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百三十三章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

作品:《剑仙在上

    “我也来了。”

    左伦毫不犹豫的跟着张弓跳了下去,想要摘取菩提子,但是结果,却与张弓如出一辙。

    张天泽与碧玺面面相觑,两个人的身影消失的无影无踪,而菩提子,还在水中摇曳。

    “这泉潭有古怪!”

    张天泽虽然不愿意相信眼前的这一幕,但是两个人凭空消失,还是相当可怕的一件事。

    “菩提子,我的菩提子。”

    白发老头回首之时,看到泉潭之中的菩提树,也跟着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

    “我必须要得到菩提子。”

    碧玺低沉着说道,眼神无比的坚定,执着。

    “唉——”

    张天泽还没来得及说话,这群人,竟然全都如同下饺子一样,‘突突突’全都进了泉潭,而且每个人的身影,都在张天泽的眼皮底下消失了。

    此时,张天泽却是陷入了踌躇不定的境地之中,岩壁之上,在原本生长着菩提树的后面,赫然雕刻着一行字: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张天泽眉头紧锁,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他搞不懂,但是他是唯一保持平静的人,没有跳入这泉潭之下,不过内心的欲望亦是不断的驱使着他,因为他太想得到菩提子了,这是拯救萧菲儿唯一的办法。

    张天泽内心无比挣扎,他知道这是一个陷阱,但内心却又抑制不住,想要得到菩提子,看着泉潭之下那硕果累累的菩提树,他已经是急不可耐。

    张天泽虽然想要保持冷静,但是他如果得不到菩提子,他就不可能治好萧菲儿,治不好萧菲儿,他就会抱憾终生。

    望着那泉潭之下的菩提子,水波荡漾,清晰透亮,张天泽狠狠的甩了甩脑袋,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怔怔的出神。

    “不行,绝不能下去。”

    张天泽明知道那是一个陷阱,但自己就像是受到了魔力吸引一样,他们几个,不出意外的话,就是被心中的那股贪念给吸引了下去。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

    张天泽喃喃着说道。

    “菩提本无树,说的应该就是刚才那那一株菩提树,本来就是不存在的,明镜亦非台,这泉潭有如明镜一般,这……这泉潭之下的菩提树,竟然也是虚幻的吗?”

    张天泽脸色越发严肃,细思极恐,这泉潭之下,究竟隐藏着什么?竟然能够让碧玺他们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张天泽屏息凝神,精神力不断扩散而去,双眼如炬,但是他却探测不到任何东西,这泉潭之下,似乎完全被隔绝了。泉水非常的清澈,能够看到菩提树,可是却看不见底,只有无尽的深邃。

    “这菩提树,根本就是假的。”

    张天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度定睛望去,果然,那菩提树,根本就是不存在的,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全都是假的,虚幻的。

    张天泽心神清明,破除幻障,他看到了碧玺等人,四个人全都在疯狂的伸手去抓,但是抓在手里的,却空空如也,但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兴奋与激动,张天泽知道,这几个人已经被幻觉所控制了,或者说自己心中的魔鬼,贪婪使人迷失本心。

    他们似乎在疯狂的摘取菩提子,无休无止,不断重复着动作,事实上却是一无所获。

    “一切皆源于贪婪之心,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到头来都是自己徒增烦恼而已。”

    张天泽终于理解了那句话的含义,不过泉潭之下,这四个人却是变得脸色惨白,浑身僵硬,似乎是极寒的温度所早场的,可依旧还在重复着手中的动作。

    张天泽知道,这泉水一定有古怪。不过他也不能见死不救。

    “好刺骨的泉水。”

    张天泽一跃进入了泉潭之中,那股透心凉的感觉,让他的身体都跟着变得僵硬起来,连血液似乎都要被冻结了,这种寒冷,是来自于泉水本身,甚至能令人窒息。

    不过片刻之间,白发老头等人,都已经快要被冻死了,他们的气息无比的虚弱。

    张天泽手掌天地异火,火焰本源遍布周身血脉,顿时之间,神清气爽,那股极寒的气息,也是霎那间荡然无存。

    张天泽抓起碧玺与白发老头,向上而去,不过左伦与张弓,好歹也是碧玺的朋友,索性好事做到底,一脚踢出,将两个人从泉潭之中踢了出去。

    张天泽低头之时,凝望着这深不见底的深渊,看似只是一块名不见经传的泉潭,实则却是充满了凶险。张天泽总觉得那深渊之下,似乎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但是他可不敢继续深入,带着碧玺与白发老头赶紧离开了泉潭,即便是有双重天地异火的护体,张天泽亦是有些冷意,这泉潭,绝不简单啊。

    扑哧——

    两声破水之声,张弓跟左伦都是浑身僵硬,不断抽搐着,趴在地上跟死狗一样,不过总算是逃过了一劫。

    “好冷……”

    碧玺喃喃着说道,张天泽双手握紧她的手掌,一股灼热的气流,涌入身体之中,碧玺不断的打着冷战。

    寒意留在她身体之中,久久难以去除,不过至少已经回过神儿来。

    “谢谢你了。”

    碧玺低头说道,脸色微红。

    “没关系,你刚才应该是在泉潭之下,看到了数之不尽的菩提子吧,才会难以自拔,不断的摘取,贪婪最终吞噬了你,极寒的泉水,将你们的身体险些冻结。”

    张天泽低沉道。

    “不错,看样子你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碧玺有些不好意思,虽然她只需要三颗菩提子就够了,但是看到那么多的菩提子,谁会不心动呢?到头来,依旧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还险些把自己的小命给搭进去,这地方实在是太恐怖,太邪门了,让碧玺都忍不住心有余悸,她从来不知道,这荒禹大泽之中,竟然有如此诡异的地方。

    “恩公,谢谢你,嘿嘿。”

    白发老头笑着说道,眼神带光,十分的和煦,他的实力非常之强,虽然被寒气吞噬,但是不多时便是恢复了大半,至于左伦跟张弓就没那么好运了,看向张天泽讪讪的笑了笑,十分的尴尬,张天泽以德报怨救了他们,这份恩情,可不是那么容易还的。妖族虽然都是大妖,但是有一点是他们最为看重的,就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