也很不错,只不过是因为输球而有点压力大了!”

    “好吧,不过怎样,我都希望他永远站在场边,那是整个世界足坛的幸福,不是么?”

    或许这番话听起来很正常,就好像很多球员都对此发表的看法一样,不过当赛季结束的时候再回过头来看,恐怕就有人能看明白了。

    夸雷斯马算不上给弗格森下绊子,就当成是个玩笑吧!

    对于弗格森抢走了自己的位,夸雷斯马虽然没有太多怨念,但也有点寂寞,所以,加练都比平时更晚了一些。

    最近,夸雷斯马除了在练习从罗那里偷师过来的电梯任意球,同时也加强了对传球的练习,他对于小法那种手术刀般的直塞,可是羡慕不已。

    虽然他也能给队友喂饼,但他的饼和小法的饼,却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小法是能够在对手的整体防守中找到薄弱点,送出关键传球,甚至可能会指引对手的跑位,也就是传说中的人追球。

    而夸雷斯马这是在突破后给队友送出舒舒服服的保姆球,虽然这种助攻方式对队友更友好一些,但那个时候阿森纳的进攻,其实已经产生了巨大威胁,即使夸雷斯马不传球,也一样能制造出威胁来。

    要是夸雷斯马也能像小法一样送出精准直塞来,那岂不是会让阿森纳的威胁球次数大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