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五章 白逸的心思

作品:《剑仙在上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我就不信,你能一直这么强!”

    管平安咬紧牙关,颇不服气,但是他却忘记了自己的实力已经大打折扣,与张天泽的生死之战,他们本就处于被动之中,心中郁闷不已,被张天泽两度熬鹰,一再上当,如今终有一战,却变成了他们备受却牵制,身为元丹境六重天的高手,在管家也是地位尊崇,何曾受过这等窝囊气?

    最重要的是,他们偏偏还拿张天泽没辙,对方的霸体压制,令他们无能为力,体内元气已然断了补给,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任你十八般武艺,一身病痨,又有何用呢?现在的管平安等人就完全是一种有力使不出的感觉。

    张天泽趁胜追击,怎么可能给他们留手?之前自己被他们打压之际,险死还生,能够拼到这一步,完全是他自己的本领。

    “金身宝相!”

    张天泽如有神助一般,以神兵天降之姿,席卷长空,金身加持,霸体连环,势若金刚,无人可挡,简简单单的一剑,却蕴含着无穷的力量,天绝剑法,以‘绝’字当头,必定斩尽杀绝,不留丝毫生机。

    张天泽气宇轩昂,威震八方,四个元丹境六重的高手,已经变得捉襟见肘,步步为营,面对张天泽无休无止的狂暴战斗,他们的处境只会越来越艰难,而张天泽似乎永远不知疲倦,此消彼长,高下立判。

    “再这样下去,咱们都得死在这里,管兄,你快想想办法啊。”

    “是啊,我们可是元丹境六重天的高手,竟然栽在这个小王八蛋手中,我不甘心啊。”

    管平安此时比他们还要着急,但是事已至此,他又能有什么办法呢?张天泽占据着绝对的主动,令他们没有丝毫还手的余地,一剑一剑,荡漾开来,都有着绝灭天下的凶威。且不说他的一世英名尽毁于此,很可能折在张天泽手中,到那时候,可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还能怎么办,拼死一战吧,生死,各安天命。”

    管平安沉声喝道,冲锋在前,可是面对张天泽的重剑压迫,凌云之姿,所向披靡,接连败退之时,四个人全都是被张天泽重创,每个人的身上,都被重剑活活拍成骨折,重剑无锋,大巧不工,虽无利刃,却如重尺一般,磕着即死,碰着即伤,尤其是在他们实力接连受损的情况之下,张天泽宛如魔神,令他们噤若寒蝉。

    管平安连自己都顾不上了,更不要说那几个家伙了,现在他唯一的想法,就是逃出生天,因为张天泽势不可挡,他们已经无力回天了,再继续挣扎下去,恐怕结局只有一个,全都会折损在这里。

    “天刃神光!”

    管平安一击即退,与张天泽的绝情之间,碰撞在一起,铿锵有力,火光四射,管平安无心恋战,想要逃跑,但是张天泽怎么会给他这样,早就已经做好了完全准备,张天泽杀心已起,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也,也救不了他们。

    张天泽眼神冰冷,重剑肆虐,进退有序,可是管哲等人已经无力再战,深受重创之下,实力更是十不存一,张天泽霸体之威,横行无忌,没人能够挡得住他,左冲右突之下,一剑胜过一剑,气势无双。

    管平安被张天泽一剑拦住了去路,浑身汗毛竖起,冷汗直冒,脸色苍白,不禁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心惊胆战。

    “快跑!”

    管哲惊呼一声,四大高手,已经是人心涣散,实力不济,想要对付张天泽,已然是痴人说梦,反而是张天泽,一鼓作气之下,让他们进退两难,毫无一丝的还手之力。

    “想跑?哼哼,跑得了吗?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人若犯我,我张天泽必定不会让你好过。”

    张天泽凌天而起,绝情之剑,斩破红尘,管平安等人骇然失色,步步踉跄,已经完全被张天泽打的晕头转向,亦步亦趋,险些栽倒在地。

    不过四大元丹境六重的高手,也不是省油的灯,拼死反击,势必与张天泽斗争到最后一刻。

    毕竟他们的伤势跟消耗太大了,张天泽霸体在前,无人可撼,那种爆炸的冲击力,让他们的攻击打在张天泽的身上,似乎都是不痛不痒,毫无任何的伤害。

    张天泽以霸体之威,给他们好好上了一课,四个人全都是被重剑狠狠拍死,粉身碎骨,无一例外。

    张天泽不禁有些喘息,一口气抹杀了四个元丹境六重天的高手,连他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

    “奶奶的,终于把这些王八蛋全都给干掉了,总算是可以清静一段时间了。”

    张天泽一屁股坐姿地上,他倒是累的起不来了,而是七天七夜的拼死奔逃再加上这段时间备受追杀,心中十分的疲惫。

    白逸远远的望着张天泽,眼眶微红,嘴角带着一抹苦涩的味道,喃喃自语:

    “既然你没事,那我也就放心了。若没有我,你也不会落到这步田地,被逼入了凤鸣山之中,险象环生,差点死在这里。我若跟着你,你一定会被整个人族当成叛徒的,没有我,希望,你能够过得好吧。”

    白逸紧咬红唇,鲜血四溢,露出一抹妖冶的色彩,姹紫嫣红,美的倾国倾城,我见犹怜。

    但是在白逸心中,她明白自己就是一个扫把星,无父无母,被妖族所弃,承蒙张天泽待见,可是他付出的代价,却是有可能让整个人族将他推上风口浪尖,至少他得到的丹府第一之位,声名鹊起,名利双收,在现在看来,却已经变成了一个笑话,丹府的天丹阁被焚毁,那是他们极大的损失,势必不会放过张天泽跟自己的。

    冤有头,债有主,白逸不能够将自己的责任全都推到张天泽的身上,自己就是个拖油瓶,正因为有她,张天泽才不被人族所容纳,被丹府所追杀。

    自己一走了之,不辞而别,虽然会让张天泽心中不快,可是为了不毁了他,自己绝不能再跟他在一起,丹府是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的,那是丹府的尊严,更是丹府的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