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九十七章 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作品:《剑仙在上

    “不知好歹。”

    黄翔腾风而起,长刀所向,让云玲珑步步后退,踉跄难安。

    “铿锵——”

    一声金铁交鸣之声响起,一个手握重剑的坚毅身影,落在了黄翔的面前,与云玲珑背道而立。

    “是他。”

    云玲珑心中一动,美眸闪烁,她没想到眼前这个人,竟然会是张天泽,他的实力进步神速,竟然已经达到了元丹境三重,实在是有些可怕,当初在人榜大战之际,他还没有突破元丹境,果真是天赋异禀,一日千里啊。

    “小兔崽子,敢挡你爷爷我的路,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英雄救美,就凭你?呵呵呵。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自己几斤几两,真是可笑。”

    黄翔看了张天泽一眼,微微一怔,旋即大笑着说道,对于张天泽的嘲讽,丝毫不加以掩饰,这样的垃圾,自己一掌就能消灭三个。

    “不自量力,敢跟咱们翔少叫板,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翔少,干死他,让他看看谁才是英雄,哈哈哈。”

    “不知天高地厚,元丹境三重?给翔少提鞋都不配,这种垃圾,看来真是自己找死。”

    “傻年年有,今天特别多,翔少又要大发神威了。”

    一群手下不住的拍着黄翔的马屁,元丹境七重天,的确称得上是一代高手,寻常的修炼着,能够达到元丹境的,便绝非易事,像黄翔这样的高手,更不会是籍籍无名之辈。

    “一群脑残。”

    张天泽冷笑一声,摇了摇头,这些小喽啰,元丹境二三重天,在他眼中,几乎是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即便是这个元丹境七重天的黄翔,他也额未曾放在眼中。

    “多谢好意,不过你还是走吧,你不是他的对手。”

    云玲珑低声说道,似乎不想拖累张天泽,她倒是并没有小看对方的意思,只不过这个时候,连自己都束手无策,张天泽凭什么跟黄翔叫板呢?

    毕竟,实力代表一切,元丹境三重天与元丹境七重天,完全没有可比性。

    “装完逼就想走?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想要做英雄就要有被打成狗熊的觉悟,呵呵呵。”

    黄翔似笑非笑的看着张天泽,看他嚣张的不可一世的表情,自己就异常的兴奋,对付这些自以为是的狂徒,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他们活活折磨致死,看他们痛不欲生的表情,黄翔就会觉得相当的刺激。

    “是吗?我看你这副样子,倒是更像狗熊,从小难不成是吃狗屎长大的吗?”

    张天泽笑呵呵的说道,黄翔的脸色渐渐变冷。

    “在八百里西川,白马郡之中,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跟我说话。”

    黄翔怒视着张天泽,杀气腾腾。

    云玲珑与铁梨花对视一眼,两女都是面带惊色,这个家伙还真是不要命了,竟然主动挑衅黄翔,这不是找死吗?

    “所以今天,你必须要死。”

    黄翔昂首挺胸,一脸霸气的说道,元丹境七重天的威势,一展无余。

    “这个家伙不是被丹府通缉了吗?他怎么会在这里呢?姐姐,要不你还是趁机先走吧。”

    铁梨花低声说道,似有所思的看向张天泽。

    “丹府通缉,重金悬赏,他却能够在这个时候挺身而出,你让我一个人独自逃跑?梨花,你觉得我云玲珑是那种忘恩负义之徒吗?”

    云玲珑秀眉紧锁,皱了皱眉头,俏脸之上比起之前更加难看,冷哼一声,铁梨花值得讪讪一笑,不再说话。

    “这个人,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云玲珑对张天泽充满了好奇心,当初是什么样的动力能够驱使着他与妖族之女,双双逃离丹府,放着无限可能的未来,大好前程弃之不顾,却要当一个人人得而诛之的人族败类,为了一个女人,不管是情深意重还是为报君恩,云玲珑知道这都是一件可歌可泣的事情,世人只看到了张天泽背离了丹府,却根本不知道他为此付出了多大的代价,究竟有多少人会在乎他为什么会离开丹府,成为丹府通缉的贼子呢?

    这些或许都不重要,但是至少对于云玲珑而言,张天泽的为人,却让她十分的敬重,男人如此,当顶天立地,女人如此,当夫复何求。

    “想让我张天泽死的人有很多,但你还没这个本事。”

    张天泽嗤之以鼻的说道。

    “什么张天泽?”

    “他是张天泽?真的假的?不会吧?”

    “张天泽不是被丹府通缉的那个家伙吗?据说他可是人族败类啊,通叛妖族,那可是相当大的罪名啊,丹府重金悬赏,没想到竟然让咱们给遇到了。”

    “发达了公子,这一次咱们只要抓住了这个张天泽,丹府一定会重重有赏的,哈哈哈。”

    黄翔手中小弟一个个都是欢呼雀跃,十分的兴奋,看向张天泽就是一个闪闪发光的聚宝盆一般。

    “张天泽?我管你是什么东西,越过了那道大龙山,就是我白马郡的地盘了,就算是丹域也管不着,不过你小子竟然是丹府想要捉拿的人族败类张天泽,今日我就将你绳之以法,为天下人讨回一个公道,哈哈哈,我黄翔也做一回大英雄。”

    黄翔大笑着说道,深厚之人更是不住的恭维他,一时之间,嚣张至极。

    “悲哀,实在是悲哀,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还以为自己捡到宝贝了。”

    小黑百无聊赖的坐在一块石头上,翘着猪蹄,优哉游哉的样子,对黄翔他们充满了同情,连自己都在张天泽手中败北,你们这不是找死吗?

    “一口一个人族败类,真是让我大开了眼界,既然你们都想要我死,那么我也只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张天泽手握重剑,一步跨出,剑指黄翔,战意凌霄。

    “张天泽——”

    云玲珑低呼一声。

    “小心……”

    张天泽回头看了云玲珑一眼,神色冷峻,心无旁骛,并非他非要做这个大英雄,只不过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且黄翔这种欺男霸女的流氓之辈,向来都是张天泽最为厌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