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三章 温柔的刀

作品:《剑仙在上

    千娇百媚,婀娜多姿,一袭白纱,长炼轻舞在人间。

    桃源深处,遍地花开,盛景之下,美人共赴。

    窈窕身姿,徐徐而来,明眸皓齿,轻笑连连。张天泽感觉到一股清风徐来,花落遍地,女子莲步轻移,美不胜收,与这绝色美景,彼此衬托,相得益彰,美得令人窒息,美得温柔大方,美得让人流连忘返。

    白纱女子,嫣然而动,玉臂轻撩,动人心弦,哪怕张天泽绝不是儿女情长之人,都是险些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夜黑风高,公子何不歇息一日再走,前路漫漫,曲折蜿蜒,必定疲惫颠簸,小饮一杯,暖暖身子也好。”

    女子倾国倾城,笑容婉转,好似九天仙女下凡尘,那种妖娆荧惑之美,令人欲罢不能。

    “西出阳关,便是丹府所在,不日脚程,清晨便至,姑娘忧心了。”

    张天泽神色平静,美丽的东西总是能够让人赏心悦目,如拂春风一般。不过张天泽心中凝重,不敢过多逗留,毕竟如果夏骆他们发现自己已经不再朱云斋了,必定会马不停蹄的追赶,自己已经耽误了这么久,现在首要任务就是要先行一步,赶至丹府,与许丹青许长老会合才是。

    “天寒地冷,风声凛凛,公子再急,也不差这一日,前方竹亭小聚,小女子且为公子送行。”

    女子从容不迫,笑意温醇的说道,劝君更尽一杯酒,眼神之中布满了勾魂摄魄的目光。

    “我们素昧平生,姑娘不必如此。”

    张天泽心中正气浩然,送上门的买卖,他并不待见,而且这么漂亮的女子,他可不想招惹,至少他现在还没这个心思。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不过也要看究竟是带刺的玫瑰,还是冷艳的杜鹃。

    “公子莫非是瞧不起我这竹亭陋室,清杯浊酒吗?相逢即是缘分,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天下本一家,何以断阡陌?”

    女子神色傲然,颇有些冷艳的味道,但是那骨子里的魅惑,却让张天泽都直呼受不了,再在这里待下去,自己恐怕真的会被她给吃了。

    “好意心领,要是在身,后会有期。”

    张天泽不再停留,一步跨出,去意已决。

    “公子且慢!”

    女子轻唤一声,张天泽回首之时,白练当空,霎时间就已经到了自己的身后,一道粉红迷迭之香,回味之间,张天泽已经是脚步踉跄,神色有些阴沉。

    “你究竟是谁?”

    张天泽浑身一颤,仗剑而立,眼前的白衣女子,依旧是美的那么惊世骇俗,就仿佛媚入骨髓一般,让人难以抗拒。

    “公子不必多想,今日乃是你我缘分,一刻,美景当前,咯咯咯。”

    女子上前一步,与张天泽近在咫尺,张天泽虎躯一震,霸体当前,挥剑而斩,直接是让那白衣女子,闪身而退,嘴角的笑容也是越发的灿烂。

    “没想到公子的脾气竟然这般霸道,咯咯咯,真是让小女子招架不住啊。”

    张天泽眼神微眯,刚才的迷迭之香,沁人心脾,不过张天泽瞬息之间,便是以霸体之威,将那迷迭之香排出了体外,玄炎心火净化一切毒素,那迷迭之香只在一瞬之间,便是彻底的消散了,张天泽也随之振奋了起来。

    “没想到公子的手段,还真是令人惊叹啊。”

    女子步步迎来,如同春风呼啸一般,手中白练当空席卷,直接是想要将张天泽捆绑在内。

    张天泽早就已经有所准备,这白衣女子虽然貌惊天人,但是却心如蛇蝎一般,张天泽眼神凌厉,挥剑横扫,天绝剑法,荡漾虚空,转瞬及至,与那当空白练,几经交手,白练如那女子的腰肢一般,灵活而婉转,轻盈而不失跳跃,纵横闪烁之间,总是能够将张天泽的剑势拨开,退敌之势,游刃有余。

    “入元境八重天,竟然能有此等手段,还真是让小女子钦佩不已啊,公子,接招!”

    白衣女子浅笑嫣然,白玉藕臂裸露在外,轻盈一跃,如天鹅飞驰一般,但是手中的攻势,却丝毫不慢,甚至让张天泽感觉到了极大的压迫,桃林乱舞之间,一道道白练,从四面八方而至,神出鬼没,气势惊人。

    “好强的女子!”

    张天泽内心凛然,要不是自己造有防备,那迷迭之香将其眩晕的话,那么自己很可能就真的交代在这里了,果然是越漂亮的女人越可怕,这简直就是一把温柔的杀人刀,无形之间,夺路而来,见缝插针,无孔不入。

    白练可攻可守,进退自如,比起自己的重剑都要更加的游刃有余,张天泽凭借着天绝剑法,亦是没有占据丝毫的上峰,反而是被这接踵而来的白练,困在了阵法之中,横出左右,上下翻飞,白练遮挡,张天泽根本无路可行,无路可退。

    “公子,你可要小心喽。”

    白衣女子咯咯直笑,但是却让张天泽抓不住身影,一道道白练开始不断裹住张天泽,让他的眼前一片漆黑,无数道白练越发的裹紧,那种被束缚的感觉,让张天泽呼吸难耐,差点就被活活憋死,而且手中重剑不断劈下,绝情剑法,亦是没有让这白练停滞下来,一重接一重,浪潮翻涌之间,封锁了张天泽所有的去路,完全被包裹在内,白练成阵,张天泽完全难以抽身而开。

    “不要在挣扎了,公子,你是斗不过我的,咯咯咯。”

    白衣女子掩嘴娇笑,玉手一握,张天泽更是被死死的困在白练之中,呼吸急促,生死一线。

    “入元境,终归是入元境。”

    白衣女子眼神之中的精光不断绽放,这一刻,她的心中已经是无比的激动,心潮澎湃。

    “是时候收网了,小家伙,你可要乖乖的,姐姐可不会吃你的,这臭臭的男人,可不讨喜。我只要你的凤卵。”

    白衣女子美眸连闪,一步靠近,想要抓住张天泽,但是张天泽却是脚下步伐诡异,行字诀接连闪烁,辗转而行。

    “你高兴的未免有些太早了。”

    张天泽的声音,回荡在虚空之上,霎那之间,张天泽浑身白练,全部燃烧而起,而他便如同一个浴火而生的天神一般,火眼闪烁,与白衣女子四目相对,战意凌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