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百零四章 夫唱妇随

作品:《剑仙在上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在我鹏林王府面前大喊大叫?”

    江云喆冷笑着,看向张天泽,眼神微眯,杀机重重,鹏林王府在飞鸿郡之中,也算是有头有脸的势力,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虽然这些年来有些示威,但是毕竟当年可是能够跟云顶仙宫联系在一起的实力,岂同小觑。

    江云喆在飞鸿郡之中,那也是飞扬跋扈的一号角色,何曾有人敢如此忤逆他?

    张天泽这张生面孔,让他充满了愤怒,敢管自己的闲事,真把自己当英雄了吗?

    “天下不平事,谁见了,都要管上一管的。你三妻四妾在先,不顾婚约,你又算是什么狗东西?人家云顶仙宫的绝世女子,地位尊崇,惊才绝艳,哪一点配不上你?你竟然还不知足,朝三暮四,还想要欺男霸女不成?退一万步讲,即便是你可以三妻四妾,但是你第一个迎娶之人,也必定是有婚约在先的人。”

    “这位少年说的不错,有婚约在先,倒也的确应该先迎娶云顶仙宫的女子才对啊。”

    “是啊,女人本弱,但是云顶仙宫的才女,那可是风华正茂,才貌无双,不论是身份地位,哪一点配不上江云喆呢。”

    “这江云喆也是出了名的纨绔子弟,在咱们飞鸿郡,也的确是祸害了不少姑娘啊。”

    张天泽字字珠玑,直戳江云喆的软肋,让江云喆的脸色更加的难看,再加上周围之人煽风点火,一时之间,倒是让他失去了主动。

    “是张公子。”

    樊梨花眼神一亮,终于有人站出来替她们说话了。

    “张公子。”

    云玲珑也是眼神一亮,眼中带着一抹不易觉察的喜色。

    “你们认识?好啊,原来是一对狗男女,还真是夫唱妇随啊,看来是早就已经算计好了,来我鹏林王府悔婚了,你们两个真是打的一手如意算盘啊,你跟我有婚约在先,却勾三搭四,不守妇道,简直就是人尽可夫的女人,水性杨花,我真是看错了你们云顶仙宫,此事我必定会禀报父亲,让他带我亲上云顶仙宫一趟,让天下人看看,你这个臭不要脸的女人。”

    江云喆一口咬定了张天泽的与云玲珑是一对早有奸情的狗男女,让云玲珑更是脸色阴沉,可是跟无赖相比,他们明显要略逊一筹。

    张天泽的眼神也是愈发的冰冷,这家伙活脱脱就是个泼皮无赖,这种人简直不可理喻。

    “是又如何,你才真猜对了,今日前来,我就是来跟你叫板的,你这种垃圾,根本配不上玲珑,只有我跟玲珑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张天泽伸出手,轻轻的搂着云玲珑,云玲珑俏脸微红,神色有些慌张,但是最终还是没有推开张天泽。

    “混蛋!你算什么东西?她是我的未婚妻,生是我江家的人,死是我江家的鬼,就凭你还想跟我江云喆争女人?你配吗?”

    江云喆直指张天泽,怒吼着说道,声震十里,周围之人,全都是敬而远之,这鹏林王府的小公子,那可是杀人不眨眼的,尤其是鹏林王府老来得子,对于这个儿子更是喜欢的不行,哪怕是在飞鸿郡之中窗下再大的祸端,也绝对不会责怪他的。

    从小到大,江云喆就是嚣张跋扈,不可一世,他想要得到的东西,从来就没有得不到的。

    “配不配你说了也不算,我跟玲珑可是两情相悦,倾慕已久,识相的话,就别自讨没趣,否则的话,你一定会后悔的。”

    张天泽一脸傲然,信誓旦旦的说道,连樊梨花都是看的一脸甜蜜,姐姐还从来没有被任何男人这样搂过,虽然情况特殊,但是姐姐却并没有反抗,倒是让她十分的惊讶,此时此刻,江云喆气的脸色铁青,说到底现在为止在他眼里,云玲珑还是他的未婚妻,可是却在自己面前跟别的男人你侬我侬,简直令人发指。

    “小子,你找死!”

    江云喆眼神阴翳的盯着张天泽,双拳紧握,眼中杀机涌动。

    “元丹境四重天?在我眼里,不堪一击。我劝你不要对我动手,否则的话后果不是你能想象的。”

    张天泽笑道。

    “你只不过元丹境三重,也敢如此嚣张?简直是无的放矢,在这飞鸿郡,鹏林王府之前,我看你能翻腾起多大的浪花,小子,明年今日,就是你的祭日。”

    说时迟那时快,江云喆根本没有任何的留手,直奔张天泽而去,杀机重重,拳风浮动,根本不给张天泽任何机会,一鼓作气,想要将张天泽击败,毕竟元丹境三重,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吗?

    在场之人,一阵惊呼,江云喆能够有今日之名望,靠的可不仅仅是他父亲的威名,他也同样是天赋极强,否则的话,当初云玲珑的师傅怎么可能会看重他呢?要不是看他根骨奇佳,天赋不俗,那婚约根本就不可能存在,但是今时今日,不比从前,云顶仙宫与鹏林王府亦是差距越来越大,而且江云喆又对云玲珑不肯从一而终,矛盾升级,自然也就不可能善了了。

    “自寻死路。”

    张天泽摇了摇头,掌风一动,神庭自若,不动如山,风声陡起,直接一掌打在了江云喆的肩膀之上,后者根本没有机会碰到张天泽,就被张天泽震飞而去,一口逆血喷出,全场骇然。

    一招,张天泽仅仅只用了一招,就将江云喆逼退,十分的狼狈。

    江云喆内心惊颤,十分的惊恐,本以为对付张天泽举手之劳,但是结果却出人意料,那个被无情打脸的人,竟然是自己。

    “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

    江云喆咽了咽唾沫,脸色苍白,张天泽这一掌,不轻不重,但是却让他的整条胳膊,彻底失去了战斗力,肩胛骨彻底粉碎,对于江云喆来说,一招,自己就已经完全败北,简直是莫大的耻辱。

    自己的女人被人家霸占了不说,而且还被张天泽一招败北,瞬间,所有人都是默默的望着这一幕,鸦雀无声,张天泽不仅语出惊人,而且相当的霸气,一招震撼千百人,摧枯拉朽,令人难以置信。

    “我都说了,你别找死,看看,这回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疼不疼?”

    张天泽嗤笑不已,江云喆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怒不可遏,不止是他,连他们鹏林王府的颜面,都是一扫而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