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48章 我保证

作品:《我是夸雷斯马

    夸雷斯马的重炮轰门就好像一柄雷神之锤,直接砸在了哈帕的头上!

    看着躺在地上已经昏死过去的雷丁中场,所有人都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

    哈帕不会死了吧?

    这么大的力道,简直和炮弹一样,就算是闷在钢板上,估计都能让钢板哭一会,就更别提人的脑袋了。

    距离哈帕最近的雷丁球员只看了一眼,就惊慌失措的大喊大叫起来,招手让队医和担架赶紧进场,再不进来,人可能就真的要死了!

    裁判也第一时间跑过来,面色严峻,如果哈帕真的被闷死或者干脆变成植物人再也醒不过来,那这场比赛就真热闹了。

    不过这个时候夸雷斯马却好像没事人一样,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转身就往回走。

    死不了!

    夸雷斯马的射门虽然力道十足,冲击力很强,可还不至于真的变成凶器。

    哈帕最多就是中度脑震荡,甚至有可能丧失一点记忆,可要说变成植物人,夸雷斯马自认还没有那么大的本事。

    如果真有那么残暴的脚力,那以后在球场上夸雷斯马就可能要变成瘟疫源了,谁还敢正面防守夸雷斯马,那哈帕就是下场。

    “你们说,夸雷斯马这一脚真不是故意瞄着哈帕脑袋去的?”

    “我怎么感觉好像一切都是夸雷斯马设计好的?”

    “看得我好瘆得慌!”

    “不过这是真解气,对雷丁这帮混蛋,就得狠一点!”

    电视机前的球迷们议论纷纷,显然这一幕给了他们很大的震撼。

    就在这时,雷丁中场球员西德维尔却已经冲了过来,挡在夸雷斯马前面,表情狰狞的朝着夸雷斯马咆哮起来。

    “快说,你是不是故意的?”

    “你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了?”

    “连一句道歉都不会说?”

    “你就是个杀人凶手!”

    夸雷斯马冷哼一声,冷漠的看着西德维尔。

    “就算我现在说对不起,恐怕他也听不见吧?”

    “而且,我也不觉得有什么需要道歉的!”

    “如果他不来阻挡我,就什么都不会发生了,不是么?”

    “况且,松科把亨利铲飞出去的时候,我也没有见到松科道歉!”

    “所以,就不要在我面前说这些没有意义的话了!”

    说罢,夸雷斯马推开拦住他的西德维尔,继续朝前走,只剩下西德维尔在原地涨红了脸,握紧拳头想要和夸雷斯马算账,却又强忍着冲动不敢行动。

    夸雷斯马嘴角泛起了冷笑,心里更是不屑。

    没卵蛋的家伙!

    怎么不敢动手啊?

    他真希望西德维尔动手,这样自己就可以肆无忌惮的还手了,自己和佩佩学的少林功夫,可不是表演用的。

    队医进场,担架也进场了,根本不需要检查就知道一定是脑震荡,而且恐怕还不是轻度,人事不省的样子至少也是中度!

    别说了,直接抬下场吧!

    正好,救护车还没有到,哈帕就和一直在场边哀嚎的薛琦铉一起去医院吧!

    黄泉路上不孤单,不是挺好的吗!

    雷丁球员们恨得牙痒痒,但却又拿夸雷斯马无可奈何,即使他们认为夸雷斯马是故意的,也拿不出任何的证据来。

    过了好久,比赛才重新开始,球权却依然在阿森纳手中。

    环视一圈对面的雷丁球员,眼神中的冰冷就好像是在看待宰的牲口,不带一丝感彩。

    下一个是谁?

    他可没忘记,铲废亨利的是雷丁后卫松科。

    如果不能让松科也感受一下亨利的痛苦,那夸雷斯马觉得这场比赛绝对是失败的,哪怕他已经差不多废掉了两个雷丁球员也一样。

    我很耐心!

    等着吧!

    会有你好看的!

    夸雷斯马看着松科,心中暗暗发狠道。

    阿森纳的进攻他没有参与,而当雷丁的进攻来临时,夸雷斯马眼神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变得残忍,就好像野兽一般的凶残。

    机会!

    他在等着机会!

    亨利惨叫一声倒在地上的画面一直在他面前不断浮现,刺激着夸雷斯马已经有些疯狂的神经。

    他要爆发!

    如果忍下去,他会疯掉的!

    所有一切都已经被他远远抛到脑后,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废掉松科!

    终于,机会来了!

    松科接到了队友的传球,却没有第一时间传出去,而是亦步亦趋的向前带球,好像要寻找一脚长传的机会。

    而此刻,夸雷斯马已经虎狼一般杀出来,凶猛无比的铲向了雷丁后卫,在这个瞬间,玩世不恭的夸雷斯马居然给人一种残暴我感觉。

    “啊!”

    一声惨叫,松科倒在了地上,哀嚎不止,脚踝处已经扭曲到变形。

    酋长球场一片惊呼,他们也没有想到,夸雷斯马居然真的向对手下脚了!

    不过,惊呼过后,球迷们却又爆发出如雷的欢呼声和掌声,就特么应该这么收拾对手这帮畜生,这才真叫痛快!

    夸雷斯马依然看也不看松科一眼,爬起来,面无表情的往回走,就好像自己刚刚什么都没有做出一样。

    阿森纳球员愣了,雷丁球员愣了,就连主裁判都没有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一直到夸雷斯马走出好几米,裁判的哨子才急促的响起,而那种急促,已经能够代表裁判的心情。

    在雷丁球员冲过来之前,裁判就已经冲到了夸雷斯马面前,毫不犹豫的掏出一张红牌。

    夸雷斯马也不看裁判,他知道,自己这一脚铲球会有什么后果,他也根本不在乎,他只知道,这一脚真踏马爽!

    雷丁球员们围过来了,怒不可遏的要找夸雷斯马麻烦,可阿森纳球员们也不是吃素的,马上冲过来加入战团,两队球员们已经纠缠在一起,互不相让。

    可夸雷斯马就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依然静静的走下球场,好像刚刚残暴的铲球根本不是他铲的,与周遭的野蛮冲突格格不入。

    球迷们大声的叫好,即使夸雷斯马吃到了红牌,可球迷们依然为夸雷斯马自豪!

    就是要这么霸气!

    你们不是把亨利铲废了么?

    那我也废了你们!

    他们仿佛从夸雷斯马身上看到了维埃拉曾经那霸气的身上,似乎,那才是阿森纳的真正传承!

    夸雷斯马披上了助理教练递过来的外套,平静的走进了球员通道,仿佛球场上所发生的一切都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夸雷斯马这一脚铲球根本毫不掩饰自己报复的想法!”

    “他就是冲着废人去的!”

    “不过他的犯规虽然看起来很凶残,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觉得他代表着正义?”

    “他在为自己的队友亨利抱打不平,他在为自己的兄弟出头!”

    “我在他身上好像看见了维埃拉的影子!”

    “虽然他可能要面临着追加停赛的处罚,可我还是要说一句,干得漂亮!”

    解说员这个时候已经激动得忘记了中立原则,解说带着明显的倾向性,甚至已经忍不住要为夸雷斯马鼓掌了。

    而所有观看了这场比赛的阿森纳球迷,被雷丁球迷那肮脏踢法憋屈了好久的他们,现在就好像酷暑天被泼了一头冰水,从头爽到脚。

    “就应该这么干!”

    “干死雷丁的混蛋!”

    “连裁判也一起干死算了!”

    “玛德,为什么我这么想哭?”

    “就应该让雷丁这帮混蛋下地狱去!”

    这个时候,夸雷斯马已经回到了更衣室,坐在板凳上,却好像慢慢冷静了下来。

    自己好像干了一件蠢事呢!

    “刚才我一定是佩佩上身了!”

    忍不住自嘲一笑,冷静下来后,夸雷斯马知道,自己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

    红牌直接罚下,下场比赛自动停赛,但这不是关键,关键是恶劣的犯规动作一定会招致英足总的追加处罚,甚至可能会是很多场。

    在亨利伤势未明,很有可能长时间缺阵的情况下,自己却也要因为停赛而无法出场,那么失去了两大王牌的阿森纳战力注定直线下降,甚至可能会在联赛里面功败垂成。

    可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只能看英足总会做出什么样的处罚吧!

    坐在更衣室里,夸雷斯马打开角落里的电视机,即使这场比赛已经和自己没有关系,他也还是要关心球队的成绩。

    自己被罚下,球队就要少打一人,不过好在雷丁已经用完了三个换人名额,现在松科注定踢不了了,雷丁没有办法再进行换人调整,所以也只能以10人应战。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血腥表现唤起了阿森纳球员们的血性,比赛开始后,阿森纳踢得无比生猛,好像落后的是他们一样。

    雷丁已经没有招架之力了,这场比赛和阿森纳踢得太惨烈,现在差不多就废掉了三名主力,接下来的比赛,他们一定很头疼,甚至可能要影响他们冲击欧洲的目标。

    雷丁主教练卡佩尔现在真是焦头烂额,如果早知道会和阿森纳拼到如此惨烈的程度,他早就让球员们放弃这场比赛了,又何至于搞到现在这个地步。

    最终,当裁判吹响比赛结束哨声的时候,场上比分已经是:0了,夸雷斯马上半场打进一粒点球,而下半场,阿德巴约和巴拉克也陆续建功,帮助阿森纳又取得了一场胜利。

    不过,显然这场比赛的结果已经不重要了,比赛中发生的一切,才是球迷们关注的。

    “迈克尔和我一起去参加新闻发布会!”

    温格看了更衣室里面的球员一眼,然后对巴拉克道。

    巴拉克刚要起身,却被夸雷斯马一把又摁了回去。

    “头儿,我和你一起去吧!”夸雷斯马微微一笑道。

    温格注视着夸雷斯马,半晌,才点点头,想要说什么,最终去还是没有开口。

    温格一直没有责备夸雷斯马,即使他的冲动可能会给球队带来万劫不复的局面,可温格知道,阿森纳需要的,正是这一份血性。

    这一次被雷丁欺负了,连队长亨利都被废掉了,如果阿森纳只会在赛后发动舆论谴责,或者去找英足总上诉,最后等着对手被不痛不痒的处罚,那么下一次,大家就都知道阿森纳是个可以随便捏的软柿子了。

    而现在,夸雷斯马就用自己的行动告诉了所有人,阿森纳不怕战争,如果你敢来,我就敢和你同归于尽!

    这样一来,那些对手想要对阿森纳下手时就要掂量掂量了,和阿森纳同归于尽到底值不值得。

    “医院那边传来消息,亨利赛季报销了!”并排和夸雷斯马走在一起,温格叹息一声,告诉夸雷斯马。

    夸雷斯马脚步一顿,马上又跟上了温格的脚步,没有说话。

    即使他知道亨利可能伤得很重,不过当真的确定赛季报销时,夸雷斯马还是无比烦躁,替亨利感到难受。

    “真踏马的!”情绪爆发,夸雷斯马狠狠踢了一脚墙壁,发泄着自己心中的情绪。

    温格停下脚步,看着有些气急败坏的弟子,平静的道:“你弄的动静也不小,薛琦铉断了三根肋骨,哈帕中度脑震荡,现在还迷糊着呢,松科脚踝的伤势比亨利还中,弄不好不止赛季报销,下个赛季前几个月估计都踢不上比赛!”

    如果单纯论战绩,那绝对是夸雷斯马完胜,阿森纳只废了一个人,可雷丁却废了三名主力。

    但事情不是那么横梁的!

    如果不是松科毫无底线的废掉了亨利,夸雷斯马也绝不会向他们出手,在夸雷斯马看来,这本就是正义的复仇!

    这个时候就不要谈什么道德不道德了!

    “那么看来,我下手还是轻了!”夸雷斯马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却又好像是在告诉温格,我就是故意的。

    温格早就猜到了,从夸雷斯马暴怒失去理智的那一刻开始,他就知道了!

    “其实你可以更理性一些,红牌就可以避免了!”温格耸耸肩,根本没有用教练的身份来和夸雷斯马讲话:“不过现在既然已经如此,你也不用想太多,正好我早就想让你好好休息休息,接下来,你就专心的踢欧冠吧!”

    走进新闻发布厅,各路记者早已经将这里挤得好像沙丁鱼罐头一样,台下再也找不到一点可以站立的空间。

    镁光灯好像爆发的雷暴一样,让夸雷斯马都有些睁不开眼睛。

    夸雷斯马坐到座位上,平静的看着台下疯狂的记者,不知道为什么,在失去理智的冲动后,他的心态好像一下子变好了许多。

    雷丁主帅卡佩尔已经拿起话筒,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比赛结果已经不重要,也没有人在意,但夸雷斯马的暴行,却一定要被整个世界足坛唾弃!”

    “我们已经得到了从医院传来的消息,薛琦铉三个肋骨骨折,断掉的肋骨差点插到了肺子里,可以说,他是幸运的捡到了一条命!”

    “哈帕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中度脑震荡,再严重一些,恐怕就只能告别足坛了!”

    “还有松科,脚踝骨折,至少需要半年时间来恢复!”

    “以上都是夸雷斯马的暴行,他用自己最残忍的手段让这片绿茵场被鲜血染红!”

    “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疯狂如此血腥的犯规,一直到现在,我的心依然没有办法平静下来!”

    “很难想象作为世界足坛最顶尖的球员,夸雷斯马会在球场上展现出如此丑陋的一面!”

    “如果我年轻20岁,我一定会掏出刀来和夸雷斯马决斗,为我的球员报仇!”

    “这简直就是世界足坛百年来最丑陋的一幕!”

    “我们会让英足总来主持公道,如果这样的暴行都不用接受最严重的处罚,那么这绝对是英格兰足坛的末日!”

    “如果英足总不能主持公道,我们就去找欧足联,国际足联,我们一定会把官司打到底,我们一定要让暴徒得到应有的惩罚!”

    卡佩尔的控诉简直就是声泪俱下,激动得好像真的要找夸雷斯马拼命一样。

    记者们的兴奋已经掩饰不住,他们就喜欢这样的发布会,相信这件事一定会引爆英格兰足坛,甚至是整个欧洲足坛的。

    在温格的示意下,夸雷斯马拿起了话筒,虽然没有露出标志性的玩世不恭笑容,但却很平静,就好像刚才卡佩尔炮轰的不是自己一样。

    “暴徒?”

    “这真是一顶随便只需要一张嘴就可以扣在别人头上的帽子!”

    “那我是不是也可以让我的律师给你发律师函?”

    “相信我,你没有我有钱,我可以打官司一直打到你破产!”

    “雷丁是什么德行,整个世界都一清二楚,卡佩尔先生居然说我是暴徒,那么你手下的一群人是不是可以用杀人狂来形容了?”

    “正如你所说,比赛过程大家看得一清二楚,不是你随随便便说一句话就能让大家转移注意力的!”

    “我现在想问你,亨利现在已经住进医院等待手术,赛季报销不可避免,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每个人都有资格来评价我的行为,只有你们雷丁人没有资格!”

    “如果想让我受到惩罚,可以!但在那之前,恐怕雷丁每一个人,包括你这个纵容他们暴行的教练在内,都应该先拉出去枪毙!”

    “自己都一身狗屎,就不要嫌弃别人啦!”

    夸雷斯马根本也不会给卡佩尔留一点情面,战争到了这种程度,还能管得了以后见面不见面?

    台下的记者们都快要了,这样当面的撕逼大战,一个赛季都未必能遇到一次,这一波,他们都要赚大发了!

    卡佩尔被夸雷斯马喷得脸色铁青,要不是考虑打不过夸雷斯马,恐怕他现在真能抄起话筒来找夸雷斯马拼命。

    现场已经一片混乱,记者们问题都没有提问几个,阿森纳的新闻官就赶紧结束了新闻发布会,以免事态不可控制。

    记者们也不在意,反正该知道的东西他们都知道了,回去有的是爆点可以写。

    离场后,夸雷斯马和队友们顾不上接下来的舆论风波,阿森纳的大巴车直奔医院,大家一起去医院看望已经准备手术的队长。

    去往医院的路上,夸雷斯马一言不发,始终望着窗外的风景。

    坐在夸雷斯马身边的小法,几次想和夸雷斯马说话,却几次欲言又止,最后终于开口了。

    “其实你不用那么冒险的!”小法叹息一声道:“我们也一样有血性,可你比我们重要,阿森纳不能没有你!”

    夸雷斯马轻轻一笑,转过头来看着小法,无所谓的道:“我自然知道你有血性,要不然你也不会往弗格森脸上泼热汤的!哈哈!”

    小法脸色一囧,热汤门简直快要变成一生的黑料了。

    不过接下来夸雷斯马却语气严肃了一些的道:“我不知道我会被停赛几场,不管怎样,我们在联赛里的优势巨大,我相信你们一定能撑住,我可不希望等我回归的时候,我们就已经被曼联反超了!”

    小法重重的点点头,“你放心吧,我们一定不会被反超的,我保证!”

    不过这时候夸雷斯马却已经把头又转向了窗外,不再说话。

    小法默默的握紧了拳头,同时也在心里发誓道:“我们绝对说到做到!”

    一路无话,大巴车已经抵达医院,球员们一窝蜂的冲了进去,如果不是医护人员认出了他们的身份,恐怕绝对会把他们当成恐怖分子。

    “我相信,这时候队长一定在和小护士!”走向病房的时候,埃布埃语气笃定,表情猥琐的道。

    不过,当他们在门口看到亨利正在病房里和一个男特护有说有笑的时候,埃布埃耸了耸肩,“好吧,当我没说!”

    众人哈哈大笑,把病床上的亨利笑得一脸黑线。

    “我都伤成这个样子了,你们居然还笑得出来?”亨利觉得现在自己心里的伤比脚上的伤更严重。

    当然,亨利也是在开玩笑,大家打开招呼之后,看着站在人群边缘处的夸雷斯马,亨利脸上笑容也慢慢消失。

    “其实你不应该这么不冷静,替我报仇我固然应该感到欣慰,但你更应该以大局为重!”

    亨利没有拐弯抹角,与没有任何掩饰。

    夸雷斯马闻言点点头,在队友们的注视下,开始是微笑,可慢慢笑容就变得玩世不恭起来。

    他已经又变成了那个什么时候都可以笑得出来的家伙!

    “我很冷静啊!”夸雷斯马哈哈大笑道:“现在不是很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