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七十八章 敌进我退,敌疲我打

作品:《剑仙在上

    “就是这一刻。”

    张天泽眼神之中笑意凛然,刘中正败退之后,想要再度冲锋,可是张天泽的眼神,已经变换了色彩,恐怖的精神力,不断的倾泻而出,元丹境五重天的精神力,灵魂之强,即便是刘中正也是完全不及。

    “精神之刃!”

    这一刻张天泽已经等了太久了,在刘中正实力最为虚弱的时候,防御力最为低下的时候,那就会发挥出最大的效果。

    精神之刃,无形无影,张天泽转瞬之间,眼神凌厉如常,可是霎那间,恐怖的精神威压,便是弥漫当空,连杨琨都是脸色惊变,万万没想到张天泽的精神力会如此的可怕,就像是一个精神巨人,手握巨刃,凌空斩落,而刘中正则是毫无任何的抵挡之力,他的精神力在一瞬间崩溃,被精神之刃所碾压。

    “不,不——”

    刘中正怒吼一声,冲拳在即,但是他的双眼之中,却是渐渐失神,最终完全失去了光泽。

    张天泽踉跄而去,施展了精神之刃,他的状态也是极其的低迷,大汗淋漓,毕竟刘中正的精神力,也已经有了元丹境两重的威力,想要击杀炼丹师的灵魂,还是相当艰难的,像张天泽这样一击必杀,直接摧毁了刘中正的灵魂,还是实属罕见的,张天泽不遗余力的施展出精神之刃,就是要快刀斩乱麻。

    张天泽退后之间,杨琨也是为之一愣,刘中正死的太蹊跷了,但是他知道这个张天泽的精神力恐怖非常,自己也必定要加倍小心,绝不能精神失守,不然的话必定步上刘中正的后尘。

    不过这时候张天泽必然败退,现在就是斩杀他最好的机会,刘中正的身体早已经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对于杨琨来说,生死无异,只要能够摘下张天泽的项上人头,他就是最后的胜者,到时候丹府最强的考核弟子,非他莫属,而且斩杀张天泽,大快人心,势必会受到丹府重视,更重要的是,张天泽已经是臭名卓著,他杀了张天泽,就是神州大陆之上的英雄人物,这笔买卖,简直不要太划算了。

    张天泽也早就已经算计好了这一切,想要一鼓作气拿下两人,是根本不可能的,张天泽只能避其锋芒,修生养息,以战养战。

    说白了,拔腿就跑,不给杨琨留下半点机会。

    张天泽施展行字诀,连续奔逃,在山林之间,穿梭而过,速度完全不减,虽然实力备受打压,伤势不轻,不过张天泽逃跑起来,却毫不含糊,不足一炷香的时间,杨琨就再一次被甩在了后面。

    “你这个胆小鬼,有本事出来与我一战!”

    杨琨怒吼连连,一个月的时间,露宿风餐,紧追不舍,屡屡被张天泽逃跑,杨琨即便是再好的耐心,也要被磨没了,而且刘中正已经死了,自己只剩下孤身一人追杀张天泽了。

    杨琨孜孜不倦,正是因为斩杀张天泽能给他带来的受益实在是太大了,不可估量的,自己很可能会因为斩杀张天泽,名扬天下,日后平步青云,不在话下。

    可是张天泽滑不溜秋跟泥鳅一样,跑得实在是太快了,屡屡失手,杨琨已经有些暴躁起来。

    想要正面决战,那是不可能的,张天泽实力与其差距太大,而且现在又遭受重创,张天泽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尤其是面对杨琨这种道貌岸然之徒,甭管他黑猫白猫,抓到耗子就是好猫,张天泽斩杀了刘中正之后,只能迅速退去,不然的话就会让自己置身于困境,杨琨毕竟还是要比刘中正更强一线的。

    杨琨举目四望,但是周围哪还有半点张天泽的身影?这个时候,他早就已经逃之夭夭了,紧紧的攥着手中长刀,怒喝一声,挥刀斩断了一棵数百年的古树,重拳在握,心中的杀机愈发的强盛,恨不得将张天泽碎尸万段。

    “我看你能跑到哪去,天涯海角,我杨琨追定你了。”

    丛林深处,张天泽背靠大树,身上已经被血水与汗水浸透,面色沧桑,不断的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胸前起伏不定,十分的狼狈。

    张天泽一击即退,根本不与杨琨恋战,这才是真正的兵家之道,敌进我退,敌疲我打!

    “张公子。”

    白逸看着张天泽狼狈的一面,看在眼中,疼在心里,可是她却无能为力,张天泽的恢复能力非常强,可是她之前与张天泽经历过二番战之后,虽然斩杀了一些追击者,但是也受了不轻的伤,现在只能依靠张天泽自己一个人扛,内心既纠结又无奈。

    “没事,死不了。”

    张天泽笑道。

    “刘中正已经被我杀了。”

    “什么?”

    白逸心头一惊,没想到张天泽杀了刘中正,那可是元丹境四重天的高手,杀了刘中正还从杨琨手中逃出生天,张天泽实在是太变态了。

    不过白逸想到的,却是张天泽在战斗之中经历的痛苦与折磨,感同身受。

    “下一次,我的目标就是杨琨。”

    张天泽阴冷一笑,被这两个追了这么久,今天总算是报了一剑之仇,不过还剩下一个杨琨,张天泽也绝不会放过他的,而杨琨也必定不会就此罢休的,不用他找,杨琨自己就会找上门儿来。

    “我们不能再继续往前走了,不然即便他们杀不掉我们,我们也会被这凤鸣山之中的妖兽杀掉的。”

    白逸摇头说道。

    “没有选择了,我们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小姐姐,你连死都不怕,难道还怕妖兽吗?”

    张天泽道。

    “我不怕,但是我怕你为了我,深陷万劫不复。如今你已经没有了退路了。”

    “从今以后,不要再说这些话了,我若是贪生怕死之辈,会带着你一起离开丹府吗?”

    张天泽摇头说道。

    “我要突破了,小姐姐,为我护法吧。我必须抓紧突破元丹境,只有突破元丹境,我才能有希望斩杀杨琨。”

    “嗯。”

    白逸像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样,点点头,咬着嘴唇,与张天泽一块寻觅了一处隐蔽的洞穴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