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03章 把静香喂成胖虎

作品:《我是夸雷斯马

    下午,夸雷斯马照例来到学校陪艾玛上课,同时也给自己充充电,他可不想自己变成一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

    嗯,哪怕是睡觉,我也要在睡梦中受到学术氛围的熏陶,提升自己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的品味

    艾玛看着自己身边睡得口水都流了满地的夸雷斯马,表情无奈至极,她真怕一会洪水将教室淹没。

    她如同哲人般思考过自己可能的死法,但她绝不想被淹死!

    不过这个时候,讲台上的教授注意到了睡觉的夸雷斯马。

    如果他只是单纯的睡觉,那么即使身处在更年期这么一个敏感的年纪,她也不会去理会。

    看问题是,夸雷斯马的呼噜声已经快比她讲课的声音还大,这她就不能忍了!

    “把他叫醒!”教授威严的对艾玛道。

    夸雷斯马迷迷糊糊,做梦自己好像又一次捧起了大力神杯,那感觉,简直比和艾玛做一些没羞没臊的事情还过瘾。

    可就在这时,美梦醒了,场景变换,回到现实中,身处冰冷的教教室,甚至夸雷斯马忍不住打了一根寒颤,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向他,即使在球场上总是万众瞩目,这个时候夸雷斯马也还是不太适应。

    “你不觉得在课堂上睡觉是对老师辛苦劳动的最不礼貌行为吗?”女教授以一副教训的口吻对夸雷斯马道,虽然她不看球,但至少也知道夸雷斯马这个大球星,她的女儿就整天把夸雷斯马挂在嘴上。

    夸雷斯马可能是还没有睡醒,下意识脱口而出“我觉得把别人从梦里吵醒,才是在最不礼貌的行为吧!”

    四下寂静,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夸雷斯马,让夸雷斯马瞬间毛骨悚然,就好像身处恐怖片的氛围中。

    我靠,自己都说了什么?

    夸雷斯马捂着嘴,一脸的后怕。

    就连艾玛都有点要崩溃了,你到底是来上课的,还是来捣乱的?

    不用说,夸雷斯马被轰出了教室,而且估计,以后这位女教授的课,他也不用再想着能旁听了。

    不过也好,至少现在没有生命危险了,夸雷斯马发誓,刚才他真觉得女教授的表情愤恨得好像要杀了自己。

    在咖啡馆里等到下课,艾玛才一脸幽怨的跑过来,她身边还跟着自己的胖妹好友。

    “你真的厉害,你走了之后,教授就把火力都宣泄在我身上了!你说你要怎么补偿我?”

    夸雷斯马嘿嘿一笑,“那我也把火力宣泄在你身上呗!”

    艾玛风情万种的白了夸雷斯马一眼,坐到了夸雷斯马对面。

    这个时候,夸雷斯马也和艾玛的胖妹好友打了个招呼,因为总来找艾玛,所以现在夸雷斯马和艾玛的朋友们也都很熟悉。

    “里卡多,你能不能帮莉莎一个忙,让她有机会和你的队友们接触?”犹豫了一下,在旁边胖妹微红的脸色下,艾玛突然对夸雷斯马道。

    夸雷斯马一愣,一时间有点没有反应过来。

    “你是买保险的?”又一次说话不经大脑脱口而出,不过夸雷斯马的确也是这样认为的。

    如果不是买保险的,恐怕也是要推销什么,要不然为什么要让她有机会和自己的队友接触呢?

    “不,不是的!”胖妹莉莎急忙辩解,不过刚刚拍案而起却又马上颓然坐了下来,好像想起了什么伤心事!

    见此情景,夸雷斯马觉得自己好像抓住事情真相了。

    如此幽怨,恐怕是阿森纳队里某个混蛋玩弄了感情吧?

    不过,随即夸雷斯马又推翻了自己的想法,原因无他,莉莎实在是太胖了!

    不说肥得腻人,但站起来比夸雷斯马还宽,踩在地上脚印那叫一个实诚,目测分量怎么也要超过170磅重,就连夸雷斯马都远远没有达到这个体重标准呢!

    怎么说都是职业球员,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不至于这么饥不择食吧!

    不过,夸雷斯马心里还是有点打鼓,不由得嘀咕这个世界的足坛本就奇葩,而且职业球员的爱好千奇百怪,连老太太都有人喜欢,那么为什么就不能有一个喜欢胖子的呢?

    所以,还真有可能。

    或许是觉得留在这里尴尬,胖妹莉莎红着脸离开了,走一步却三回头,恋恋不舍的样子,让夸雷斯马实在感觉奇怪。

    这时候,艾玛才叹了一口气,语气中带着无比的同情,对夸雷斯马轻声道“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你别看莉莎现在很胖,但她刚刚入学的时候,可是我们学校真正的校花!”

    说到这里,夸雷斯马差点没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就她?

    校花?

    你们学校男生的审美难道还停留在山顶洞人时期么?

    可就算是山顶洞人时期,恐怕这么胖也算不上美吧!

    夸雷斯马那惊诧到极致的反应让艾玛嗔怪的看了他一眼,才继续道“那时候她并不胖,身材高挑,无比性感火辣,被无数男生视为梦中情人呢!”

    夸雷斯马脸上表情依然震惊无比,他怎么也没有办法把胖妹的形象和校花联系在一起。

    不过不得不承认,刨除掉她一身的肥肉,还是能够从眉眼中看出美女的模子来,弄不好艾玛说得是真的。

    可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都胖成那样的了,没救了!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艾玛开始娓娓道来。

    “莉莎喜欢足球这项运动,所以对职业球员也有着天然的好感,她最想找一个职业球员成为伴侣和她共度一生!”

    “所以她才会拒绝了那么多人的追求!”

    “而在一次派对上,她认识了一个年轻的球员,他对莉莎死缠烂打,虽然他还没有踢上职业联赛,仅仅只是在预备队效力,但莉莎还是没有拒绝他!”

    “那个年轻人每天都来学校找莉莎,花言巧语,各种小礼物不断,而且每天都给莉莎买很多的零食!”

    夸雷斯马听到这里,从心底感到不屑。

    堂堂职业球员,居然用零食来追求女孩子,实在是有够low!

    那么,莉莎就这么沦陷了?

    夸雷斯马也起了好奇心。

    艾玛喝了一口咖啡,叹息一声,接着道“你也知道,大部分女孩子都控制不住自己的嘴,莉莎每天大吃零食,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夸雷斯马不由得瞠目结舌,原来胖子是这么变出来的!

    你到底吃了多少零食?

    不会把沃尔玛都吃空了吧?

    “然后呢?”夸雷斯马很好奇,“他们两个人现在还在一起?”

    听到夸雷斯马的问话,艾玛脸上露出了忿忿不平的神色,恼怒的道“那个混蛋看到莉莎身材走样,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他把莉莎甩了!”

    这下,夸雷斯马没话说了!

    他到底是应该骂那个人是渣男呢,还是应该在心里同情他一番呢?

    这就好像好不容易找到心仪的目标,结果阴差阳错之下,用零食把静香生生喂成了胖虎,恐怕那个家伙才是悲剧好不好?

    “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这个时候,不管夸雷斯马心里怎么想,他也一定要和艾玛站在同一个立场之上。

    “哦,对了,那个混蛋是哪支球队的?下次遇到,我一定帮莉莎狠狠教训他!”夸雷斯马挥了挥拳头道。

    “现在不在预备队了,一线队踢不上比赛,现在好像被卖到一支低级别联赛的球队踢球,叫什么唐卡斯特!”

    夸雷斯马闻言一愣,这个名字实在是让他熟悉又陌生。

    自己到底在哪里见过这个俱乐部名字呢?

    打破脑袋也想不起来!

    那么,索性不想了,遇到再说!”

    “那么,为什么要制造机会让他和我的队友们接触呢?”夸雷斯马不解的道。

    艾玛再次叹息一声,“她喜欢职业球员,所以她想试试自己有没有可能和阿森纳队里的某个球员来电!”

    夸雷斯马倒吸一口凉气。

    果然如此!

    他还能说什么呢?

    既然女朋友提了要求,那自己只有拍着胸脯保证。

    反正那群牲口都很重口味,都很奇葩,万一就有一个喜欢肥妹的也说不定!

    比如小法,既然可以喜欢熟妇,为什么就不能喜欢肥妹?

    比如埃布埃,没记错的话,他未来的老婆好像也挺胖的!

    比如莱曼,天天和老婆世界大战,难道就不想换一个?

    实在不行,还有沃尔科特呢!

    那小家伙估计还未尝人事,给他什么女人都一样

    那就搞个派对吧,也算是自己尽心了,就算肥妹没人要,艾玛也不能说自己不帮忙。

    等阿森纳球队重新集结,夸雷斯马就把派对的事情告诉了队友们,然后队友们喜大普奔。

    不过因为接下来一段时间的赛程有些密集,所以派对的事情还要往后拖一拖,如果队员们敢顶风作案,估计越来越暴力的温格会杀了他们。

    就算杀了谁,温格也不会认罪的,因为他可能已经忘了自己杀了人

    周末的联赛第七轮,阿森纳主场迎战沃特福德。

    一支实力孱弱的升班马,在阿森纳面前肯定是嚣张不起来的,不过阿森纳队内的国脚们大部分刚刚经历了长途跋涉,比赛状态很难保证,fifa病毒任何时候都会让豪门感到困扰。

    所以温格不得不采取大幅度的轮换,首发阵容全部都是没有参加国家队比赛的成员。

    夸雷斯马倒是首发出场了,毕竟国家队比赛没有他什么事情,不过温格在赛前就已经确定,这场比赛他只会给夸雷斯马半场的时间,因为,他要为下周中的欧冠留力做准备。

    虽然夸雷斯马两周没有踢比赛,浑身都痒痒得难受,半场比赛肯定踢不过瘾,可没办法,踢半场也比坐在替补席上好,就不要奢求太多了。

    上场之后的夸雷斯马就犹如开闸放水,一发不可收拾,把大黄蜂杀得哭爹喊娘。

    开场仅仅5分钟,夸雷斯马就在左路连续突破,内切后破门得手,而这个时候,沃特福德球员还没有进入比赛状态呢!

    很欺负人!

    所有观战的球迷在这一刻都不约而同产生了这样一个念头。

    人家沃特福德做客酋长球场,还没等屁股底下的板凳坐热,你不上茶也就算了,还抄起大棒子就把人家打了出去,这岂是待客之道总要先虚与委蛇一会吧

    可夸雷斯马往往就是这么简单粗暴,一如现在阿森纳的整体风格,先干了再说。

    领先之后没多久,夸雷斯马又给亨利送上了一次助攻,再加上他在左路策动的一次进攻最后让亨利梅开二度,彻底喂饱了亨利。

    上半场比赛还没有结束,阿森纳已经30领先沃特福德。

    阿森纳球迷们幸福得都快要晕过去了,这才是他们最期待的阿森纳,面对弱旅就不要和他们墨迹,直接摧古拉朽啊!

    沃特福德倒是很想反扑,可往往抱着炸药包刚刚冲出战壕,就被阿森纳一波炮火洗地,消灭在了原地,别说反攻,就连现在的阵地都快要守不住了。

    夸雷斯马忍不住得意,如果连沃特福德这样的对手都能给阿森纳制造麻烦,那阿森纳还拼什么去争冠军?

    上赛季切尔西为什么能捧起英超冠军?

    要知道,穆里尼奥的球队面对阿森纳可没有讨得了便宜,两回合一平一负,就没有从阿森纳身上拿到过3分。

    可最后切尔西还是夺冠了,不就是因为他们在弱队身上犯的错误更少么!

    想要夺冠,不是看你干翻了多少豪门,不是看你干了多少劫富济贫的勾当,而是要看你欺负了多少老百姓

    所以,夸雷斯马现在对于任何一个对手,都不会抱以不屑心态,这些对手,都是他要全取三分的对象。

    更何况,夸雷斯马还要在这些对手身上刷一刷进球数呢!

    如果将未来一个赛季的成绩提前定下kpi,夸雷斯马希望自己英超进球数在40以上。

    然后细化考核目标,分解目标,那么在沃特福德这一支烂队身上,夸雷斯马希望自己能取得3个以上的进球。

    应该可以完成的!

    如果能在一场比赛里完成两回合的目标,那夸雷斯马自然更高兴。

    只不过,夸雷斯马最终还是没有完成任务,这场比赛他仅仅完成了梅开二度,却没能直接将沃特福德从自己的kpi列表中划出去。

    谈不上闷闷不乐,毕竟梅开二度已经足够完美,你总不能真把沃特福德当成咸鱼一顿猛拍吧!

    拿下沃特福德后,阿森纳顾不上庆祝,直接乘飞机飞往了莫斯科。

    4个小时的飞行时间,可把球员们折磨得不行,本来在伦敦上飞机的时候就已经是半夜,在飞机上也睡不踏实,可下了飞机,因为莫斯科比伦敦早三个小时,球员们发现莫斯科居然已经是早上上班时间了!

    同为欧洲,居然还需要倒时差,这实在有点让人难受!

    不得不说,俄罗斯球队本来就是欧战中的毒瘤,至少夸雷斯马是这么认为的。

    距离欧洲中心远不说,天气也冷得可怕,再加上俄罗斯球队风格简单粗暴,综合起来,这样一个对手,就算是阿森纳都不愿意去碰!

    夸雷斯马可还记得上一次来莫斯科自己就被冻感冒了,飞了一圈却没打比赛不说,回到里斯本又缺席了好几场比赛,那叫一个倒霉。

    所以这一次他有了经验,一下飞机就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好像北极熊一样,别看这样行动不是很方便,但是真暖和。

    不要以为战斗民族的人就不怕冷,要风度不要温度的毕竟只是少数,俄罗斯街头,和夸雷斯马同样打扮的人不在少数。

    这还只是10月下旬,真不知道到了最冷的一月份,这里会是一种什么状态?

    大家对不用出门的么?

    夸雷斯马现在只想做一个宅男,经过两次莫斯科之旅,他发现自己根本就是一个温带动物,根本没有办法抵抗严寒,所以现在他根本不想迈出酒店大门。

    “里卡多,去堆雪人啊?”

    “幼稚,不去!”

    “里卡多,去打雪仗啊?”

    “不去,我怕打死你!”

    “里卡多,据说莫斯科有极具特色的冰屋,里面的一切都是冰做的,我们去体验一下啊?”

    “不去,我要是去了,冻僵在里面变成摆设!”

    拒绝了队友们的一切邀请,夸雷斯马打算宅死在酒店里,一直到适应场地训练的时候,不得不出门的夸雷斯马才穿得里三层外三层,然后披着酒店的棉被出了门。

    虽然夸雷斯马自己也觉得有点夸张,但为了预防感冒,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就算到了球场上,他也早有准备。

    国际足联和欧足联可没有规定在球衣里面不允许穿衣服,夸雷斯马这一次可是特意精心准备了不少的东西。

    秋裤,保暖秋裤,远红外线保暖秋裤,夸雷斯马足足套了三条,上半身也同样如此,要不是穿不进去鞋,夸雷斯马连袜子都要套三双

    从远处看过去,就感觉夸雷斯马整个人都好像肿了一样!

    别说,暖和可是真暖和!

    如果再给自己一个暖宝宝就更好了!

    而且摔在地上也不疼!

    队友们看见这样一个夸雷斯马,都有种想要离他远一点的赶脚,嘴角无不微微抽搐。

    你就不怕你在场上跑不动?

    而且更夸张的是,到了比赛那天,夸雷斯马准备上场时,居然在头上缠了一圈围巾。

    裁判看不过去了,你套几条秋裤无所谓,我不管你,可你缠毛绒围巾上场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对不起,请不要戴着围巾上场,国际足联规定不允许这么做!”

    裁判义正言辞的走到夸雷斯马面前,警告他道。

    然后,夸雷斯马也同样一本正经的告诉裁判“我这不是围巾,我这是发带,只不过粗了一点而已,国际足联总没有规定不允许带发带出场吧?”

    国际足联的确允许球员带发带出场,如果是留长头发的球员,很多时候都愿意带一根发带保证头发不会随时干扰自己的视线,当然也可能和自认为美观有关!

    裁判没有想到夸雷斯马居然如此辩解,差点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你特么管围巾叫发带?

    那你怎么不带把枪上场,按照你的逻辑,那不是枪,那只是庆祝进球时可以发出声响的玩具

    黑着一张脸,主裁判也不打算和夸雷斯马再纠缠下去,他真怕夸雷斯马再给他掏出什么惊世骇俗的理论。

    “我不管那是围巾还是发带,总之不允许戴上场!”

    夸雷斯马耸耸肩,遇见一个不和你讲理的裁判,就没办法了!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幸好自己现在还秃,一头的秀发也能起到保温作用,要不然自己脑子都得被冻坏。

    夸雷斯马首发出场了,不管莫斯科中央陆军赛前发出了什么样的豪言壮语,对于夸雷斯马来说,只要自己出场,就绝不会让比赛旁落。

    哪怕这里是莫斯科的主场,哪怕在这里俄罗斯人的优势明显,可夸雷斯马就是来拿走一场胜利的。

    比赛刚开始,主队莫斯科中央陆军就朝着阿森纳阵地发动了猛攻,那种简单而又快速的打法,在冰天雪地里显得格外有效。

    后场防守球员们进入状态慢,一时间也被打得比较狼狈。

    夸雷斯马在中场附近游曳着,不停的跑动,不跑不行啊,一会就冻僵了!

    等阿森纳渐渐适应了比赛环境,开始掌控主动的时候,夸雷斯马也开始发威了。

    上半场第20分钟,夸雷斯马在左路和克里希完成了默契配合,杀入肋部,果断起脚射门,莫斯科门将阿金费耶夫竭力扑救,却依然没能阻止皮球飞进球门,阿森纳就这么领先了。

    而还没有等莫斯科中央陆军从丢球的打击中恢复过来,夸雷斯马就蛮不讲理的又捅了他们一刀,前后间隔还不到3分钟。

    如果说丢掉一球,莫斯科中央陆军还可以抢救一下的话,那么现在,就算是救护车赶到了,他们的心脏也已经停止跳动了!

    身体虽然依旧感觉到无比的寒冷,可夸雷斯马一颗心却始终保持着火热,状态也火热得快要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