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四十七章 就看大家给不给面子了

作品:《剑仙在上

    参与丹府精英考核之人,远远超出了预想,足有近万人想要踏入那九重门户,鲤跃龙门。

    有句话说得好,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近万人想要试一试这九重门户究竟能不能让他们一飞冲天,但是这一重高过一重的门槛儿,却让无数人望而却步。

    三重门槛虽然不算高,但是却依旧是令无数人停滞不前,因为这关乎到他们的生死,圣碑之中散发出来的强大精神力,就是这九重门户的测试,一重高过一重,如果非要强行越过的话,很可能精神力就会彻底崩溃,变成傻子,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基本上不会有人去挑战这样的极限,真正有实力的人,通过这第一重考核,也是信手拈来而已。

    “这么多人,就是不知道有几个能够笑到最后,呵呵。”

    “丹府精英考核,每一次都会有人削尖了脑袋冲上去的,十年一度,过时不候,人生又有多少个十年呢?”

    “说得对,不管是追名逐利,还是为了自己的修炼,都无可厚非,谁能够成为最终的赢家,谁才是丹府真正要选出来的精英弟子。”

    “这一次参加的人,还真是盛况空前啊,想想都激动,丹府考核,果然无愧于天下第一啊。”

    伴随着越来越多的人穿越那考核精神力的九重门户,但是只有一少部分,能够穿越而过,看似简单,可是真要越过三重门槛的话,就极其的困难了,精神力不够,完全无法越过,上万人参与其中,却只有近千人穿过了三重门槛,比例之恐怖,令人咂舌。

    张天泽也是毫无压力冲破了第三重门槛,但是真正厉害的人,却依旧都在继续穿越,领衔之人,赫然是夏骆与管云潮,而且张天泽竟然看到了白逸的身影。

    “她也是炼丹师吗?”

    张天泽眉头一皱,有些颇为讶异,不过这个时候只要是参与丹府精英考核之人,就绝对不是闹着玩儿的,张天泽眼神犀利,对于这个白逸他还是充满好奇的。

    与此同时,十余人领衔在前,张天泽紧随其后,有百余人,已经超越了第五重门槛,圣碑带来的精神力压迫,也随之越来越强烈。

    “不行了,我坚持不住了。”

    “我好像还没听说过谁能够跨越第九重门槛呢。”

    “是啊,这么多年来,似乎都没有出现过那样的天才。传说第九重门槛,必须是元丹境巅峰的精神力才能够达到的顶点。就算是一些神元境强者,精神力也未必会有这么强大的。”

    “剩下的人,越过第五重门槛的人,应该都是真正的天才了。”

    第五重门槛以内,只剩下不足二十人。

    “夏小哥,看样子这个张天泽,不过如此,哼哼。接下来就看咱们谁能获得第一了。哈哈。”

    管云潮兴致勃勃的说道,在其身边,数道身影接踵而来,全都是停留在了第六重门槛之上。

    “那个人是谁,看样子不显山不露水,却始终与我们并列。”

    夏骆看向不远处的灰衣少年,这些都可能是他的劲敌。

    “高阳家族的高阳长乐,实力不俗,他也是我最担心的人之一。”

    管云潮低声说道,神色严峻。

    “又是那个女人。”

    夏骆看了白逸一眼,这个女子的确是貌惊天人,但是却屡屡与他们做对,这一次恐怕又是一场血雨腥风的交锋。

    “漂亮的女人,多半都是花瓶,中看不中用而已。”

    管云潮不以为然,嗤之以鼻的说道。

    “不要小看女人,后果很可能是你无法承受的,这个女人不简单。三番两次的出现在我们面前,你觉得她只是个花瓶而已吗?”

    夏骆瞪了管云潮一眼,他从不会轻易小看任何一个对手,尤其是一个漂亮的女人。

    “夏小哥,你也太敏感了吧?呵呵呵,丹域乃是天下第一炼丹圣地,连我都没听说过的家伙,你觉得会对我们构成威胁吗?这种女人,只适合成为我的玩物而已。”

    管云潮手掌一握,自信心十足的说道。

    “看样子,你似乎对这第一并不太感兴趣。”

    陈落雁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张天泽的身边。

    “有实力才能得第一,精神力再强,炼丹不行有什么用?”

    张天泽笑道。

    “我怎么听着这话有点酸呢?蜀山霸体,人榜第一,该不会就这点度量吧?”

    陈落雁淡淡说道,心想张天泽一定是因为之前冯少林他们找他的麻烦,才会耿耿于怀的。

    “我可没那个意思,凡事不惮以最坏的结果去揣测世人,在你眼里,谁又有资格得到这个第一呢?”

    张天泽莞尔一笑,陈落雁的眼神变得冰冷下来,但是随即却又舒展开来。

    张天泽早就已经看出,陈落雁的冷艳孤傲,是那种遗世独立的,不是她冰冷,而是她对待世俗的态度,就是如此的平静,冷眼看世界,一心只为修炼。

    “你能闯入丹域这个圈子,跟管云潮他们平起平坐,连冯少林都被你踩在脚下,我倒是很好奇,你会不会如同在人榜一样,一路屠神,一举夺魁,笑傲天下呢?”

    陈落雁似笑非笑的看着张天泽,这个不足元丹境的少年,却让她极为的好奇,不管是黄天华之死,还是交锋管云潮,都让她不得不对这个家伙另眼相看。毕竟,他还不足元丹境,但是掀起的风浪却不小,得罪了冯家大少,还能如此闲庭信步,安然无恙,这个蜀山霸体,看来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有这个想法,就看大家给不给面子了。”

    张天泽一脸从容的说道。

    “噗——”

    陈落雁扑哧一笑,脸上带着一抹红晕之色,不苟言笑的她,还从来没有在男人面前如此笑过,两面桃花,霞飞双颊,美不胜收,那一瞬间,张天泽甚至有些看呆了。

    “如此不要面皮之人,我倒是第一次遇到。”

    陈落雁收敛笑容,心中却是哭笑不得,这个家伙还真是会往自己脸上贴金。你以为这丹府精英考核,是凭面子得来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