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00章 我有一只狗

作品:《我是夸雷斯马

    虽然大家不太相信夸雷斯马会夺得本赛季英超金靴,但能够和两大神射手相提并论,本就是对夸雷斯马最大的褒奖。

    恐怕没有任何以为球员的英超处子赛季能和夸雷斯马一样令人惊艳。

    因为夸雷斯马在两肋内切的犀利程度无人能及,已经有球迷把两肋位置命名为“夸雷斯马大教堂”。

    开始时候夸雷斯马都不知道这个名称有什么意义,难道不应该是“夸雷斯马走廊”或者“夸雷斯马区域”之类的命名么?

    不过看到解释之后,夸雷斯马才恍然,的确,走廊和区域之类的命名,简直弱爆了。

    “夸雷斯马大教堂”的意义是,只要夸雷斯马带球踏入肋部区域,那么这里就已经变成了教堂,无论对手防守球员还是门将,根本不需要拦着夸雷斯马,反正也拦不住,还不如直接在这里祈祷上帝,让上帝来阻拦夸雷斯马呢,或许这样成功的几率更大一点。

    可能这种命名方式有些夸张,但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了夸雷斯马在这个位置那极具统治力的踢法,至少目前为止,除了犯规以外,并没有一种防守方式可以确保阻拦住夸雷斯马,无论多大牌的防守球员都不行。

    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俱乐部都对夸雷斯马无比忌惮的原因,因为这种方式无论是在反击还是阵地战,都能够制造威胁,也就是说,除非你能不让阿森纳拿球,否则自己的球门都将暴露在夸雷斯马的火力控制范围内。

    而且,夸雷斯马的内切带来的深远影响也渐渐体现了出来,尤其是在英超,各支球队的边路球员,无论是边锋还是边前卫,甚至就连边后卫,都埋头苦练内切技术,以期有一天可以和夸雷斯马一样,在球场上上演逆天好戏。

    谁说边路球员就不能统治比赛?

    一时间,夸雷斯马几乎快要成为边路球员的信仰!

    当然,夸雷斯马这种技术结合爆发力的突破方式可不是谁都能够学得来的,尤其是最后的逗弧线,没有一番苦练,你根本连进球的边都摸不着。

    不管怎样,夸雷斯马现在在英超的火热程度,完全不逊色于顶级球星,就连曼联双子星面对风头正劲的夸雷斯马也只能退避三舍。

    ......

    球队成绩出色,训练场上的氛围就轻松,之前温格特意做的那个抽奖大转盘早就被扔到了一边,至少现在温格已经不需要它来惩罚球员了。

    训练间歇,在其他球员轻松惬意的氛围里,劳伦郁闷的样子就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说起来,劳伦也算是阿森纳吃喝玩乐党中的一员,虽然并不是每一次都参加活动,但每次参加,都是那种玩起来很疯的类型,和夸雷斯马一伙人的关系也非常不错。

    “昨天晚上妞被别人泡走了?”埃布埃逗逼一样的凑过去,一脸欠揍表情的问道。

    劳伦发誓真的很想给埃布埃一拳,本来就有点郁闷,可看见埃布埃这货,就更郁闷了。

    其他几个队友也凑过来,如果把他们脸上的好奇和幸灾乐祸表情都换成关切,至少那还算是一副和谐的场景。

    “好吧,其实是这样的!”劳伦知道,如果自己不说,他们也会把自己打得半死,然后逼自己说的。

    “我的邻居养了一只小狗,那只狗特别讨厌,每天都准时来我家门口拉屎!”

    “我去找他们理论,他们还说什么都不承认!”

    “更气人的是,今天早上我在家门口的一棵树上看见了一张启示,远远看去上面还有那只小狗的照片,我以为是他们家的小狗走丢了呢,可把我给高兴坏了!”

    “可等我走过去仔细一看,没把我气个半死!”

    “上面居然写着:你们看见我的狗了么?其实它没有丢,只是太可爱了!谢谢理解!”

    “真是特么哔了狗了!他们居然还炫耀上了!”

    “我能不郁闷么?”

    ......

    劳伦说完,几个牲口已经笑得没了人样,最可恨的就是埃布埃,这货已经满地打滚了。

    “别笑啦,你们说我得怎么办才能小小报复一下我的邻居?”劳伦黑着一张脸,发动几个牲口帮他想办法。

    坎贝尔表情古怪,觉得劳伦的问题有点白痴。

    “这还不容易,你养一头比他们家体型更大各凶悍的狗不就行了么,然后他们家遛狗的时候你也出去溜,用不了几天,他们就不敢再牵着狗从你家门口经过了!”

    几个牲口深以为然的点点头,这的确是个好办法。

    可谁知道坎贝尔刚说完,劳伦差点都要哭了。

    “你以为我没试过这个办法?”劳伦哭丧着一张脸,显得可怜极了,“我买了一条罗威纳,就准备专门吓唬隔壁家的小狗,结果,这货是纯二货,比埃布埃还蠢,看见我就咬,那几天我连家都没敢回!”

    听到这里,夸雷斯马终于忍不住,也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

    这已经不是同情不同情劳伦的问题了,他们都应该感谢劳伦给他们带来了这么多的欢乐。

    不过,笑过之后,几个牲口也心有戚戚的讲起了自己曾经养狗的经历。

    “我曾经养了一只狗,结果这货每天定点到位床上来拉屎,搞得我后来都把整个房间让给它了,结果它还不满意,就认准了我的床!”

    “我以前养的那只狗那叫一个二,有一次我摔倒在地上,这货嗷嗷叫着跑了,我以为它是去找人来救我,结果没一会功夫,这货就带着一群狗跑了过来,围在我周围,表情中各种鄙视,那时候我才反应过来,这货是特么去找狗来围观我来了!”

    “只从我开始养狗,我订的报纸就再也没有到过,所有的送报员都被它吓跑了!”

    ......

    夸雷斯马听得实在是忍不住的想笑,对于几个牲口的遭遇,表示同情的同时也表示喜闻乐见。

    不过从这一刻开始,夸雷斯马也绝了自己养狗的念头,有这帮牲口的遭遇作为警示,如果自己还不知死活去养狗,那也活该被狗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