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四十八章 一场豪赌

作品:《剑仙在上

    越来越多的人,知难而退,真正通过第一重精神力考核之人,九百八十四人,但是第六重门槛之前,只有十余人,至于第七重门槛,每个人都是跃跃欲试,但是稍有失败的话,就可能会深陷万劫不复之地,到时候精神力被圣碑的压迫直接粉碎,结局可想而知。

    “我倒要试试看。”

    夏骆第一个不服,艺高人胆大,因为他现在还没有感觉到太大的精神力压迫,虽然那圣碑之上传来的压力,非常之大。

    夏骆一马当先,直接冲到了第七重门槛,那一刻,他的脸色极其的难看,浑身之上不断的颤抖着,脸上更是青筋暴起,嘴角的苦涩,溢于言表。

    “好强!这家伙究竟是什么来头?”

    “据说是大夏皇族之人,跟管云潮关系匪浅,应该也不是籍籍无名之辈吧。”

    “那看样子今天有好戏看了。”

    “据说这个人是八皇子的亲信,天赋异禀,实力精湛,这一次丹府的精英考核,也是志在必得。”

    夏骆一脸傲然,他第一个冲到了第七重门槛,自然是傲视群雄,虽然处境十分的艰难,而且精神力受到的压迫,不言而喻,那种痛苦凝重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我来也。”

    管云潮不甘示弱,跟着夏骆的身后,也是跨越而去,只不过他的脸上也跟夏骆一般十分难看,甚至精神力被压迫的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处境堪忧。

    “看来这第七重并没什么可怕的。”

    白逸眼神闪烁,美眸联动,一步跨出,直接冲向了第七重门槛。

    无一例外,每个人都已经感觉到了致命的压迫,他们的精神力受到了严重的制约。

    高阳长乐横跨而出,眼神也是极为的嚣张,被管云潮视为劲敌,实力也是不容小觑。

    四人全都是面色严峻,不苟言笑,甚至连呼吸都感觉到极为的艰难,处境越来越危及。

    魏世勋与褚长东也都是数次尝试,最终只得无奈放弃,因为他们两个的精神力没有达到元丹境,所以根本不敢去强行冲击。

    陈落雁气定神闲,风轻云淡,跨越了第七重门槛,圣碑的精神压迫,已经让他们随时都有败退的可能。

    一共五人,唯独陈落雁神情平淡,没有其余四人那么紧张,而且她的目光,也是直接看向第八重,所有人都是无比的骇然,难道这丹域第一奇女子陈落雁,竟然想要冲击更高的层次吗?

    陈落雁回首之间,目光落在张天泽的身上,张天泽也是非常的平静,并没有丝毫动作,不过他看得出来陈落雁眼神之中的挑衅,她十分的期待看到张天泽能够与她并肩而战。

    “张天泽,不行的话,我还是劝你赶紧滚回家种红薯吧,这丹府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来的地方,精神力这么差,能炼制出什么好的丹药?”

    夏骆嗤笑着说道,虽然十分的艰难,但是其表情却也显得尤为狰狞,对张天泽冷嘲热讽,不屑一顾。

    “是啊,你这点本事,连元丹境都不到,怎么可能跟我们斗呢?连元丹境的精神力都不够,还想炼制出好的元级丹药,痴心妄想吧,呵呵。”

    管云潮也是咬紧牙关,但是张天泽如今始终在第六重门槛,不敢向前迈出一步。

    对于张天泽来说,不是不敢,是不屑。

    “这小子的精神力,看样子是不足元丹境啊。否则的话,应该不会停在第六重门槛之前,止步不前了。”

    “呵呵呵,说的是啊,入元境都还不足,竟然也敢来参加咱们丹府的精英考核,看来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只有元丹境级别的精神力,才能够跨越到第七重门槛,看来这五个人,实力都不错啊。”

    “什么蜀山霸体?只不过都是噱头罢了,连元丹境都不如,能有什么本事?”

    圣碑之下,除却赤丹堂堂主燕云侠之外,丹府六大堂主齐聚于此,以顾通天为中心,全都是翘首以盼。

    “那倒未必,实力强也并不一定就能够炼制出好的丹药,精神力固然重要,但是炼丹的技术,同样是不可或缺的。蜀山霸体,人榜第一,虽然对于我们来说,这并不算什么值得称赞的荣耀,但是作为元丹境之下的小家伙,我还是比较看好他的。”

    姜别鹤淡淡说道,眼神凌厉,似乎在等待着张天泽一鸣惊人的那一刻。

    “那你恐怕要失望了,这几个人虽然天赋不错,但是跟我蓝丹堂的天才相比,恐怕就要略逊一筹了。”

    “那可未必,我紫丹堂的天才,也不是浪得虚名的,哈哈哈。”

    一众堂主,都是毫不客气,自吹自擂。

    “若不是占据着七堂精英的名额,你们七堂之中的弟子,未必就一定能够进入前二十,还是都老老实实的呆着吧。小心蹦的越高,摔得越疼。”

    顾通天笑呵呵的说道,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是不再说话,但是此时此刻,圣碑之下的精神力考核,也已经接近了尾声。事实上第一重精神力考核已经结束了,只不过谁才是真正的第一,始终都没有定论。

    “张天泽,你还是赶紧滚吧,丹府不是你能嚣张的地方,实力不济,在这装什么大尾巴狼?真是不自量力。”

    管云潮极尽嘲讽,让张天泽眉头紧皱,虽然明知道这家伙的挑衅,只不过是为了激怒自己,但是换做是谁,都会无比的愤怒,张天泽还没到无欲无求的地步。

    “既然你这么厉害,敢不敢跟我赌一把?”

    张天泽笑呵呵的说道,看向管云潮。

    “好啊,你说赌什么?”

    管云潮与张天泽四目相对,身在丹域,他又是丹蕴七大家族的绝顶天才,炼丹天赋毋庸置疑,精神力之强,也完全无惧任何人,张天泽竟然要跟他赌?管云潮早已经是求之不得。

    “如果我要是超越了你呢?踏上第八重门槛,你当作何解释?”

    张天泽信誓旦旦的说道。

    “哈哈哈,简直是痴人说梦,不自量力的家伙,你才入元境九重而已?不要说第八重门槛了,就是这第七重门槛,你都未必能够达到,更别说第八重了。你要是能超越我,跨上第八重门槛,那么我就给你一百万上品元石,你要能达到第九重,老子给你五百万。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