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百零一章 碰瓷儿?

作品:《剑仙在上

    “前方便是飞鸿郡了,我们有要事在身,就先行一步了,后会有期。”

    云玲珑微微颔首,跟张天泽道别。

    “后会有期。”

    张天泽望着云玲珑跟铁梨花离去的身影,有些好奇,这两个人一路走来,却在飞鸿郡离开了,看上去似乎神神秘秘的样子,不过他也并非是那种无聊之人,喜欢探寻别人的秘密。

    “啧啧啧,人都走远了,还看呢,小心眼珠子掉出来。嘎嘎嘎。”

    小黑在一旁摇头晃脑的说道。

    “再敢胡说八道,我就把你眼珠子挖出来下酒。”

    张天泽瞪了小黑一眼,小黑唠叨了一声,便是乖乖的跟在了张天泽的身后。

    张天泽约摸行了百十里,终于是看到了飞鸿郡的郡守,硕大的城池之上,高墙百米,恢宏无比,但是似乎因为年久失修的缘故,看上去城墙极为的破败,处处长满了荒草。

    飞鸿郡大门紧闭,城墙之上有着几个守城士兵,七倒八歪的靠在城楼上,百无聊赖的样子,似乎十分的萎靡,无精打采,得过且过一般。

    “这几个老弱残兵,看上去倒是十分的可怜,这就是燕州最为富庶的飞鸿郡吗?”

    张天泽有些哭笑不得,周围方圆百里,也就这飞鸿郡算是有些天地元气浮动,其余的地方,几乎相当的贫瘠,灵气皆无,就连看到几株繁花绿草,都是一件十分不容易的事情,这可真是贫瘠万分的不毛之地啊。

    “喂,有人吗?”

    张天泽声音洪亮,沉声喝道,城楼之上的人,似乎也是听到了他的呼喊,连忙有人来开城门,一大一小,一胖一瘦,两个人一脸兴奋的打开城门,直奔张天泽而来,看上去面容枯槁,就跟营养不良一样,让张天泽嘴角微微抽搐,他怎么总觉得这飞鸿郡是个大坑呢。

    “你是想进城吗?进城的城门费就得这个数。”

    城门守卫一脸严肃的说道,冲着张天泽伸出了三根手指。

    “三十!”

    “三十块中品元石。但是你要是想在咱们飞鸿郡扎根落脚的话,就得三十万中品元石。明白吗?”

    城门守卫笑眯眯的看着张天泽。

    “什么意思?”

    张天泽眉头一皱,三十块中品元石倒是不贵,但是一口气要三十万的话,可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这都不懂?你要想在飞鸿郡扎根常驻的话,就需要在飞鸿郡购买永久居住证,需要三十万,否则的话,三十块中品元石,只够你今天在城中的元石,太阳落山之前,你就必须得从另外一个城门出去。你以为咱们飞鸿郡是什么人都能够进来的吗?没有元石的话,趁早滚蛋。当然,你要是识时务的话,给我点打点费,呵呵呵,永久居住证二十七八万搞下来,也不是不可能的。”

    守卫一脸傲娇的表情,身为飞鸿郡的守卫,那可是有着飞鸿郡永久居住权的,自然是牛气冲天,方圆数千里之内,只有飞鸿郡的元气是最为充裕的,离开了飞鸿郡,他们根本不可能修炼。

    “原来如此。”

    张天泽摸了摸鼻子,没想到这飞鸿郡竟然还有这样的手段,看样子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轻易进城的,想要成为城中的子民,在城中修炼,也是要付出代价的,三十万中品元石对于张天泽来说自然是九牛一毛,但是对于更多的人,却是一笔天文数字。

    “这是三十块中品元石。”

    张天泽将元石递给了守卫,守卫一脸不屑,冷哼道:

    “没钱还问那么多,走走走,太阳落山前趁早滚蛋。飞鸿郡不欢迎穷光蛋。”

    “狗眼看人低?”

    张天泽眼神一寒,一拳打出,直接是打在了那守卫的胸口之上,守卫一口鲜血喷出,连滚带爬,吓得惊慌失措,以他先天境初期的实力,怎么可能是张天泽对手呢?

    “元……元丹境强者?”

    那守卫浑身一颤,脸色十分的难看,元丹境强者,可不是他这等城门守卫能够惹得起的,当即跪在了地上,浑身颤抖,不敢轻举妄动。

    “对我来说,三十万中品元石,如同九牛一毛,下次别让我再看到你,否则的话,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还不快滚。”

    张天泽沉声喝道,对于那守卫如同雷鸣爆喝一般,震耳欲聋,元丹境强者在城中的地位可是相当之高的,即便是统领来了,看到元丹境强者也必定会十分小心的,在飞鸿郡,连入元境高手,都算得上是十分难遇的,元丹境强者,连他们飞鸿郡的幕僚,都没几个。

    那守卫如获大赦,连滚带爬而去,无论在哪里,都是弱肉强食,因为这就是人吃人的世界。善良是善良者的墓志铭,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若不施展雷霆手段,连个小小守卫,都敢骑在自己头上拉屎,让张天泽嗤之以鼻。

    “这鬼地方,元气如此稀薄,这让人怎么修炼?老子猴年马月才能突破神元境?这不是扯蛋吗?”

    小黑十分不满的发着牢骚。

    “先看看再说,这偌大的飞鸿郡,应该不至于如此。”

    张天泽依旧抱着一丝希望,一路走进飞鸿郡,人潮涌动,怪不得城外几乎没有任何人存在,而且入城口与出城口并不是一个,不过城中修炼之人,却非常之多,尤其是一些衣衫褴褛之人,在城中角落随处可见,盘膝打坐,默默修炼。

    “这里的元气如此之稀薄,他们修炼个鸟啊。”

    小黑冷笑道。

    “燕州,果然是地域辽阔,却万里贫瘠啊。”

    张天泽由衷说道,他能够感觉到周围那稀薄的元气似乎都在被逐渐的蚕食着,一点一滴,对于那些修炼之人来说,都是宛如灵泉甘露一般。

    “给我让开!快滚开!”

    一声暴喝,回荡在主街干道之上,周围两旁修炼之人,非常之多,但是主街干道之上行走的人,却少之又少,对于他们来说,珍惜每一分每一秒的修炼,都是相当重要的。所以在主街干道之上,唯有张天泽小黑。

    “握草!”

    小黑一声大叫,一个骑着白马的青年,横冲直撞而来,最终撞在了小黑的身上,但是让张天泽没想到的是,那匹白马活活撞翻在地,就连白马之上的青年,也是被撞倒在地,口吐鲜血,一脸苍白。

    “这元丹境强者,怎么这么脆?不会是要碰瓷儿吧?”

    张天泽一脸懵逼的看着地上艰难站起的青年,连喷了数口鲜血,才缓缓站稳,捂着胳膊,一脸痛苦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