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九章 终归还是被盯上了

作品:《剑仙在上

    “一群王八蛋,都想要跟我玩阴的吗?”

    张天泽冷笑着说道,不过他并不在意,先去将凤卵等物领取了再说,只要自己换一身衣服,再吃下一颗易气丹,改变一下气息的话,那么就算是天王老子都无法找到他,只要他出了朱云斋,那么就不可能有人再跟上他,鱼入大海,想要夺他的内丹,难如登天。

    后厅之中,是经过特殊封闭的,而且甚至有阵法护卫,二十余个元丹境高手守护在周围,就是为了那些隐蔽自己身份的人而准备的,为了保护客人的安全,这一点朱云斋的做法,让张天泽十分的受用。

    “哈哈哈,没想到啊,这位兄弟,您可真是真人不露相啊。”

    那接待管事笑呵呵的看着张天泽,张天泽拍下了凤卵,别人不知道,但是身为朱云斋的内部人员,他自然是了如指掌。

    “过誉了。”

    张天泽淡淡说道,神色冷漠,轻轻一瞥,并没有把这管事放在心上,现在知道拍马屁了?当初我来拍卖妖兽尸身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先生,我们家公子想要见您一面,不知道您可否赏光?”

    管事笑呵呵的说道,能拿出上百万上品元石之人,绝不可能是泛泛之辈。

    “没兴趣。”

    张天泽取了凤卵,清虚草以及帛书之后,便是打算离开这里,毕竟在这里呆的越久,有可能会让更多的人盯上自己,有机可趁。

    “咯咯咯,这位公子,还真是急性子,难道萱萱就这么不值得公子留下喝杯茶再走吗?”

    之前主持拍卖的萱萱,笑吟吟的走来,一身大红袍,束起腰肢,满脸的红润之色,眼中精光吐露,媚眼如波,莲步轻移,缓缓走来,荡漾着一股淡淡的芬芳,令人如沐春风一般。

    “你便是他口中的公子?”

    张天泽回首一看,不禁莞尔,不过此时的萱萱,显然比起之前更加的从容,拍卖场上那个叱咤风云,谈笑风生的女子,如今却显得十分的婉约,如小家碧玉一般,妆容也更加的淡雅,虽不似倾国倾城一般,但是却有着别样的风韵,就像是刚刚拨开的荔枝一般,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自然。我是这朱云斋的主事之人,公子有礼了。公子这么着急走,难道是怕有些人盯上你吗?”

    萱萱开门见山的说道。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张天泽说道,想要他手中的凤卵之人,绝不在少数。

    “这么说来,看来这位先生的忧虑,也是有道理的,但是先生请放心,别的不敢说,凤鸣城之中,还没有人敢打朱云斋的主意,只要你还在凤鸣城,那么就绝不会有人敢抢你的东西。这是朱云斋的紫金卡,日后先生若是有什么稀罕物,大可送来,我们只收取千分之一的费用,先生想要什么东西,我们也会不遗余力的为先生寻觅,朱云斋在这凤鸣城之中,传承数百年,倒也有些地位,望先生不要嫌弃。”

    萱萱手拿着一张紫金卡,递给了张天泽,神色勾魂,连张天泽都是差点被他勾去了魂魄,萱萱美眸闪烁,对张天泽也是极为请来,动辄上百万的上品元石,即便是那丹域七大家族之中的嗯,都没几个能轻易拿得出来。

    张天泽身份未明,不过越是如此,萱萱就更想要交好张天泽,尽管他的实力还不足元丹境,但是这样的人,指不定背后有什么惊天的大势力。

    “那便多谢了。”

    张天泽收下了紫金卡,点点头,转身离去。

    “萱萱姐,这个家伙是不是有些太狂了,显然不把咱们朱云斋放在眼里呀?”

    张管事撇撇嘴,有些不屑的说道,还不足元丹境的小子,狂什么狂?至多也就是家族有些能耐吧了,他朱云斋也不是吃素的。

    “这个人,有点意思,实力还不足元丹境,却行事稳重,不急不躁。”

    萱萱淡淡说道,饶有兴趣的看着张天泽离去的背影,即便是在自己这等美貌之下,也是不动如山,媚眼如波,对他却行动虚设。

    出了朱云斋,张天泽摇身一变,换了一身衣服,隐去了气息之后,便是直接进入了凤鸣城之中,鱼入大海,此时张天泽眼看着不少人还在朱云斋门口观望,心中冷笑不已。

    “一群二百五,都在那等着吧。”

    张天泽大摇大摆的除了凤鸣城,直奔丹府而去。

    不过,张天泽刚出了城没多久,路过了一片山野梅林,遍地梅花盛开,清香扑鼻,处处落尽,宛如人间仙境。

    但是张天泽却感觉到一股浓烈的杀机,扑面而来。

    “终归还是被人盯上了。”

    张天泽眼神之中闪烁着寒光,看来自己自以为天衣无缝,可是最终还是有人发现了他,否则的话,不会一直尾随着他,从凤鸣城之中出来,一直追到这里。

    “出来吧,既然已经追到了这里,那么也就没有必要再遮遮掩掩了。”

    张天泽神色冷漠的说道。

    “哈哈哈,没想到,你竟然还活着,真是让我黄某人大开眼界,我说那紫羽凤鸟怎么那么熟悉呢,果真是你带回来的。连黑冥渊都困不住你,看来你这家伙的命还真是够硬的。”

    黄天华神色阴冷,冷笑着,缓步而出,眼神之中尽是浓重的杀机。

    他也万万没想到,张天泽竟然还能从黑冥渊之中逃出来,这简直令人匪夷所思,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这件事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黑冥渊乃是整个凤鸣山最恐怖的存在之一,没有人能够从那里活着走出来,跌入深渊,想来只有死路一条,而且那里的黑雾毒瘴更是剧毒无比,张天泽能够活着站在自己面前,简直就是个奇迹。

    “不活下来,怎么跟你们这群混蛋算账呢?”

    张天泽笑道,与黄天华对视一眼,两个人眼中都是各怀鬼胎。

    “有点本事,你竟然能够跟踪到我,我还真是好奇,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张天泽想不通,为什么自己隐去了气息,这个黄天华仍旧能够找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