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九章 目中无人

作品:《剑仙在上

    黄昏斜阳,倚落青山,丹火冲霄,云烟四起。

    圣碑广场之上,依旧是人声鼎沸,数以百计的炼丹师,专心致志,一心炼丹,为了自己的希望跟梦想,没有人有丝毫的懈怠,即便是一次次的失败,一次次的努力,都以失败而告终,但是他们的眼中,依旧带着百折不挠的决心与信念。

    “成功了,我成功了。哈哈哈!”

    有人欢呼雀跃,炼制出了生平最好的丹药,但是依旧不肯停歇,因为只有更努力,炼制出更好的丹药,他们才有可能进入丹府之中修炼。

    “唉,失败了,再来!”

    更有人满脸愁容,只能整理心情再出发,即便是一次次的失败,依旧毫不气馁,三日时间还未到,他们有的是机会,只要不放弃,就一定能够炼制出自己满意的丹药。

    人间百态,每个人都期望着自己能够炼制出最完美的丹药,不过谁都清楚,如果是初品的元级丹药,不达到七纹之上,是不可能受到瞩目的,可是炼制出七纹丹药,又岂是那么容易的?即便是你能炼制出中品元级丹药,想要将其品质提升,达到七纹丹药,也是极其艰难的。

    两日时间已经过去了,很多人的炼丹都已经接近了尾声,时至第三日黄昏,张天泽依旧还没有动,始终都是默默的盯着手中的清虚草,紫羽凤鸟的妖兽内丹,以及二十余种珍贵的草药,这两日时间里,张天泽看似平静,不动如山,但是他却是对每一种药材都已经是细细推敲,了如指掌。

    “这家伙搞什么鬼?还不炼丹?难道是要放弃了吗?”

    “谁知道呢,估计是被吓傻了吧,呵呵呵,这么多的天才云集,知道自己可能无法进入丹府修炼,怯场了吧。”

    “没准儿,丹府七堂之中,这七个炼丹师,实在是太厉害了,简直就是惊为天人啊。”

    “那可不,这时候还不炼丹,也不知道这个蜀山张天泽,究竟是怎么想的。”

    周围,一重重的雷云逐渐密布,不少的炼丹师,都是已经最好了最后的成丹准备,只要融合完成,那么丹药一经问世,势必会惊动不少人的。

    “成了!”

    管云潮眼神一脸,手中紧紧的控制着火焰,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他的中品元级丹药,马上就要成了。

    轰——

    一声烈火喷薄之声,陡然响起,管云潮手中的炼丹炉已经是被炸裂开来,他的脸色也是十分的难看,不过他手中的丹药,却是完好无损,一颗光彩夺目的丹药,赫然出现在其手中。

    “一纹,两纹,三纹……七纹!七纹的中品元级丹药,哈哈哈,我终于成功了。”

    管云潮一声爆喝,兴奋无比,手握着丹药,无比的振奋。

    “不错,不愧为丹域七大家族之一的天才少年,好好好。”

    就连丹府七堂之中的堂主,也是拍手叫好,毕竟,管云潮是第一个炼制出七纹中品元级丹药的人,无数人都是为之惊呼,十分的感叹,虽然管云潮输给了张天泽,颜面丢进,但是他的本事却是不可忽视的,身为丹域七大家族之中管家的少年天才,他的天赋,毋庸置疑。

    “给我凝!”

    夏骆也是紧紧的把控着手中丹炉,脸上大汗淋漓,为了炼制出这丹药,他可谓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下一秒,当夏骆从丹炉之中取出丹药的时候,管云潮也是翘首以盼,同样是一颗中品元级丹药,与他的丹药,一般无二,也是七纹丹药,现场再次响起一阵热烈的欢呼与庆祝之声。

    “夏小哥,真有你的。”

    管云潮没想到夏骆的本领也是如此的不凡。

    “彼此彼此。”

    夏骆与管云潮对视一眼,两个人都是对自己的丹药有着绝对的信心,到时候就看评论席的诸位丹府大人,如何评判了。

    两人看了张天泽一眼,对方才刚刚开始动手,引来了两人的一阵白眼。

    “你要是觉得自己不行了,就放弃了,咱们丹府可不是什么歪瓜裂枣都能够进得来的。”

    管云潮环胸而立,傲气十足,毕竟他已经炼制出了七纹的中品元级丹药,迄今为止,还没有人能够超越他。

    “之前或许也就是瞎猫撞上了死耗子,恰巧他正好走了狗屎运而已,现在连炼丹都怯手怯脚的,还装什么大尾巴狼?哼哼。”

    夏骆更是无情的贬低着张天泽,之前张天泽可是一次又一次的坑了他们,现在三日时间已经接近了尾声,张天泽还是没有炼出丹药来,他们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对其一顿冷嘲热讽。

    很多人都是不禁怀疑,张天泽是否真的有这样的本事?之前难道真的只是他运气好吗?毕竟,现在可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谁能够炼制出的丹药更好,谁就更胜一筹,没有那么多的条件制约,拿出自己的强项完美发挥,对于很多专精的人而言,可都是好机会,可毕竟张天泽的实力摆在那里,真能够炼制出超越夏骆与管云潮的七纹中品元级丹药,可不是儿戏。

    “敢不敢打个赌?谁输了,谁就挥刀自宫?”

    张天泽手中有条不紊的整理着药材,终于开始准备炼丹,笑眯眯的看着夏骆与管云潮。

    两人不由自主的感觉裤裆一凉,冷风嗖嗖,却都是闭上了嘴巴,一言不发。

    “看你能炼出什么玩意儿。”

    夏骆虽不说稳操胜券,但是却也对自己炼制的丹药信心十足,张天泽想要炼制出超越他的丹药,绝非易事。

    “一群乡下来的土包子。看来你们是不知道什么是天高地厚!”

    刘中正冷眼看向夏骆与管云潮等人,七纹丹药,就值得如此炫耀了吗?那就让你们开开眼。

    刘中正神色严峻,稳如泰山,掌心之中,火焰熊熊,给人一种极大的压迫之感。

    在他眼中,即便是丹府七堂之中走出来的人,也同样不是自己的对手,丹域七大家族的管云潮,甚至八皇子的亲信夏骆,都不在自己的目标范围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