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4章 你要外面的还是里面的

作品:《我是夸雷斯马

    和裁判喋喋不休的夸雷斯马还是被赶了出去,只能站在场边等裁判示意他再进场。

    不过刚才折腾了这么一会,已经过去两分多钟了,恐怕就算是场上冲突一番,也未必能耽误这么长时间,所以夸雷斯马的策略是成功的。

    但让夸雷斯马十分无语的是,裁判就是不往场边看,也不让他进场,就好像忘了他这么个人一样。

    是啊,刚才搞了那么一出,裁判都无语了,不小小报复他一下,裁判念头都不通达。

    好在波尔图的防守其实真心不太需要夸雷斯马,有他没他也没有多大的区别,所以在暂时少打一人的情况下,也没有出现太大的问题。

    终于,裁判还是让夸雷斯马进场了,他总不可能一直到比赛结束都不让夸雷斯马进场吧!

    “虽然本质上来讲你的策略有点猥琐,不过我还是想说,干得漂亮!”

    防守间歇,法比亚诺用一副很佩服的表情看着夸雷斯马道。

    只不过想到法比亚诺的嗜好,再看看法比亚诺这一副真心表示佩服的表情,夸雷斯马就有一种法比亚诺是在看小片时候对那些超级持久的男演员的由衷敬佩......

    有夸雷斯马做出了表率,波尔图的球员们也知道接下来他们应该干什么了。

    或许突破能力不如夸雷斯马,但论演技,那肯定是谁也不服谁!

    接下来的20分钟时间里,波尔图就在斯坦福桥球场上来了一出卧草的好戏,只要有身体接触,肯定就先躺地上歇会,不到实在装不下去的时候,绝对不起来。

    切尔西的进攻被割裂得支离破碎,完全丧失了节奏,遇见这么无赖的波尔图,穆里尼奥都没有什么好办法。

    场边的穆里尼奥都快要哭了,我执教你们的时候,你们可不是这样子的......

    最终,在切尔西球迷无休止的怒骂声中,裁判吹哨结束的全场比赛,依靠着夸雷斯马的进球和全队上下同心协力的卧草,波尔图终于在客场拿到了一场平局,可以比较体面的离开了。

    夸雷斯马也是长吁了一口气,这个结果不能算完美,但对于现在的波尔图来说,绝对是一个最好的结果。

    这真是美好的一天,晚上可以睡一个好觉了。

    和几个对手一边说笑着一边往球场下走,这时候,夸雷斯马突然感觉眼前一黑。

    嗯,是真的一黑。

    德罗巴这么壮硕的身躯挡在眼前,完全阻挡了前面的光线,再加上德罗巴本来就是黑人,夸雷斯马眼前不黑才怪。

    任谁被一个黑大个给堵住,恐怕心里都会发慌,尤其自己还是这场比赛切尔西没能取胜的始作俑者,夸雷斯马怎么可能淡定。

    这货不会是要揍自己吧?

    虽然踢球的就没有怕打架的,但关键是,自己恐怕打不过德罗巴。

    就凭德罗巴这种大象身材,与之相比,自己和小鸡仔有什么区别?

    就在夸雷斯马胡思乱想的时候,德罗巴却憨笑一下,猛的脱下了球衣。

    我尼玛!

    打架可以,你脱衣服就不对了。

    你这样我很没有安全感啊!

    不过德罗巴的下一个动作总算让夸雷斯马如释重负。

    把球衣往夸雷斯马身前一递,意思再明显不过——我想和你交换球衣。

    也难怪夸雷斯马第一时间没有领会德罗巴的意图,自己前世又没经历过,而且交换球衣通常是因为彼此惺惺相惜,至少也要有折服对方的表现吧。

    反正夸雷斯马在巴萨一个赛季,就没和别人交换过球衣。

    德罗巴有进球,夸雷斯马有进球,两人说是这场比赛表现最好的球员也不为过,他们的确应该交换一下球衣。

    没有任何的犹豫,一把脱下自己的球衣递给了德罗巴,同时把德罗巴的蓝色球衣往肩膀上一搭,和德罗巴默契的做了一个撞拳的动作,然后笑着说了再见!

    如果换成前一世的小农思想,那么他现在一定已经在想——德罗巴穿过的球衣,能值多少钱?

    不过现在已经不差钱了,所以夸雷斯马想的更多还是——德罗巴这球衣都特么有味了,这货到底出了多少汗......

    还没等他走到场边,突然眼前一亮。

    这回是罗本。

    身材不高并且皮肤白皙,所以夸雷斯马眼前一亮,罗本和德罗巴简直是两个极端。

    罗本很不服气,从穆里尼奥赛前夸奖夸雷斯马时就不服气,所以憋着劲要在比赛里表现压过夸雷斯马。

    然而,事实可能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夸雷斯马的进球帮助波尔图战平了切尔西,布里奇加上加拉斯都拦不住他,表现无比耀眼;

    而自己却被瓦伦特防得一度想逃跑,表现极其平庸,甚至可以用糟糕来形容。

    不过即使如此,罗本依然不服输,他来找夸雷斯马就是想告诉他,这一场比赛你侥幸赢了,但下一场,我一定要比你表现好!

    然而,罗本刚刚走到夸雷斯马身前,还没等他开口,夸雷斯马却先开口了。

    夸雷斯马哪里知道罗本带着什么样的小心思,他还以为罗本也是来找自己交换球衣的呢,所以心中还有点小得意——看,哥就是这么受欢迎。

    “那什么,你可能来晚了,我刚刚和德罗巴交换了球衣。”夸雷斯马对罗本笑着道:“球衣现在没有,只剩下裤衩了,说吧,你是想要外面的还是里面的!”

    What?

    罗本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

    谁特么要你的裤衩!

    原本憋着的话又咽了回去,表情极其扭曲的看着夸雷斯马,足足看了十几秒钟,罗本才毅然决然的转身走了。

    如果夸雷斯马会读心术,那么一定能够从罗本心中看到无限的憋屈!

    耸耸肩,夸雷斯马自然不知道罗本在想什么,又摇了摇头。

    不要算了,我的裤衩是维密的,我还不愿意浪费一条裤衩呢!

    “呦,他到底要干什么?”夸雷斯马身边的梅雷莱斯一嘴的rap腔,不解的唱到。

    夸雷斯马摊开手掌,不无玩笑的道:“谁知道呢!或许只是单纯的崇拜我,想来看看偶像吧!”

    这回轮到梅雷莱斯翻白眼了。

    “呦,你真臭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