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81章 谁说我坏话

作品:《我是夸雷斯马

    化身教练员,和小球员们一起训练了两个小时,夸雷斯马似乎放下了成绩的包袱,放下了进步的压力,一切都是那么的轻松。

    最后,小球员们列队感谢几名一线队球员的指导,夸雷斯马坦然接受,笑得很开心。

    不过就在这时,夸雷斯马突然觉得鼻子有点发痒,没忍住,猛的打了一个喷嚏。

    “谁在说我的坏话?”前世的说法是,打喷嚏就代表有人在骂你,夸雷斯马想到这里,忍不住嘀咕了一句,然后自己也笑了出来。

    这说法一点都不科学,如果打喷嚏就是有人在骂你的话,那么在客场你根本就不用踢球了,一直站在那里打喷嚏就好了,因为看台上从头到尾骂声就不带停的。

    可让夸雷斯马万万想不到的是,这时候居然真的有人站了出来。

    “对不起!”

    一个小家伙表情沮丧,并且还带着疑惑不解和一丝惊恐,他显然也没预料到自己心里骂夸雷斯马,夸雷斯马居然知道了!

    夸雷斯马当时表情那叫一个精彩,本以为自己在小球员中很受欢迎呢,没想到居然还有小家伙骂自己?

    自己没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吧?

    “我是守门员,自从他们学会了你的外脚背射门,我每天都要各种被虐,根本守不住,所以我......”

    听到小家伙那不好意思的解释,夸雷斯马欲哭无泪。

    好吧,我的锅!

    不过你是不是有点太耿直了?

    夸雷斯马忍不住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在他耳边安慰道:“那你就好好训练,争取快点进入下一个梯队,这样就不用再被他们用外脚背虐了!”

    可没想到的是,小家伙直接哭了,“下一个梯队的混蛋们外脚背练得更生猛,我不要活了!”

    夸雷斯马嘴角微微抽搐,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至于这个门将小家伙后面会不会被小队友们圈踢,夸雷斯马就管不着了,反正他和几个幸灾乐祸的牲口已经回了一线队训练基地。

    回去后,几个牲口把这件事当笑话恣意的在一线队传播,搞得夸雷斯马遇见谁都要被调笑一番?

    “谁说我坏话?”

    “我!”

    “谁说我坏话?”

    “我!”

    ......

    甚至就连温格看见夸雷斯马的时候,都露出了忍俊不禁的表情,强忍着没有笑出来。

    夸雷斯马怨念已经无比深重,他忍不住期待着那个门将小家伙快点长大,将来成为自己的对手,到时候在场上我再好好教你做人!

    ......

    一周多的休整,阿森纳迎来了下一场比赛,欧冠小组赛第二回合客场对阵阿贾克斯。

    提前两天来到荷兰,温格无比重视这场比赛,虽然目前看,阿贾克斯的实力不如阿森纳,但他们是小组中实力第二强的对手,稳妥拿下对手,尽早锁定小组第一位置,才是阿森纳要做的事情。

    在夸雷斯马看来,现在的阿贾克斯就和上赛季的波尔图很像。

    队员年轻,但天赋无限,如果这一批球员能够都留在阿贾克斯继续成长,那么未来欧冠里必然会有他们的一席之地。

    只不过可惜,阿贾克斯和波尔图一样,也是诸多豪门的球员培训基地,差不多练好级,也就该去更大舞台了。

    这是二流联赛的悲哀,但却是豪门的盛宴。

    赛前研究阿贾克斯比赛录像的时候,夸雷斯马就认出了那些未来大名鼎鼎的球星。

    阿森纳后来的队长维尔马伦,现在就在阿贾克斯踢中卫,也不知道温格是不是因为本赛季和阿贾克斯的两回合交锋对维尔马伦产生兴趣的。

    后来加盟利物浦的荷兰飞翼巴贝尔,尤文边后卫格里格拉,希腊夺得欧锦赛冠军的锋线功臣查理斯特亚斯、低调的中场核心加拉塞克......

    这些大牌都在阿贾克斯阵中,显露着青涩的面容。

    最让夸雷斯马觉得有意思的是,德容也在阿贾克斯的阵容里。

    南佩佩北德容,又岂是浪得虚名。

    记得佩佩对阿隆索的那一记窝心脚,每次看动图都会引起夸雷斯马的强烈不适,这也就是阿隆索腹部肌肉够厚,要不然早废废了。

    反正夸雷斯马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几个队友,在场上小心点德容,阿森纳本来就伤病不断,要是再被德容废掉几个,那阿森纳基本可以告别本赛季了。

    好消息是,雷耶斯伤愈归队,腹股沟拉伤虽然恼人,但毕竟不算严重伤病,而且对夸雷斯马来说,雷耶斯回来了,自己是不是可以从锋线上解脱出来?

    事实证明,的确如此!

    原本温格还是想让夸雷斯马打前锋,哪怕雷耶斯回来了,也要调整状态,先打替补。

    可现在温格就是想找个地方好好大哭一场,谁说男人就不能哭?

    玛德,雷耶斯回来了,特么皮雷又伤了!

    而且特么还是腹股沟拉伤!

    现在,腹股沟这个词已经快要变成阿森纳的禁忌。

    就好像在玩一个萝卜蹲的游戏——红萝卜蹲,红萝卜蹲,红萝卜蹲完绿萝卜蹲......

    现在阿森纳的状况是——永贝里伤,永贝里伤,永贝里伤完雷耶斯伤;雷耶斯伤,雷耶斯伤,雷耶斯伤完亨利伤;亨利伤,亨利伤,亨利伤完皮雷伤上;皮雷伤,皮雷伤,皮雷伤完......现在还不知道接下来谁伤......

    温格一直想要构建的前场旋风快打组合就从来没有合体过!

    也幸亏温格夏天买了夸雷斯马这名两条边路都能打的球员,要不然早就无人可用了。

    不用说,既然皮雷伤了,那也不用再把夸雷斯马推上锋线了,让雷耶斯打前锋,夸雷斯马打左路吧,再也没有比这个更合适的选择。

    就这样,夸雷斯马来到了左路。

    虽然不如右路顺手,但也比打前锋好过那么一点,至少自由,活动空间大,他总害怕他自己在禁区里会被憋死。

    “嘿,佩佩,教我几招吧!”比赛前一天晚上,夸雷斯马给佩佩打了电话。

    能够和德容对抗的,恐怕也只有佩佩了,所以夸雷斯马必须得向佩佩求教。

    “不行,我的都是杀招,我怕你功力不够控制不好,万一出人命了怎么办!”虽然夸雷斯马看不到,但佩佩还是把头摇得和拨浪鼓似的。

    你不教我,那我咋办?

    可能是觉得自己有点过于绝情,佩佩接着又道:“这样好了,如果你真被搞了,回头我帮你报仇,反正拜亚能帮我做无罪辩护,我保证那家伙下半辈子都只能在床上度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