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26章 这集我看过

作品:《我是夸雷斯马

    夸雷斯马这一粒如此狂暴的进球,让所有球迷,包括在现场和在电视机前观看比赛的前场,都陷入到看疯狂的庆祝中。

    夸雷斯马来到海布里之后,阿森纳的风格都已经慢慢开始发生变化。

    从前的传控美丽足球,就好像艺术般令人赏心悦目。

    而现在,阿森纳依然能打出梦幻的团队配合进球,却又多了一些野兽般的狂野,显然,这狂野就是夸雷斯马带给阿森纳的。

    他的冲刺如此狂暴,他的突破如此激情,他的进球如此狂野,就好像让这片绿茵场变成了最原始的草原,在上面恣意的追逐猎物。

    枪手球迷们已经不知道多少次和夸雷斯马一起举起自己的双手庆祝,这种感觉,美妙到了极点。

    过了好久,阿森纳才结束了庆祝进球,而这个时候,主裁判却走到了费雷拉面前,掏给他一张黄牌,这是补给他刚才拉扯夸雷斯马的动作的。

    费雷拉也没有争辩,只是有些无神的看着手中的球衣碎条,他的信心有点被打击到了。

    队友们很想去安慰一下费雷拉,可就连队长特里都被刚才夸雷斯马的进球打击得够呛,自己都需要安慰呢,怎么去安慰别人?

    比赛倒是没有马上开始,第四官员告诉夸雷斯马,必须要换新的球衣才允许出场,没办法,夸雷斯马只能在场边换了一件新球衣。

    比赛重新开始,阿森纳骤然发动了猛烈攻势,就连弗拉米尼和吉尔伯托喜儿都冲了上去,就是希望趁着进球的气势,再给切尔西来一下狠的。

    不过穆里尼奥作为心理大师,对于场上球员的心理把握自然极强,回撤加强了防守后,总算抵挡住了阿森纳的这一波猛攻。

    夸雷斯马在左路和费雷拉又对在了一起,想起了刚才费雷拉的罪恶之手,忍不住调侃起来:“你对我的球衣就那么有兴趣么?如果你想要,你就说嘛,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要呢?”

    费雷拉黑着一张脸,却没有办法反驳,的确,他的动作有点太狼狈了,可即使他拉破了夸雷斯马的球衣,可还是没有能够阻止夸雷斯马的突破,想一想就觉得丢脸。

    看见费雷拉的表情,夸雷斯马就知道,自己还是不要继续刺激自己的国家队队友为好,天知道他会不会突然爆发暴揍自己一顿。

    比赛在继续,随着时间的流逝,上半场接近尾声,切尔西的攻势变得凶猛起来,而阿森纳则不得不退避三舍,争取把比分优势保持到半场结束。

    夸雷斯马在防守中贡献不了太多力量,干脆也就不去浪费体能,在这场比赛里,留着体能打反击绝对比没头苍蝇似的防守更重要。

    切尔西的最后一次进攻由罗本发起,现在罗本基本已经不会再有和夸雷斯马争雄的念头,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自暴自弃。

    左突右带,连续的假动作晃动让罗本突破了阿什利科尔的防守,不过阿什利科尔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费雷拉的影响,转过身来下意识的伸手扯向了罗本,看见这一幕,所有人眼睛都瞪得大大的,期待着接下来的发展。

    “难道阿什利科尔又能扯坏罗本的球衣?这集我刚看过!”

    “重点在于,罗本能不能像夸雷斯马一样,在别人扯住他球衣的时候依然一往无前!”

    “罗本这小体格,恐怕够呛,夸雷斯马那一身的腱子肉可不是罗本的排骨比得了的!”

    “扯人衣服这个梗今天是迈不过去了么?”

    ......

    而就在这时,阿什利科尔的手终于扯到了罗本身上,可大家却全都大吃一惊。

    没扯上球衣,阿什利科尔的手赫然拉住了罗本的裤衩!

    这是意外?

    还是阿什利科尔故意的?

    故事一下子变得有趣起来?

    罗本可不知道这些,依然完全猛冲,阿什利科尔也打定注意不放手,这一幕,被全世界球迷看在眼里,注定成为经典。

    刺啦!

    暴走的罗本也没有因为拉扯之力停下来,因为他觉得自己也可以和夸雷斯马一样,战胜困难,力挽狂澜。

    可事实证明,一样的事情在不一样的人做出来,效果也不完全不同的。

    在全场球迷的惊呼声中,阿什利科尔停住了,看着手中的裤衩碎条发呆,他也没有料到自己居然扯碎了罗本的裤衩。

    罗本还在往前冲,听到刺啦一声,就感觉下身有些发凉,低头一看,差点羞愧欲绝。

    裤衩被人扯碎了!

    哪里还顾得上继续往前冲,停在那里不停把球衣下摆往下扯,想要盖住自己露出的小裤衩,那尴尬的表情,让人非常想要做成表情包。

    不用说,裁判一视同仁,也给了阿什利科尔一张黄牌,不过当时裁判的表情绝逼是强装镇定,其实心中早就笑开花了。

    满场球迷的哄笑声中,罗本灰溜溜的跑到替补席,又套上了一脚裤衩,才扭扭捏捏的回到场上,这时候,大家看罗本的眼神,都已经古怪无比。

    夸雷斯马笑得没心没肺,也幸好罗本里面的小裤衩上没有什么奇怪图案或者颜色,否则就热闹了。

    话说,阿什利科尔这是故意的吧?

    明明可以把手再向上抬个10厘米,正好就可以抓住球衣,可阿什利科尔偏偏向下抓住了裤衩,要说是巧合,那就有点侮辱人智商了。

    不过有此也给夸雷斯马提了一个醒,下次自己再突破的时候也要小心一点,万一防守球员也拉住了自己的裤衩,自己恐怕也要丢一个大脸。

    比赛重新开始,罗本看向阿什利科尔的表情已经非常不善,如果不是在比赛,恐怕罗本都有把阿什利科尔堵在厕所角落里谈谈心的冲动。

    欲哭无泪啊!

    现在感觉别人看他的目光都带着无限的戏谑,让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如果时间能够倒流,他发誓,刚才一定不会去强突阿什利科尔。

    不行,我得报复回来!

    想到这里,罗本的眼神不停在阿什利科尔的下半身游移,明显不怀好意。

    阿什利科尔一个激灵,这货特么不会有抖M倾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