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七十六章 一根绳上的蚂蚱

作品:《剑仙在上

    “你说得对,等我找到这个混蛋王八蛋,我一定要将他大卸八块,以解我心头之恨。”

    萧菲儿冷哼一声,转身而去,她怎么可能不担心,不相信他呢?自己出关之后,实力如今已经跨入了元丹境之列,她想要把这个好消息第一个告诉张天泽,可是结果,却让她听到这样的事情,她的心,甚至有些绝望了,一颗火热的心,四分五裂。

    萧菲儿现在甚至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到张天泽,一问究竟,他究竟是发了什么疯,究竟为什么要把自己的锦绣前程弃之余不顾,却让自己身陷囹囵,受世人唾弃,为了一个女子,难道真的值得吗?还是一个身份不明的妖女。

    “二小姐,一百个人眼中,就有一百个天哥,我想你眼中的天哥,一定不是这样的,给他一次机会,我相信他必有自己的苦楚。”

    周雨辰叹息道。

    “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哼,吃着盆里的,望着锅里的,看什么看,你也不是什么好鸟。”

    萧菲儿气不打一处来,张天泽自己做了那么些天怒人怨,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现在周雨辰还给他擦屁股,他替周旋,为他正名,这两个人,绝对都是一丘之貉。

    萧菲儿转身离去,心中气的不轻,她多希望眼前的这一切,都只是梦幻泡影,她多希望张天泽现在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跟她解释清楚,事实并不像他想象的那般。

    可是幻想终归只是幻想,萧菲儿走了,留下一脸懵逼的周雨辰,哭笑不得,摸了摸鼻子,脸色十分的难看。

    “我招谁惹谁了?”

    周雨辰屏息凝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眼神凌厉,无比的严肃,张天泽不再的这段时间里,周雨辰也是拼命修炼,如今实力已经达到了入元境巅峰,随时都有可能会踏入元丹境。

    “天哥,我相信你绝对不是那样的人,等我突破元丹境之后,我便去找你,你现在身边一定非常的孤独寂寞吧。”

    周雨辰喃喃着说道,不被世人所理解,张天泽从来都是一个我行我素,不在乎半点形象的人,他想做的事情,九头牛都拉不回来,至于是被世人所唾弃还是我行自我意,都没有人能够改变,但是张天泽却是一个有原则的人,所以他相信天哥绝不会像那些人以讹传讹,说的那般不堪。

    等他实力达到元丹境之后,必定会前去寻找天哥,与他并肩作战,现在的天哥,身旁根本没有人替他排忧解难,孤身一人,举目四望,必定连相信自己的人都没有。

    …………

    凤鸣山之中,十万里大山连绵无尽,甚至就连御空而行,都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古木参天,在绵延无尽的原始森林之中,充满了无尽的神秘与未知,很多地方,即便是丹域之中的强者,也未曾探秘过,神州大陆之上的未知之地,凤鸣山就是其中之一,虽然背靠丹域,但是它的神秘莫测,还是令人十分的向往,未知与浩瀚,再加上凤鸣山之中妖兽成群,不知道让多少强者,都是望尘莫及,不敢深入其中。

    张天泽退无可退,因为自从离开了丹府之后,自己也是备受追杀,虽然一路之上,过五关斩六将,张天泽也杀了不少人,可是杨琨与刘中正,却是最为难缠的,张天泽在他们两个手中,接连战斗了数次,最终都是败退而去,不过好在张天泽的行字诀速度极快,尤其是在这遍地荆棘的原始大森林之中,身法无法施展,行字诀的恐怖,被张天泽施展到极致,他们根本追不上。

    可是张天泽知道,在杨琨与刘中正的身后,必定还有着更多的人在追杀他,放走了纵火天丹阁的妖女,张天泽与白逸共同进退,已经让整个丹府,甚至是神州大地之上,越来越多的人对张天泽充满了怨恨。

    “咳咳——”

    张天泽咳出了两口鲜血,脸色十分的难看,眼神之中布满血丝,近一个月的时间,他大大小小已经战斗了十余次,杀敌不少,每一次也都是险象环生,白逸站在一旁,紧紧的抓着张天泽的手,美眸之中闪烁着一丝心疼,如果不是为了自己,张天泽何至于变得如此狼狈,深受重创。

    “你没事吧,张公子?”

    张天泽不断咳血,伤势也是十分的严重,不过好在没有性命之虞,再加上他的金身霸体,恢复能力极强。

    “如果不是我,你一个人早就已经走了,何苦在这荒山野岭之中,备受逐鹿杀伐之罪,苦寒交迫,命悬一线。一切,皆因我这个不争气的妖女。”

    白逸泪眼朦胧,牙关紧咬,无比的自责。如果不是为了她,张天泽早就已经逃之夭夭了。

    “你我早就已经是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了,还说这些做什么,你当真让我瞧不起你吗?”

    张天泽不以为然的摇摇头,眉头一皱。

    “对不起,张公子,你的大恩大德,白逸无以为报,没齿难忘。”

    “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个?唯今之计,咱们能够逃出生天,才是重中之重。”

    张天泽笑着说道。

    “无以为报,那还不如以身相许呢?”

    白逸脸色一红,心头一颤,抓着张天泽的玉手,也是微微有些火热,一时之间,羞怯万分,虽然之前与张天泽百般调戏,但是这一刻,却不同以往,因为她已经动了情。

    张天泽眼神之中,目光柔和,白逸虽然看似放浪形骸,但却是个极为矜持的女子,率真,坦然,只不过她的心,似乎不愿意对任何人展开一样,即便是这么长时间以来,两个人相依为命,不断奔逃,可她似乎还是对张天泽畏首畏脚,不是不信任张天泽,而是她的性情使然。

    “若张公子不嫌弃我是狐媚之族,那么小女子怎敢有丝毫的违背。”

    白逸羞红着脸蛋儿,春风如面,喜不自胜。

    “从此以后,白逸生是张公子的人,死是张公子的鬼。”

    张天泽眉头紧皱,脸色阴沉,白逸以为张天泽不愿意,可是这个时候,张天泽却挥挥手,示意她不要说话。

    “他们追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