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0章 巅峰钟摆

作品:《我是夸雷斯马

    看着在莫斯科中央陆军半场狂飙突进的夸雷斯马,德尔内里满脸的震撼之色,嘴唇都在微微颤抖,似乎在那一刻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

    这还是那个炫技少年,恨不得把每个对手都晃倒的夸雷斯马?

    这么简单到极致的过人方式和效率,或许没有多么的精彩漂亮,可实用性却远远超过任何一种过人选择。

    但这两种印象在心头缓缓融合在一起,德尔内里已经无法相信,眼前这个人是夸雷斯马!

    似乎一夜之间就完成了蜕变,完成了成长!

    夸雷斯马已经朝着成功又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这一刻,德尔内里甚至产生了一种荒诞的念头——自己未来会因为曾经执教过夸雷斯马而感到骄傲!

    ......

    事实上,夸雷斯马刚刚有一万种方式可以过掉莫斯科中央陆军的防守球员,但他还是选择了最简单最直接的方式。

    如果换成从前的夸雷斯马,恐怕先是一通单车,然后又是一通变向,一直到把对手晃哭,才会心满意足的带球离开。

    可到那个时候,对手绝对已经回防到位,一次反击突袭机会就这样浪费了,这也是夸雷斯马频频被人诟病的地方。

    此夸雷斯马非彼夸雷斯马!

    没有耽误哪怕一秒钟的时间,用最简单的方式过掉对手,才能干净利落的获得直面对手球门的机会。

    炫技不代表精彩,粗暴也不意味着丑陋!

    相反,夸雷斯马这个无比刺激的人球分过,已经震撼了所有人的心灵!

    这个时候,在夸雷斯马眼前,已经没有任何一名莫斯科中央陆军的防守球员,只有阿金费耶夫还在门前,显得那样势单力薄和可怜。

    夸雷斯马的速度已经提升到了极致,虽然他的速度没有世界足坛速度最快的几名球员那么出众,但一等的速度和完美的人球结合让他的带球也充满了暴力的美感。

    冲吧!

    这里就是我的舞台!

    这就是我想要的闪耀!

    门前的阿金费耶夫已经别无选择的弃门而去冲向了夸雷斯马,他那高大的身影不知为何让人感觉到很悲壮,就好像要去慷慨赴死一样。

    事实上,他的出击又和送死有什么区别呢!

    面对冲出球门的阿金费耶夫,夸雷斯马嘴角泛起一丝微笑,身体重心猛的向右倾斜,右脚外脚背也拨向了皮球,似乎要从这个方向闪开阿金费耶夫的封堵。

    阿金费耶夫不可能没有动作,重心下压,向左侧扑了过去,这是他所能做的全部,他只希望能够碰到皮球,化解这一次危机。

    然而,在他已经侧身倒下的时候,却惊恐欲绝的发现,皮球居然还在夸雷斯马身前,并没有移动。

    接下来,让他绝望的事情发生了。

    在所有球迷不可思议的欢呼声中,夸雷斯马重心再次猛然变换向左,同时右脚也只是虚晃一枪,左脚的外脚背拨球才是致命杀招!

    钟摆式过人!

    外星人罗纳尔多的巅峰绝技!

    就这么出现在了巨龙球场,带来了一个无比经典的进球!

    闪开了阿金费耶夫,夸雷斯马左脚轻描淡写的把球推送进了莫斯科中央陆军的球门。

    进球了!

    夸雷斯马绽开双臂,激情四射的翱翔在巨龙球场的草皮上,享受着球迷们的热烈无比的欢呼,激情而又洒脱!

    欢呼吧!

    我会给你们带来胜利!

    我就是你们的救世主!

    整个巨龙球场就好像一个沸腾的火山口,爆发出的炙热能量仿佛能把熔化整个地球。

    欢呼着,尖叫着,怒吼着,哭泣着,每一个球迷都没有办法再保持淡定,在欢乐的海洋里,恣意宣泄着自己的歇斯底里!

    太不可思议了!

    夸雷斯马就好像上帝,突然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带给他们快乐!

    他的进球精彩到仿佛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地球上,如同神迹一般让人膜拜!

    从狂暴到极致的人球分过,再到灵活到极致的钟摆式过人,两种似乎永远不可能相交的风格却统一出现在一个人的身上。

    没有办法再用言语来表达自己对夸雷斯马的歌颂,也没有办法用语言形容夸雷斯马的伟大。

    那会是一个传说,永远流传在巨龙球场的上空,永不破灭!

    ......

    队友们就和球迷们一样激动,嗷嗷叫着冲过来把嘚瑟中的夸雷斯马压在身下,肆无忌惮的庆祝着进球,这个进球带给他们的已经远不止是激动,更可能是胜利!

    夸雷斯马这条大腿真粗啊!

    夸雷斯马虽然被压着不太好受,但这个时候,他又哪里是十个壮汉的对手,根本逃不出他们的黑手。

    要不是老门将拜亚眼看着夸雷斯马似乎已经被压得缺氧而脸色发紫,恐怕他们还不会放过夸雷斯马呢!

    “如果真把夸雷斯马压死了,那应该算是过失杀人吧?”

    “如果是过失杀人,那又应该如何辩护呢?”

    “或许可以从夸雷斯马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这个角度去辩护!”

    “球场猝死是意外,这个可以减轻罪名的!”

    ......

    拜亚在一边自言自语嘀嘀咕咕,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忘自己律师的身份,把每一个可能发生的案子都代入进去,这就是他的职业素养。

    可你这么旁若无人的嘀咕就不对了,你都不会去考虑一下我本人的感受么?

    我日你个锤锤的!

    夸雷斯马一脸惊悚的看着拜亚,他觉得自己以后应该离拜亚这家伙远一点,这家伙已经变态了!

    ......

    庆祝过后,莫斯科中央陆军才重新开球,不过这时候中央陆军球员脸上的表情就有点难看了。

    他们奋不顾身的攻了半天,结果反倒是被他们打得苦不堪言的波尔图先进了球,这种落差,实在是让人有点难以接受!

    反击致命啊!

    对于绝大多数球队来说,这都是最讨厌的丢球方式,因为很伤士气。

    想一想吧,自己吭哧吭哧忙活了半天,屁用没有,人家随随便便攻了一下,就立功了,这是多么悲催的一件事!

    该死的波尔图!

    该死的夸雷斯马!

    这一刻,所有莫斯科中央陆军的球员都在心里诅咒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