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四十九章 年少轻狂

作品:《剑仙在上

    管云潮完全无惧张天泽,这家伙简直就是太狂妄了,他恐怖还不知道这第七重门槛之上,需要承担多大的精神力压迫,那圣碑散发出来的精神力压迫,连元丹境级别的精神力,都无法等闲视之。

    “一言为定。”

    张天泽眼神之中精光闪烁,充满了战意,眼里满是小钱钱,这个时候,管云潮与自己的一场豪赌,震惊了所有人。

    “有没有搞错?太嚣张了吧?连我看不下去了,这家伙连元丹境都没有,还想要踏上第九重门槛,当我们丹府圣碑是吃素的吗?”

    “就是,原本以为管云潮这些人已经够狂的了,没想到这家伙更是目中无人。”

    “年少轻狂可以理解,但是你至少也要量力而行吧,这叫什么?这叫不自量力,不知好歹,切。”

    张天泽与管云潮之间的豪赌,也是让所有人都变得激动起来,毕竟这么好玩的事情,可是闻所未闻,这场豪赌,也是让他们打开了眼界。

    五百万上品元石!这是多么大的一笔财富啊!恐怕即便是神元境强者,也不能不为之动容。

    “怎么样,看你一脸不服气的样子,赌不赌?算你一个。”

    张天泽看向夏骆,夏骆一怔,心想这家伙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这不是摆明了找死吗?

    事出反常必有妖!夏骆虽然早有防备,但是张天泽连元丹境都没有,那么精神力的境界,是绝对不可能超越元丹境的,所以不要说第八层第九层了,就连跟他们平起平坐,怕是都不可能。

    “你以为我会怕你吗?好,我也跟你赌五百万元石。”

    夏骆昂首挺胸,沉声说道,目光直指张天泽,剑拔弩张。

    “不过,我倒是很好奇,这么多的元石,你如果没钱给的话?是不是就应该拿命来偿了?”

    管云潮笑吟吟的样子,充满了阴谋的笑意。

    “手脚随你选,直接抹了脖子,倒也干净利落。”

    张天泽耸耸肩说道,心中无比的激动,他的目光落在第八重门槛上,这将是他的新起点。

    “这小子这不是胡闹吗?”

    顾通天满脸的疑惑之色,喃喃着说道,以他的实力,想要冲上第九重门槛,那将要面对圣碑之上九成九的精神力威压,很可能会让他身陷囹囵,万劫不复的。

    “天泽啊天泽,你也太冲动了。”

    许丹青满脸愁容,张天泽的脾气他是知道的,那是一身霸气,狂妄无比,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他认准的事情,就算是九牛二虎也拉不回来。

    许丹青没想到自己还是没看住张天泽,一旦输了,那夏骆跟管云潮,绝对不会放过他的,输了元石事小,输了面子,输了志气,那就是一辈子沦为笑柄,永远也直不起腰杆来了。

    所有人都在期待着,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既然他已经跟管云潮与夏骆立下赌约,那么这一场豪赌,可是无数人见证,谁都不可能赖账的。

    “小家伙,你真是让小姐姐我越来越好奇了。咯咯咯。”

    白逸冲着张天泽抛了一个媚眼,眼神无比的犀利,张天泽这个家伙,让她刮目相看,这样狂傲不羁的男人,她还是第一次遇见,如果张天泽能够逆天改命,那么将会给所有人一个巴掌,不过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因为他的实力决定了他的精神力,是不可能超越元丹境的,而不超越元丹境,就不可能冲到第八重门槛,乃至于第九重门槛,第九重是需要元丹境巅峰的精神力才能够达到的,即便是很多神元境高手,也只能望尘莫及。

    陈落雁想了想,也没有继续迈出第二步,而是眼神复杂的望着张天泽,这个家伙会将自己逼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吗?没人会这么傻,可是他凭什么如此自信呢?

    “怎么样?做好准备了吗?在场之人,可都是等着看你创造奇迹呢,呵呵呵。”

    管云潮深吸了一口气,笑意连连,他要的不是一百万上品元石,而是张天泽的命!如果他没钱抵账,那么就只能用命来偿还了。

    “是啊,抓紧时间吧,我们还等着看你逆天改命呢,哈哈。”

    “装比过头了,就是傻逼了,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一看这个外来人,是如何在我们丹府栽跟头的了。”

    “这话说的怎么这么难听?人家可是人榜第一,蜀山霸体,入元境之中,那可是旱逢敌手的。”

    “呦呦呦,是嘛,但是入元境的实力,在咱们丹府精英考核的大比,就是垃圾,不堪入目啊。”

    众多嘲讽之声,无比的刺耳,矛头直指张天泽,因为他的嚣张跋扈,甚至让整个丹府之人都坐不住了,竟然要挑战第八重乃至第九重门槛,这不只是挑战管云潮,更是挑战他们丹域之中所有的年轻一代天才人物。

    “这家伙也太嚣张了,咱们丹域之中,可是好久没出过这样的人物了。”

    橙丹堂堂主一脸严峻的说道。

    “是吗?我看这就是自吹自擂吧,反正我是不信,他能够冲到第九重门槛,那不仅仅是精神力的强弱,更是身体的强弱,以他元丹境都不到的实力来看,这就是一个笑话,呵呵。”

    黄丹堂堂主也是不屑一顾。

    “哗众取宠而已,为了博人眼球,难登大雅之堂。”

    紫丹堂堂主也是摇了摇头,没有人看好张天泽,在他们眼里,张天泽只不过是在胡闹而已,令人不齿。

    “小家伙,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既然你能够如此信誓旦旦,自信十足,应该不会是信口开河,无的放矢吧。”

    唯独青丹堂堂主姜别鹤,对张天泽还抱有一丝希望,甚至可以说是幻想,如果张天泽败了,那可就丢尽颜面了,这无疑是在拿自己的未来去赌,姜别鹤自认连他也没有张天泽这样的魄力。

    张天泽深吸了一口气,他已经做好了准备,这个时候他完全无惧任何人,冲入第八重门槛,他完全有信心,但是能否一飞冲天,让管云潮与夏骆彻底闭嘴,让在场之人全都目瞪口呆,就看他能不能完成自我救赎,冲击第九重门槛,傲视群雄了。

    【小心,小天子开始做装逼了,大家赶紧捂上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