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四十四章 你就不能再夺劝一句吗?

作品:《剑仙在上

    张天泽屏息凝神,不敢怠慢,掌心一动,玄炎心火升腾而起。

    “好恐怖的天地异火,我的通灵兽火,应该也是不如它。”

    姜别鹤深吸了一口气道,张天泽小小年纪就能够得到如此恐怖的天地异火,实在是大机缘啊。

    “不错,连我的邪云赤炎火也略有不如,看来这个小兄弟日后成就,必不可限量。”

    顾通天也是非常的严肃,看向张天泽,充满了对后生的赞许。

    张天泽小心翼翼的掌控着手中的玄炎心火,他早已经是掌握的炉火纯青,单论控火,即便是许丹青他也无惧,玄炎心火与张天泽心念合一,不断为其祛除体内剧毒,张天泽能够感受得到,燕云侠体内的剧毒在一点一滴的消散,化为灰烬,由内而外,由心而生,天地异火不断净化,消耗了张天泽极大的体力,玄炎心火的霸道,让燕云侠也是受益匪浅,最后的异火疗毒,效果非常的明显。

    “好小子,如此精准的控火,连我都是不得不为之感慨啊。”

    顾通天神色严峻,丝毫不掩饰对张天泽的欣赏。

    许丹青自然也是非常的高兴,虽然张天泽不是他的徒弟,但却是他一手提携起来的,乃是他蜀山的弟子,与有荣焉。

    “不错,此等精准的控火程度,连我也望尘莫及,这小子究竟经历过什么?为什么他的控火手段,会如此的恐怖。”

    姜别鹤也是满脸惊讶,这样年少有为的少年,他们已经很多年没有见到过了。

    “有一种人,或许天生就是天才吧。”

    许丹青不假思索的说道,让姜别鹤与顾通天都是羡慕不已。

    “能有这样的徒弟,丹青,看来你真是慧眼识珠啊。”

    顾通天说道。

    “顾长老言重了,我还没资格做他的师傅,因为即便是我能交给他的东西,已经不多了。”

    许丹青苦笑道,他多想张天泽能够拜自己为师呢,可是张天泽炼制出来的丹药,品阶之高,连他都只能望洋兴叹。

    “此话怎讲?”

    顾通天与姜别鹤都是一脸疑惑之色。

    “因为他能够炼制出九纹丹药。”

    许丹青一脸严肃道。

    “你没开玩笑吧?丹青,他还不到元丹境,别说是他了,即便是你,怕也炼制不出九纹丹药吧?”

    顾通天一脸不信。

    “不是亲眼所见,我也不会相信,可是这便是他炼制出来的九纹丹药,所以我才说,连我也没资格做他的师傅,此等妖孽,未来必为。”

    许丹青丝毫不吝对张天泽的赞许,手中的九纹丹药一出现,也是让顾通天与姜别鹤顿时间震撼的无以复加,为之语塞。

    “看来,此子绝非池中之物啊。”

    顾通天与姜别鹤都是暗暗感慨,这少年实力虽然还不及元丹境,但是其手段,却惊为天人,令他们这些老家伙,都不得不郑重对待。

    须臾之间,张天泽已经是做好了最后的收尾工作,尽其所能,将燕云侠体内的的剧毒,几乎祛除了所有,但是稍有残留,也是无可厚非的,即便是顾通天与姜别鹤,也无法确保彻底清楚殆尽。

    “噗——”

    燕云侠最终一口逆血狂喷而去,洒满了幕帘,全都是黑色的鲜血,而这一刻,他的气色也是变得原来越红润。

    “成了?”

    姜别鹤一步跨前,燕云侠已经是醒了过来,此时他体内的剧毒已经是只剩下极少的残余,凭借他自己的实力,应该过一段时间就能够完全痊愈的。

    “多谢小友了。”

    燕云侠看了张天泽一眼,嘴角一咧,十分艰难的说道。

    “燕堂主言重了。”

    张天泽点点头,脸色苍白,最终也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许丹青与顾通天相视而笑。

    “辛苦了小兄弟。救下了燕堂主,你与我丹府,有着大恩啊。”

    顾通天眼望着张天泽,十分的严肃,顾通天乃是丹府之中的长老,地位即便是比起七堂堂主,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作为丹府之中的中流砥柱,对张天泽也是有着极大的欣赏与感念。

    “日后欢迎小兄弟进入我丹府修炼。”

    顾通天笑道。

    “欢迎归欢迎,还是要他有技压群雄的本事才行。哈哈。”

    许丹青笑道。

    “张天泽一定竭尽所能,争取在精英考核之中,拔得头筹。”

    张天泽嘴角微微翘起,信心十足。

    “有志气!我看好你。”

    顾通天对着张天泽竖起了大拇指,他已经很多年没有遇到过如此惊才绝艳的后辈了。

    “张天泽,你想要什么奖励,我说过,只要你能够帮助我们治好燕堂主,我们丹府必有重谢。”

    姜别鹤一脸严肃的看着张天泽,但是眼神之中却尽是欣赏。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更何况燕堂主乃是丹府的中流砥柱,前辈高人,我只是落尽绵薄之力而已,不敢邀功请赏。”

    张天泽笑道。

    “好,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既然小兄弟如此推辞,我也就不再强人所难了。不居功自傲,有自己的见地,我姜别鹤佩服。”

    姜别鹤眼神越发的璀璨。

    张天泽却是一怔,你就不再多劝我一句吗?老子跟你客气一下,你竟然当真了。

    张天泽有种万剑穿心的感觉,装比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这下好了,本可以捞点好处,现在竟然变成了大公无私的少年英雄,英雄有个屁用,张天泽心中十分的感叹,这姜别鹤为人也太实诚了吧?

    不过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张天泽也只能哑巴吃黄连。

    “小友大恩,燕云侠永不敢忘,日后赤丹堂便是你的家,在丹域之中,谁敢欺负你,我燕云侠第一个不答应。咳咳——”

    燕云侠艰难说道,对张天泽的大恩,十分的感念。

    “燕堂主言重了。”

    张天泽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毕竟事已至此,不装逼也不行了,能跟这些丹域大佬谈笑风生,张天泽也算是不枉此行。

    不过虽然没得到什么实质性的厚礼,但是能够与丹府之中两大堂主与长老结识,不知道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