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 七人行

作品:《明末最后一个神仙

    数日后——

    张静修孤身一人行走于天府之内,但并未走多久,就看到前方出现一行人,大概有五六人的样子,虽然相距有着近百米的距离,隐约间,还是听到了对方的谈话内容。

    “哎——也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达到天府故城,葵蚕国的古都所在地?”

    “虽然同样是徒步而行,一样赶路,但咱们这些习武之人还是比不上修真界的那些修仙者,炼体者拥有着强悍的体魄,几乎可以不眠不休的日夜赶路,而那些修真者,却可以借助体内的灵力,施展诡异的身法,赶路的速度也是极快。”

    “是啊~照这样下去,等到咱们赶到葵蚕国的古都城之时,恐怕连残羹也吃不着,恐怕这次是白跑一趟了,也不知道此行是福是祸?”

    这个时候,张静修忍不住地加快了步伐,随着距离的不断拉近,张静修终于看清了那一行人的服饰,全都是世俗界的习武之人装束,尽管穿戴的样式不一。

    “各位兄台,稍等一下!”

    张静修边跑边大喊的那一刻,前方的一行人就像是一群受惊的兔子,顿时就四散开来,摆出了防御的架势,警惕地看着奔跑而来的张静修的架势。

    “别误会,别误会,在下并无恶意!”

    看到对方的反应,张静修当即就意识到,自己的出现太过于冒失了,再加上双方还不相识,自然会有很重的防备心,人之常情,也就识趣地停了下来,和对方保持着数米的距离。

    一行六人的装束不同,或是风度翩翩的读书人,或是一身劲装的侠客装束,亦或是犹如田间的庄稼把式,也有看似为少林寺俗家弟子的装扮。

    此刻,看着张静修停了下来,以及那一身的道袍,六人的心里都是长松一口气,但还是忌惮不已,更是极为默契地互相看了看,紧接着,六人中的那名和尚走了出来,态度很是客气。

    “贫僧边澄,乃是少林寺的一名武僧,游历天下之时,听闻天府的存在,特来碰一碰运气,看一看能否碰到传说中的仙缘,获得那么一本、半本修炼典籍。”

    听到对方的介绍,张静修先是还了一礼,念了一声道号,随即自我介绍道:“贫道张翀昇,乃是龙门派的一名门徒,刚刚入门不久,突逢变故,与宗门失散了,想与各位同行,碰一碰机缘,不知可否?”

    “你是哪个龙门派?”

    从和尚边澄的问话之中,张静修知道,眼前的这六人并不是简单的世俗武者,对于修真界的事情,或多或少地还是知道一些,否则的话,也不会有如此一问。

    “哪还用说?当然是陕西的那个龙门派,祖庭是龙门洞的那个啦。”

    张静修没有任何的隐瞒,连同边澄在内,都是倒吸一口冷气,神色愈发的忌惮起来。

    “失礼,失礼,我等见过仙长!”

    这个时候,边澄向着其他五人使了一个眼色,五人立即会意,神情愈发客气地同时,再次向张静修深施一礼,边澄更是恭敬地继续说道:“如果有仙长同行,我等当然是荣幸之至,求之不得!”

    “呵呵各位兄台过奖了。”

    似乎是一种习惯,张静修依旧是用得世俗界的称呼,更是知道六人为何变得如此客气,那种隐隐地排斥与戒备为何消失不见,显然,对于世俗界的这些武者而言,如果有修真者同行的话,他们的安全就更有保障。

    而且,还就最为关键的一点就是,对于这些世俗界的武者而言,即便是来到这天府之内,就算是遇到那些修炼资源,恐怕也是难以分别而出的。

    有自己在一旁就不一样了,别得不说,最起码他们可以打听一些有关修真界的事情,可以更加的了解,可以增加见闻,不至于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认识。

    似乎是在验证张静修的心中所想,边澄再次开口了。

    “仙长,恕贫僧冒昧,自流传天府的消息已有月余,但截至目前为止,我等凡俗夫子,还不知道所谓的仙缘为何物,不知仙长能否告知?”

    “呵呵禅师,实不相瞒,贫道也不知。”张静修一阵苦笑,摇了摇头。

    “仙长,在下姓程,名永斗。”

    这个时候,一身劲装的大汉站了出来,边走边自我介绍了一下,随后继续拱手道:“仙长,在下此次和家弟程子颐,深入这天府险地,就是为修炼法门而来,想要碰一碰运气,看看能不能获得一本半本修真典籍或者炼体之法,如果遇到,还请仙长提点一二,赐教一二!”

    一语惊醒梦中人,程冲斗顿时提醒了余下几人,纷纷走了上来,表达相同或相似的意思。

    “是啊,还请仙长提点一点,如若遇到修炼法门,我等不求获得原本,能够拓印一份,就已经十分满足了,别无所求。”

    “仙长,在下不求其他的,只要能够获得一本半本修炼法门,或者是传说中的炼体之法,就已经十分满足了,不敢对其他的东西再有非分之想。”

    “还请仙长成全我等这点愿望,如若得偿所愿,在下定当铭记在心,永不敢忘!”

    听着一个个恭维之词,不断地央求着,张静修有一些恍惚,更多的还是感慨,眼前的这些人才是真正的浑水摸鱼之人,想要一碰运气。

    “各位,如果是在这天府之内获得的典籍,到时候,咱们还在一起的话,贫道可以答应各位,让你们一人抄一份。”

    “那我等就先行谢过仙长了!”

    点头寒暄应付之时,张静修也在观察着六人,留意着他们的一言一行,神情举止,不管怎么说,张静修现在也是一名炼气四层的修士,又看了遍《修真界小百科》。

    因此,还是具备了一定的识人眼光。

    从六人的步伐之中,以及双眼里所散发出锐芒,还有整个人身上散发着的气质,张静修的心里就有了一个大概的判断,放在修真界,或许是实力平庸之辈,但要是世俗界,也算是身手了得之人。

    何况,胆敢深入这天府之内,敢与修真者竞争仙缘,这本身就意味着,六人的身手应该不错,否则的话,天府还未出现之时,连那一阵地震都躲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