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二章 宛如魔鬼一般

作品:《剑仙在上

    哗——

    一石激起千层浪!

    整个圣碑广场都已经是变得无比的寂静,鸦雀无声,心中怦怦直跳,似乎都在为张天泽感觉到窒息。

    第九重,传说古往今来,神元境之下的炼丹师,从没有一个人,能够越过圣碑第九重门户,其中的凶险,可想而知,圣碑的精神力压迫,是他们完全不敢小觑的,即便是一些丹府之中的炼丹高手,都未必能够跨越第九重门槛。

    “他疯了?竟然想要冲向第九重门槛,这不是纯属找死吗?”

    “太膨胀了,张天泽简直太狂妄了,这场豪赌,他本来已经赢了,现在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挖坑吗?”

    “年轻,终归还是年轻啊,不知天高地厚,他还不足元丹境,小小年纪,天赋异禀,只可惜,现在的他,已经狂妄的无法无天了。”

    在世人眼中,张天泽已经是踏上了死亡的深渊,因为没有人能够经得住如此恐怖的精神力威压,这就是在跟死神抗争,结局只有一个,死无葬身之地。

    “混蛋,张天泽你个小王八蛋,你也太冲动了。”

    许丹青踉跄一步,险些栽倒在地,脸上写满了惊容,苍白无血,他心中甚至充满了愧疚,是自己将张天泽带到这里的,不过最终张天泽却溃败于此,甚至有可能成为傻子,即便活下来,也必定会精神崩溃,形同废人,形如行尸走肉一般。

    许丹青屏息凝神,可是他还是不敢去看那一幕,因为结局已经注定。

    顾通天与姜别鹤等人,都是默默的摇头,张天泽这一去,注定有去无回,皆因他的狂妄与自负。

    “真是不自量力,自己有几斤几两不清楚吗?竟然还想要一飞冲天?呵呵呵,贪心不足蛇吞象。”

    此时最高兴的人,莫过于夏骆与管云潮了,他们原本以为这一百万上品元石已经输掉了,面子也丢了,注定会被人耻笑,沦为笑柄,但是没想到最终的结果,竟然让他们惊掉一地下巴,张天泽勇往直前,不自量力,就相当于张天泽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坑,自己跳了进去。“看来咱们的一百万上品元石,彻底省下了。”

    管云潮激动不已,如果卖掉自己的部分家当,那么他肯定会过的相当结局,上百万上品元石,即便是对于他这个世家子弟也不是一笔小数目。

    但是张天泽却是不为所动,在所有人都以为他必死无疑,至少也会变成傻子的时候,他却是一步登天,踏上了第九重门槛,他就是要一口吃成一个胖子,他就是要举世皆惊,他就是要让管云潮与夏骆,身败名裂,永无翻身之日。

    要做就做独一无二的那一个,张天泽眼神犀利,一山不容二虎,陈落雁与自己并肩而立,他肯定不会选择停滞不前,固步自封,这时候只要自己能够再进一步,那么管云潮与夏骆,就是每个人五百万上品元石,既然他们把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儿上,张天泽肯定不会让他们失望的,所以这一步,他一定会迈出去的。

    恐怖的精神力,如同潮水一般,一次次袭来,张天泽脸色十分难看,面对着这第九重门槛的圣碑压迫,精神力让他毫无还手之力,张天泽就感觉那恐怖的精神力,似乎就像是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一般,实在是太可怕了。

    “好恐怖的精神力。”

    张天泽内心凛然,这股精神力,无孔不入,压迫之势,席卷而来,张天泽感觉自己的精神力就如同醍醐灌顶一般,但是接踵而来的强势压迫,却让他呼吸凝滞,险些直接被这精神力所压垮。

    张天泽眉头紧锁,眼神深处,也是充满了凝重之色。

    “精神之刃!”

    张天泽催动精神之刃,开始绝地反击,面对那恐怖的精神力压迫,他只能奋起反抗,以精神之刃抗衡,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精神之刃不断的冲击着,与那圣碑之中传来的恐怖精神力,不断交织在一起,甚至浑身上下,都变得越发极其的痛苦,但是张天泽却依旧毅然决然的站在那里,没有丝毫的退却,勇者无惧,战者为雄。

    张天泽冷眼睥睨,气势如龙,这一刻,他终于是登上了绝颠,站在了第九重门槛之上,会当凌绝顶!

    全场哗然,每个人都是傻眼了,愣在那里,一言不发,激动的心情更是久久难以平静。

    这不会是真的吧?不知道多少人狠狠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这一幕,这一刻,全世界似乎都寂静了。

    天才!妖孽!怪胎!

    “这家伙还是人吗?他到底是什么来头?我已经被他征服了。”

    有人一脸崇拜的看向张天泽,尤其是无数的女子,更是对张天泽投去爱慕的眼神,这简直就是天神下凡,无可比拟,入元境九重天,精神力竟然能够达到这么恐怖的境界。

    “小伙子,小姐姐我似乎真的恋爱了。”

    白逸舔了舔性感魅惑的鲜红唇角,似乎恨不得将张天泽一口吃掉,这绝对是举世罕见,这可怕的精神力,很可能会将他们横扫,无人能敌。

    陈落雁秀眉紧锁,她知道自己遇到了真正的对手,眼神之中迸发出来的战意,更是让她浑身上下,都已经变得血脉沸腾,虽然嘴上没有说,可是陈落雁已经牢牢的锁定了张天泽,这个人,将会是自己最强的对手,没有之一。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管云潮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面如死灰,五百万,那可是五百万上品元石啊,自己就是倾家荡产,也拿不出这么多的上品元石啊,就算是变卖家财,估计能凑上一百五十万,都已经是极大的限度了,张天泽踏上第九重门槛,无视圣碑压迫,他的精神力,究竟是有多么的恐怖?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管云潮浑身颤抖,甚至眼泪都快下来了,五百万上品元石,他是根本赖不掉的,这是当着整个丹域之人说出来的,他怎么可能会食言呢?就算是砸锅卖铁,坑蒙拐骗,他也得把这笔钱还上,否则的话,他在丹域之中,将再无容身之处。

    管云潮看向夏骆,夏骆也是面如猪肝,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你看我,看我有什么用?五百万上品元石,我他娘的真的要去卖屁股了!

    “怎么样?两位,五百万上品元石,什么时候付清?这总算是没让二位失望吧?呵呵呵。”

    张天泽的笑容,在他们两个看来,宛如魔鬼一般,这他娘的也太可怕了吧,现在两个人再看张天泽的时候,一点脾气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