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七章 老子哪里小了?

作品:《剑仙在上

    夏骆与管云潮的脸色极为阴沉,因为他们手中的五百万上品元石,马上就要变成张天泽的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谁会拿自己的名声开玩笑?就算是管云潮再不爱惜自己的羽毛,那对于管家而言,也是极大的损伤,势必会有无数人对管家指指点点,这种被人戳脊梁骨的事情,管云潮是绝对不会做的,哪怕被家族痛骂一顿,甚至身份地位都是遭到了极大的打压,但是管云潮依旧还是凑齐了五百万上品元石,只不过日后自己可能就要节衣缩食,省吃俭用了,再也不可能有富家公子爷的姿态了。

    夏骆也是苦不堪言,自己在丹域没有底蕴,靠着八皇子的生命,在管云潮的帮助之下,也是磕磕绊绊,凑齐了五百万上品元石,如果这个时候灰头土脸的跑路,那么可能他就要背负一世骂名了,甚至会让八皇子都被拖下水,令其身份地位,备受唾骂,这是夏骆不敢去赌的,毕竟他此次前来丹域,是顶着八皇子的名声而来,如果能够在丹府之中占据一席之地,对于八皇子而言,也是有着极大的帮助。

    “五百万,给你。”

    夏骆与管云潮都是极不情愿的将手中的乾坤戒给了张天泽,张天泽接过了乾坤戒,轻点一番,正正好好,一千万上品元石,不多不少。

    “不错不错,这回要不要再赌一把?看谁能获得最后的胜利。”

    张天泽笑眯眯的说道,拿着沉甸甸的元石,那可是整整一千万上品元石啊,当他真正将那么多的上品元石握在手中的时候,张天泽才知道那是多么大的一笔财富,忍不住怦然心跳。

    “哼,你自己玩去吧,老子没心情。”

    管云潮牙关紧咬,转身而去,这个时候再跟张天泽去赌,怕是赔的棺材本儿都得输掉。

    “小气鬼,不就输了五百万嘛,切。”

    张天泽满脸的不屑,管云潮与夏骆对视一眼,差点一个趔趄栽倒在地,你大爷的,五百万上品元石,你当是五百块吗?这么大的一笔财富,让他们彻底倾家荡产,裤衩都输掉了。

    “你就是张天泽?”

    一声冰冷的声音,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张天泽身旁。

    一个面容冰冷,冷峻十足的青年,束手而立,满脸的霸气,似乎对张天泽颐指气使,居高临下。

    “你是谁?我们认识吗?”

    张天泽冷漠道,一个自以为是的家伙而已,张天泽也压根就没放在心上。

    “紫丹堂,刘中正!很快,我们就要认识了。听说你很强,不过有我在,你休想得到血皿方罍。”

    刘中正沉声说道。

    张天泽眉头一皱,这个家伙的实力,怕是已经有了元丹境四重天,实力着实不俗,丹府的绝顶天才,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没兴趣。”

    张天泽转身离去,霎那之间,刘中正愣在原地,难以置信的看着张天泽,旋即怒火冲霄,脸色阴沉到了极致。

    在整个丹府之中,还从来没有人敢跟他这么说话,这个张天泽算什么东西?听说他在昨天的考核之中,声名鹊起,自己才想看看这家伙究竟是何方神圣,可是没想到竟然直接吃了闭门羹,对方在听说他是紫丹堂的天才弟子之后,竟然直接选择了无视他。

    “混蛋!我一定要会让你尝到我的厉害!”

    刘中正脸色别提有多难堪了,这么多年来,在丹府之中,他虽然不说一骑绝尘,领袖群雄,但是也是赫赫有名的存在,即便是紫丹堂的堂主也是对他寄予厚望,在丹府之中,声名斐然,张天泽算什么东西,敢如此对待自己?

    “听说,你炼制出了八纹丹药?”

    张天泽还没有走远,另外一个消瘦的男子,也是跟了上来,气势不俗,张天泽心中了然,多半又是丹府七堂之中的天才弟子,跑到自己面前来找存在感的。

    “是又如何?怎么,你想拜我为师吗?抱歉,我不收垃圾。”

    张天泽嗤笑道。

    “拜你为师?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你又算什么货色?我需要拜你为师吗?”

    黑袍少年一副眼高于顶的姿态,也是未曾将任何人放在眼中。

    “日后,我劝你离陈落雁远一点,你配不上她。”

    黑袍少年的话,让张天泽一头雾水,眉头紧皱,自己跟陈落雁怎么了?难道他娘的老子说句话也要跟你们打报告?这群自以为是的天才,简直都是智障。

    “我就喜欢她,怎么样,你能拿我怎么样?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陈落雁人长得那么漂亮,冰清玉洁,爱美之人,人皆有之,难道只许你喜欢他,就不行别的男人多看她一眼吗?”

    张天泽一脸严肃的说道,黑袍少年与他四目相对,杀机毕现,似乎比起深仇大恨的仇敌,都要更加的刻骨铭心。

    “我不喜欢比我小的男人。”

    陈落雁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张天泽的身边。

    张天泽一愣,脸色通红,握草!你来的也太是时候了吧?你不会真的以为我喜欢你吧。

    “落雁,这种男人根本不值得你喜欢,实力如此之低微,论起炼丹之术,我哪点不比他强?”

    杨琨的脸上堆满笑容,但是这一刻,陈落雁却已经是飘然而去,留下了一脸懵逼的张天泽,还没等他解释,陈落雁就已经走了,张天泽无比的郁闷,老子哪里小了?

    “看到没有,你根本不是落雁喜欢的类型。”

    杨琨撇撇嘴,转身而去。

    张天泽一脸无奈,这陈落雁的狂蜂浪蝶,都已经把他当成了假想敌,自己招谁惹谁了?谁句话就有奸情了?

    张天泽一步跨出,追上了陈落雁。

    “陈落雁,你等等。”

    张天泽一脸严峻之色。

    “我说过,我不喜欢比我小的男人。难道这还不够清楚吗?”

    陈落雁一脸淡漠之色,欣赏归欣赏,甚至还有些嫉妒,但是陈落雁对于张天泽却并没有男女私情,仅仅只是欣赏而已。

    “你误会了,我不是那么意思,我刚才说的那些话,都是说给那个混蛋听的。”

    张天泽一脸无奈。

    “你们男人之间的争风吃醋,跟我无关,除非你拿下第一,或许,我会考虑一下。”

    陈落雁莞尔一笑,眼神之中的玩味之色,让张天泽越发的苦恼,大姐你能不能听我解释一下?你就这么自我感觉良好吗?你就一点都不想听听我内心之中的想法吗?

    你听,一千万只草泥马在奔腾……

    越解释越糊涂,越抹越黑,张天泽刚才那番话,说的慷慨激扬,义正言辞,陈落雁听在耳中,怎么可能会不当真呢?

    两个男人争风吃醋,她并不想参与其中,成为男人们争名夺利的工具,她要证明自己不必任何男人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