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六十三章 一山更比一山高

作品:《剑仙在上

    “请诸位前辈好好看看,这究竟是不是你们眼中的下品元级丹药,如果这是一颗中品元级丹药呢?”

    张天泽笑道。

    “若是中品元级丹药,自然是你赢了。”

    姜别鹤说道,眼神一亮,再度看向那颗丹药,浑身一颤,脸色却是极其的严肃。

    “这……这真的不是下品元级丹药。”

    姜别鹤倒吸了一口冷气,没想到所有人都是为之一惊,难道他们所有人都看走眼了?

    “这难道不是下品元级丹药,筑元丹吗?”

    黄丹堂堂主眉头一皱道。

    “不是,不知道你们可否记得,当初在一场丹药论道之时,府主曾经提起过,有一种丹药,与筑元丹极其的相似,但是却比筑元丹恐怖无数倍。可是,这种丹药,早就已经失传了。”

    姜别鹤也是不敢相信。

    “是霸元丹!中品元级丹药,霸元丹!”

    顾通天的话,让五堂之主与诸多的炼丹师,都是呼吸一滞,五堂堂主的脸色,也都是彻底的变了。

    “我记得,府主曾经说过,那霸元丹与筑元丹十分相似,但是霸元丹却能够完美筑基,让修炼者在跨入元丹境之时,获得最恐怖的筑基效果,即便是普通的上品元级丹药,都是远远不如。”

    黄丹堂堂主的话,让全场无不骇然,尤其是顾通天,脸色有些尴尬,无奈的摇了摇头,连他都是看走眼了。

    “这的确是九纹的中品元级丹药,张天泽,丹府考核第一,实至名归。是老朽看走眼了。”

    顾通天的话,使得每个人都是变得无比震撼,这场曲折无比的丹府考核,让所有人的心,都变得激荡起来,最终的结果,依旧是一波三折,吊足了胃口,连丹府长老,都甘愿认错,九纹中品元级丹药!甚至超越了一些上品元级丹药,完美的九纹,让人无言以对。

    “这不可能,不可能……”

    杨琨脸色惨白,踉跄着后退两步,他不甘心,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

    没有人比蓝丹堂的堂主田渤更加的尴尬与苦涩,但是这个时候,在确认了张天泽炼制出来的是中品元级丹药霸元丹的那一刻,他知道,杨琨已经输了。

    “姐姐真想给你一个大大的香吻啊。”

    白逸眼神连闪,对于张天泽,眼犯桃花,十分的中意。

    “我们都输了。”

    夏骆一脸颓然的说道,身旁的管云潮也是面色僵硬,张天泽最终还是笑到了最后,幸亏他们聪明,否则的话就要被阉割了。

    “真是一山更比一山高啊,杨琨,看样子你的炼丹水准,不过如此嘛,呵呵。”

    刘中正冷笑着说道,张天泽获得了最终胜利,丹府考核第一,至少他的死对头杨琨,没能笑到最后,否则的话日后自己还指不定怎么被他白眼呢。

    杨琨紧紧的攥着拳头,眼神恶狠狠的盯着张天泽,心中的恨意,无以言表,怒火喷薄,甚至将他的胸膛都燃烧起来一般。

    “你可能,连个垃圾都不如。”

    张天泽看向杨琨,杨琨咬牙切齿,浑身颤抖,但却根本无言以对,张天泽的九纹丹药,给他狠狠的上了一课,这一刻,他会永远记在心里的。

    许丹青与姜别鹤长舒了一口浊气,相视而笑,张天泽的成功,让他们两个也是喜不自胜,这个时候,张天泽才是真正的天选之子,万众瞩目,整个圣碑广场之上,所有人的目光,都为他而亮。

    无尽的掌声与欢呼声之中,张天泽并未迷失自己,万人空巷的圣碑广场之上,那是他站在丹府考核第一名的巅峰,受尽荣耀,睥睨天下。

    “张天泽,你果然有些本事。”

    陈落雁意味深长的看了张天泽一眼,转身离去。

    “好小子,你可是将我逼上了悬崖啊,若真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是必定不会饶过你的。”

    顾通天拍了拍张天泽的肩膀,张天泽也是苦笑一声,那个时候,他已经没有选择了,顾通天一句话,镇压了五堂堂主,给张天泽足够的时间去解释,但是万一张天泽还是失败了,那么就连顾通天也必定不会容情与他的。

    毕竟,丹府的荣耀,高于一切,不过最终张天泽果然是不负众望,虽然自己在这么多人面前承认错误,不太光彩,但是总归不是什么大事,张天泽炼制出九纹级别的中品元级丹药,这丹府考核第一之名,才算是实至名归的。

    “恭喜了,天泽,你可是给咱们蜀山挣得了大光彩啊。哈哈哈。”

    许丹青紧紧的抱了张天泽一下,激动不已,丹府考核第一,他当初几乎是不敢想的,只要张天泽能够进入丹府之中修炼,就已经是祖坟冒青烟了,可是谁曾想张天泽竟然给他夺得了一个第一,这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

    “什么叫你们蜀山?日后天泽也是我们丹府的宝贝疙瘩了。哈哈。”

    姜别鹤也是打趣着说道,张天泽不禁莞尔。

    荣耀过后,张天泽的心情虽然此起彼伏,但是终归不是那种贪慕虚荣之辈,这丹府精英考核第一的分量,还是相当不低的。

    “如果师傅能够看到就好了。”

    张天泽心中喃喃着说道。

    “得了第一,不应该高兴才对吗?怎么?是在发呆想小姐姐我吗?”

    白逸的调笑,让张天泽脸色一红,苦笑一声,当初他们两个的确是生死搏杀,但是自从白逸救了他一次,张天泽也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这个精灵古怪的家伙,她的每一次出现,似乎都让自己十分的谨慎,不过她的话,听着也是十分的束缚,虽然从来都是不着调,充满了调戏,但是被一个如此惊才绝艳,貌美无双的大美女调戏,也不是人人都有的福分。

    “你想多了。”

    张天泽瞪了白逸一眼,跟着许丹青转身离开,留给了白逸一个令人浮想联翩的背影。

    “还从来没有人能够逃出我白逸的手掌心。”

    白逸微微一笑,诡魅而妖娆,却是对张天泽更加充满了好奇之心。

    翌日,丹府考核前二十之人,也都是出现在了圣碑广场之上,因为接下来他们就要进入被誉为丹府圣地质疑的天丹阁,寻找属于自己的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