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一十章 问世间谁能不死

作品:《剑仙在上

    “天哥,保重。后会有期!”

    周雨辰一直在等张天泽回来,如今他平安归来,勇夺人榜第一,他也即将要杨帆起航了,身为张天泽的兄弟,他必定不能够碌碌无为!

    张天泽走后,许丹青也是来到了张天泽的住所,张天泽知道,许丹青许长老此行目的,必定是丹府之行。

    “许长老大驾,天泽有失远迎。”

    张天泽起身说道,虽然许丹青并未教过他什么,但是他却为了自己的炼丹之事,费劲心思,想要为他铺开一条通往丹府的康庄大道。而且有着许丹青的青睐,不少人都是对他毕恭毕敬,这可是一张无形的护身符啊。

    许丹青挥挥手,看向张天泽,越发的喜欢,笑着说道

    “唉,我若是真能收下你这样的徒弟,那该有多好啊,可惜现在我也无法再教你什么了,只能为你指出一条明路而已。人榜第一,不错不错,后生可畏啊。入元境七重天,便是喝退八方妖孽,这人榜大战,我也曾经历过,那恐怖的角逐,可是相当激烈的,尽皆是神州之上的天才俊彦,你能够在这一次人榜大比之中脱颖而出,我还是相当吃惊的。丹府之行,还有半月有余,你好生准备,到时候我带你去参加丹府的考核,一旦入了丹府,地位尊崇,那么在神州之上,无论走到哪,都是备受尊敬的。”

    许丹青看向张天泽,相信他这一次跟随自己前往丹府,必定不会让他失望的,能够发现一个如此优秀的后生,实乃是三生有幸,虽然不能做他的老师,但是许丹青对张天泽可是给予厚望的。

    “老师教的,未必就一定是炼丹之技,习武之长,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都是传道授业。虽无师徒之缘,但是许长老亦如同我的师长一般。”

    张天泽神色恭敬的说道,许丹青身为神元境的炼丹长老,在他未及入元境之时,便对他青睐有加,多加照顾,张天泽心中对于许丹青也是充满了知遇之恩。

    俗话说得好,千里马常有,而伯乐却不常有。

    自己炼丹虽优,更有古丹经在手,但是对于这世俗之中的丹府,却一无所知,许丹青带他走上这条丹府之路,张天泽始终心怀感激。

    “好!好!好!”

    许丹青连说了三个好字,心中甚慰,孺子可教,令他心情愉悦,畅快无比。

    “丹府乃是整个神州大地,乃至于整个大陆之上,最为特殊的存在,即便是魔族与神族,也是对丹府的存在,讳莫如深。丹府虽然不算十大势力之一,但是他却比任何一个势力,都要可怕。即便是大夏皇族,也要让它三分。”

    许丹青无比凝重的说道,对丹府充满了敬畏与向往。

    “丹府的存在,是大势所趋,炼丹师本就是极其罕见的存在,而且每一个炼丹师,都有着极大的凝聚力,一个地品炼丹师,就足以让无数入元境之人趋之若鹜,一个元品炼丹师,则会让更多的元丹境强者趋炎附势,而一个天品炼丹师,甚至连一些大势力,都是十分的尊敬,振臂一呼,不知道多少人愿意为其卖命,这便是炼丹师的魅力所在,价值所在。”

    “而丹府,便是众多炼丹师的家园,炼丹师虽然非常之少,但是无数炼丹师汇聚在一起,那股力量,究竟有多可怕,是大夏皇族,都不愿意去轻易招惹的,所以它也变得超然物外,成为了一个极其特殊的组织。之前我便与你说过,想要成为丹府的荣誉炼丹师,很难,但是想要进入丹府的话,更是难上加难。成为丹府之人,其要求之苛刻,令人难以想象,连我都只能成为丹府的荣誉炼丹师,想要进入丹府核心,比登天还难。”

    许丹青眼神之中透露着无奈与苦涩,丹府,在整个神州乃至于大陆之上,便是实力与地位的象征,能够成为丹府之人,无一不是神州之上呼风唤雨的超级强者,绝顶天才。

    “那究竟如何才能够进入丹府呢?”

    张天泽一脸凝重的看着许丹青问道。

    “天赋,尤为重要。想要通过炼丹师考核,至少炼丹之术要令人叹服,其次便是天赋与实力,必然要兼备或者有一样,达到巅峰。每一次丹府考核,也都不尽相同,我也就不一一给你介绍了,等你真正考核之时,就知道了。如今你的精神力,究竟有没有达到入元境巅峰吧?”

    许丹青疑惑的看着张天泽。

    “额……”

    张天泽一愣,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了。

    “没有也没关系,一般只有超级天才精神力才有可能超过自己的实力,或许之前我对你的期望太高了。”

    许丹青也并未失望,微微一笑,安慰着张天泽。

    “我的精神力,也才刚刚达到神元境一重天而已,而我的实力却早已经超过了这个层次。精神力日后的提升会越来越难,但是同样不能够松懈。”

    “晚辈知道了,多谢许长老。”

    张天泽的精神力,始终都是他的杀手锏,尤其是听了许丹青说了这些话之后,更是十分的凝重,看来炼丹师的精神力实力越强,越来越难以提升,他却超出了自己的实力这么多,其精神力之可怕,俨然就是一个怪胎,张天泽索性也就没有反驳许丹青。

    “你知道为什么丹府那么看重炼丹师的天赋吗?所吸纳的,全都是神州之上数一数二的天才妖孽,普通人根本无法触及。”

    许丹青说道。

    张天泽好奇的看着他,摇了摇头。

    “长生!因为长生,对于神州大地之上的所有人而言,长生,是他们一直都在追求的,世世代代。对于其他势力而言,即便是再挣扎,也是无法逃脱世俗轮回的覆灭,但是对于丹府而言,却不一样,丹府的强者天才,始终都在追寻着长生的秘密。”

    许丹青的话,让张天泽也是变得无比的严肃,眼神之中闪烁着一抹凝重的气息。

    “任你风华绝代,功深造化,任你绝世倾城,傲视天下,到头来,亦不免化为一撮黄土,随风飘摇,散落无尽大海。长生,始终都是所有人追逐的目标。而丹府,便是其中的佼佼者。能活着,谁又愿意死去呢?活着,长生,是所有人都在苦苦追求的,修炼又是为了什么呢?还不是为了能够更久的活下去呢?”

    许丹青的话,真实,却又悲惨,令人沮丧,问世间谁能不死?长生者,古往今来,无一人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