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百零五章 赌石盛会

作品:《剑仙在上

    “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我上?”

    江云喆怒吼一声,身后三个元丹境四重天的王府高手,瞬间出击,直奔张天泽而来,杀气腾腾,一看就是身经百战之人,出手杀招,毫不留情,力求一击必杀。

    张天泽神色冷漠,一力降十慧,一拳打出,风声叠起,呼啸如奔雷一般,直接将三人全部震退,狼狈不堪,瞬间倒地,鲜血狂喷,张天泽一拳击出,力大无穷,直接将他们重创,内伤严重。

    江云喆震惊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因为张天泽的眼神实在是太可怕了,宛如来自地狱之中的魔神一般,让人望而却步,根本不敢与之对视。

    江云喆牙关紧咬,心头十分的愤怒,但是毕竟形势逼人拆,这个时候他再装比,只会被无情打脸,偏偏敢在这个时候,父亲并不在王府之中,否则的话,怎么会任由张天泽如此的嚣张呢?

    围观之人,也都对张天泽敬而远之,这么恐怖的高手,绝不是他们能够轻易与之的,在飞鸿郡之中,如此霸道的元丹境高手,可并不多。

    “今日之辱,我江云喆一定会加倍奉还的。”

    江云喆恶狠狠的说道。

    “我等着,我张天泽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的敌人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

    张天泽拉起云玲珑的手,转身离去。

    行至街头,黄昏落日,残阳如血,这个时候,云玲珑才后知后觉的从张天泽的手中抽出玉手,脸色绯红,有些不好意思。

    “刚才真是太感谢你了。”

    云玲珑尴尬的笑了笑,虽然是假的,但是她还是有些心头小鹿乱撞,她一向都是十分的高冷,不与世俗,但是张天泽两度为她解围,即便是铁石心肠,云玲珑对张天泽也始终都是抱着一颗感恩之心。

    “张公子,看来咱们还真是有缘啊,我们正好在这飞鸿郡之中买下了一处庭院,不如一起结伴如何?”

    樊梨花笑着说道,当初她对于张天泽的印象也不是很好,但是张天泽的确是数度救她们于水火之中,人总要知恩图报,樊梨花也是。

    “既然如此,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张天泽也不客气,这个时候反倒是云玲珑觉得十分不好意思,毕竟这件事情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因她而起,搞的鹏林王府的门前,乌烟瘴气不说,真若是闹大了之后,搅得满城风雨,不仅仅丢脸的是他鹏林王府,更是云顶仙宫,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连师父也必定会怪罪于她的。

    “让你看笑话了,张公子。”

    云玲珑叹息一声,心中百感交集,原本她是不想让张天泽知道这件事情的,但事已至此,她也没必要隐瞒了。

    “没什么,这种人渣就该有人惩治他。倒是我之前有些冒昧了。”

    张天泽挠了挠头说道。

    “不冒昧,要真是我家小姐能够跟张公子在一起,我看可比那个废物江云喆强多了。”

    樊梨花信誓旦旦,一本正经的说道,云玲珑的俏脸更是布满了红霞,恼怒的看向樊梨花,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脑袋,故作生气。

    “不要胡说八道,小心回云顶仙宫之后,我给你关禁闭。”

    樊梨花吐了吐小舌头,不再说话。

    “这飞鸿郡之中,寸土寸金,地域贫瘠,没有元石的话,根本没有资格住在城中,这一次来这里,或许还要小住一段时间,一来为此,二来也是有要是在身。至于那个江云喆日后再说,张公子,请吧。”

    云玲珑道。

    “有要事在身,那我去方便吗?”

    张天泽问道,他并非不要面皮之人,若是人家有要是在身,张天泽也不会死皮赖脸跟着,毕竟他也是好心,为了防止那个江云喆卷土重来。

    “无妨,事无不可对人言,之前是因为私事,并未告知,还望张公子见谅。而现在我跟梨花是为了今年的赌石盛会。”

    云玲珑一脸严肃的说道。

    “是啊是啊,万一那个臭不要脸的江云喆找上门儿来,那张公子三拳两脚不就将他打跑了,咯咯咯。”

    樊梨花说道,云玲珑瞪了她一眼。

    “赌石盛会?那是什么?”

    张天泽一脸惊讶的问道,这赌石盛会,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张公子有所不知。元石是我们平时修炼所需,必不可少的,也是咱们元天大陆的硬通货,但是燕州地处贫瘠,幅员辽阔,但是天地元气跟修炼资源,却少得可怜。但是燕州有一大盛事,就是赌石。”

    “赌石赌的就是无尽岁月之前的古老石头,矿脉。远古时期,据说燕州与神州大地,一般无二,无比的富饶,元气充盈,修士众多。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导致了燕州的没落。最终元气逐渐稀薄,元石矿脉也都是渐渐变成了矿山,甚至是荒山,其中很多古老的元石矿脉,或是废弃的矿场之中,如果运气好的话,很可能会开出一些真正的矿石,而这些矿石之中都蕴藏着元气,有些矿石之中的元石精髓,相当的之浓郁,虽然比不上元石,但是有些矿石开出价值不菲的沅石,那就不一样了,沅石与元石,异曲同工,沅石便是经过了无尽岁月沉淀之后的元气结晶,一旦开始沅石的话,那么就是价值连城,很可能并不比元石要差。”

    “但是赌石同样是一件相当刺激的事情,有可能会倾家荡产,当然也有可能会一夜暴富。这也是燕州的修炼资源之一,但毕竟风险太大,如果有足够多的元石,谁又愿意冒这么大的危险去开矿石呢?我们云顶仙宫也只能算是燕州比较富庶的宗门,但是与神州大地之上的宗门相比,可就是差了十万八千里了,所以开采矿石,也同样是燕州所有人的盛会,飞鸿郡的赌石盛会,可是十年难遇的。”

    云玲珑为张天泽讲解了半晌,张天泽眼神渐渐亮了起来,听起来这赌石似乎是燕州独有,虽然不比元石,但是万一开除沅石的话,那也是一步登天啊,但是按照云玲珑所言,开出沅石的几率,却是相当之小的,否则的话,燕州也不会如此的贫瘠,如此的落后。

    “赌石盛会,看样子这燕州,倒也并非是一无是处啊。”

    张天泽眼神连动,他倒也想要见识一下,这飞鸿郡的赌石盛会,究竟是什么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