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八章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作品:《剑仙在上

    张天泽这一次可谓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但是这是他唯一的手段,能够绝处逢生,已经是实属不易了,置之死地而后生,彻底盘活了将死之局,张天泽虽然受尽苦累,但是也总算是死里逃生,捡回了一条性命。

    “这回你应该知道谁才是老大了吧?”

    张天泽忍着痛苦,一脸冷笑的看着悲惨无比的黑野猪,再过一会儿,它可能就要变成烤乳猪了。

    “哎呦……这位大哥,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你放我一条生路吧,身为妖兽,我修炼不易,一旦死了,那就一切都功亏一篑了,我还想有朝一日,踏上巅峰,求得永生呢。”

    黑野猪苦痛难当,连连求饶,生死只在眼前,它早就没有了之前的硬骨头。

    “不错嘛,还有一颗向往永生之门的心,我还真是小看你这头死猪了。”

    张天泽故作镇定,一脸淡漠的说道,支撑这天火炼神炉,他也是无比的艰难,这时候张天泽心头灵机一动,何不将这头黑野猪收服,化归己用呢?

    “我可以免你一死,总该师出有名吧?你该怎么报答我呢?”

    张天泽笑着说道。

    “你想让我做你的坐骑吗?不可能!我绝对不可能将自己的性命交到别人的手中,一旦与你签订主仆契约,你若死了,我也必死无疑。”

    黑野猪斩钉截铁的说道,双眼怒视着张天泽,充满了不甘。

    “那好,我现在就结果了你的性命。”

    “你……”

    黑野猪瞬间无语,这个人类已经下定了决心,这是它唯一的活路。

    “好,我答应你!”

    黑野猪无比低沉的说道,那一刻,它甚至觉得自己的尊严都是受到了极大的践踏,但是为了能够活下来,自己只能委曲求全,与这个实力远远不如自己的人,签订主仆契约,那样的话,他若是死了,自己也必定难逃厄运,而且自己是永远不可能违背它的意志,即便是他的实力永远只有元丹境,而他已经踏入更高层次,依旧要被张天泽牵着鼻子走。

    黑野猪心中百般不愿,可是为了能活下去,苟且偷生又如何,豪情壮志,亦不敌苟且之心。

    “这还不错,识时务者为俊杰,来吧,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坐骑了。”

    张天泽笑眯眯的说道,这一战,虽然自己伤势之重,非常的惨烈,但是同样是为了生存,否则的话也不会拿着自己的生命作为赌注,如果输掉了,那么死的人就是他了。

    黑野猪取出一丝心头之血,在张天泽与自己之间,画下契约,最终印在了张天泽的掌心之中。

    “我猪大黑愿以生命为引,与张天泽签订契约,一生一世,永不背叛,有违此誓,天地共弃。”

    “哈哈哈哈,好好好。”

    张天泽大笑一声,撤回了天火炼神炉,而那一刻,他也是踉跄着,脸色惨白,险些跌倒在地,浑身不断的颤抖着,嘴角却是长舒了一口浊气。

    “猪大黑,这名字真是霸气到爆啊,哈哈哈,以后你就是我的坐骑了,我就叫你小黑吧。”

    “我叫大黑,不叫小黑!”

    猪大黑怒吼道。

    “别忘了你是什么身份,再跟我大呼小叫,看我不抽你。”

    “你——”

    “你这也太大了,能不能变小一点。”

    张天泽眉头一皱,七八丈庞大的猪大黑,的确是太过惹眼了,自己以后总归不会带着这家伙招摇过市吧?

    猪大黑摇身一变,变成了普通的家猪大小,而且那凶猛的獠牙,也是收了起来,张天泽拍了拍那已经被自己烧没了毛发的猪大黑,心满意足的说道:

    “你看,这不就变成小黑了吗?”

    “…………”

    张天泽的眼皮,也在这个时候,变得越发的沉重,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坚持不住了,不管是精神力还是体内的元气消耗,都已经让他几近干涸,油尽灯枯,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卧槽,你别死了,你奶奶的,你不会想玩死我吧?我刚跟你签订主仆契约你就倒下去了。”

    猪大黑心中大呼上当受骗,如果自己能再坚持一会儿,是不是这个张天泽就先完蛋了?不过还是它先亮起了白旗,否则的话,早知道他已经是强弩之末,自己又何须担心呢?大不了再撑一会,半死不活,也总比跟这家伙签订了主仆契约要好的多。

    “不对,他要死了,我也活不成了,只是昏迷了而已。”

    猪大黑松了一口气,可是心中还是十分憋屈,自己本来就是来装个比,吃个人的,谁曾想还把自己给捐献了,这人类简直变态的令人发指!元丹境二重天,还真是个扮猪吃老虎的家伙。

    大雨瓢泼,风声呼啸,十里山火,渐渐歇去。

    大雨过后,当白逸醒来的那一刻,顿时间回首望去,已经是一片狼藉,十里空地,给人一种悲凉无比的感觉,张天泽的身影,早已经荡然无存。

    “张公子!不,这不可能!张公子!”

    白逸转身而起,脸色惨白,那头巨大的妖兽与张天泽全都消失了,结局可想而知,张天泽必然九死一生,甚至可能早已经失去了性命。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虽然我只看到了你的背影,但是我一定要找到你!”

    白逸美眸冰冷,杀机顿生,即便自己实力不济,在这凤鸣山深处,她即使一生一世,也要找到张天泽,找不到张天泽,她也要杀掉那恐怖的妖兽,一年不行就两年,两年不行就十年,十年不行,就一辈子!

    …………

    一处隐蔽的山洞之中,鼾声震耳,回响不绝。

    “呼噜噜——呼噜噜——”

    张天泽眉头一皱,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狠狠的揣在了一旁的猪大黑身上。

    “别睡了,小黑!”

    张天泽伸了个懒腰,颇有些倦乏,这一觉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睡了多久。

    小黑猛一激灵,顿时间站了起来,一脸幽怨的看着张天泽,虽然心有不甘,但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主仆契约,让他根本没有反抗的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