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六章 绝地反击

作品:《剑仙在上

    沈琅故作生气,嘴角微微翘起,从容不迫,但是眼神却是如同一把杀人不见血的刀,刀锋依旧,斩尽天下不平!

    沈琅的剑势并不强,但是重重叠加,蓄势待发,正如同之前张天泽看透的蓄势之法,她只不过是在积蓄自己的力量而已,女人手中的剑,宛如没有一丝缚鸡之力,可是却总能够抽刀断水,将自己的全力一击轻松化解,看的在场众人,全都是暗暗心惊,蜀山霸体张天泽,终于是遇到了强劲的对手!

    “这黑马还真够黑的,哈哈哈,连蜀山霸体都被压制成这副样子,佩服,实在是佩服啊。”

    “张天泽看来已经是出现了颓疲之态,这一战,听云轩的沈琅,恐怕胜算极大啊。”

    “巾帼不让须眉,真是太厉害了,这样的女人,不知道何等高手,才能够降得服呢。”

    张天泽步步为营,退后数十步,但是他招架之力还在,虽然看上去十分狼狈,可是还不至于被沈琅打压的抬不起头来,而且张天泽一直都在偷师,不断的学习着沈琅的剑势,做到知己知彼,才能够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张公子,你已经没有退路了。咯咯咯,快快束手就擒吧,否则的话,我的剑,可是不长眼睛的。”

    沈琅娇笑着说道,手中三尺青锋却一剑胜过一剑,根本就没有丝毫住手的意思。

    对待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很显然,这句话在沈琅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沈琅完全没有丝毫的凝滞,出手杀伐,一介女流之辈,却是让无数男人望而却步,其剑势婉转曲折,百转千回,四两拨千斤更是施展的游刃有余,让张天泽毫无还手之力。

    张天泽神色严整,一丝不苟,绝情之剑在这个时候已经收敛了不少,不再像之前那般一往无前,否则的话,必定会被沈琅抓住弱点,并不是绝情之剑不够强势,而是在刚柔兼济的沈琅面前,有些捉襟见肘,若是张天泽的实力也有着入元境九重巅峰,那么斩杀沈琅,自然不在话下。

    可如今张天泽只能选择避其锋芒,曲线救国,只有将沈琅的刚柔兼济彻底摸透了,他才能够对对方发起攻势。

    金身宝相之下,霸体威不可挡!本该一往无前的张天泽,却是被沈琅遏制住了攻势。天下之大,无奇不有,高手云集,能人辈出,黑马沈琅,让张天泽更加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所以他只能全力以赴,绝不能有半点的疏忽。

    “那可不一定!”

    张天泽嘴角微动,笑眯眯的说道,笑容十分的自信,让沈琅都是为之一怔,都已经到了这一步了,难道他还想翻盘不成?

    沈琅之所以能够闯入人榜前五,那可是实打实的天才妖孽,距离元丹境只有一步之遥的狠人,虽未女子,但却丝毫不弱于男人,完全以自己的攻势,让张天泽步步踉跄,进入了死局之中,可是张天泽的笑容,仿佛让她心里变得十分不自在。

    难道这家伙还有底牌不成?

    沈琅心中一动,可是张天泽的攻势,已经开始了还击,本已经是毫无回天之力,现在却又开始了绝地反击,而且张天泽的手段,竟然跟自己有着七八分的相似,沈琅完全没有想到,张天泽也是施展出了刚柔并济之力,四两拨千斤,两个人开始玩起了你推我打的拉扯之战。

    张天泽绝地反击,绝情之剑,再度变换,刚猛之余,柔软如少女腰肢一般,尽显刚柔本色。

    张天泽贴身而去,与沈琅擦肩而过,两者剑锋交织在一起,铿锵不绝,嗡鸣刺耳,脚下身法,张天泽更胜一筹,行字诀步伐稳健,来去自如,闪身之间,一记回马枪杀了回来,剑若惊鸿,近在咫尺之间,沈琅已经是避无可避,眼神一凝,以力打力,张天泽反倒在这个时候开始了刚柔并济,吸纳了沈琅的剑势,以退为进,反手之间,一记贴山靠,直接是沈琅震退而去,狠狠的撞在了她的屁股上。

    沈琅脸色有些潮红,嘴角的笑容也是渐渐收敛起来。

    “有点意思,张公子看来果然不是泛泛之辈啊,小女子若是不加把劲儿,恐怕势必要被张公子打败了。”

    “陌上开花,美人如玉,我怎么舍得对浪姑娘下手呢?哈哈。”

    这一声‘浪姑娘’更是让沈琅脸色羞红,她虽然看起来风情万种,但却并非是那种下流低贱的女子,看似挑逗,实则却是楚楚闺秀。

    “张公子可真会开玩笑,接招!”

    沈琅再度欺身而来,张天泽已经是完全将沈琅的攻势熟稔于心,刚柔并济之法,他也是与沈琅不分伯仲,虽然是偷师,但是张天泽的学习能力实在是太强了,而且这刚柔兼济,更让他的绝情之剑,如鱼得水。

    过刚则易折,如今的张天泽,完全让沈琅摸不着头脑,敌进我退,敌疲我打!

    “你若刚猛有余,我必柔情似蜜,你若温柔如水,我必让你欲罢不能!”

    张天泽言语之中充满了挑逗与挑衅的味道,暗含深意,更是让沈琅恼羞成怒,气的娇躯不断的颤抖着,张天泽已经告诉了她,自己只要刚猛起来,他肯定会以柔克刚,两者兼并之下,沈琅接连出手,全部都是被张天泽轻松化解,反倒是张天泽的还击之势,却又让沈琅无从下手,绝情之剑,终归是天绝剑法之中的圣剑,威不可挡,刚柔并济之时,更是将沈琅逼至绝境。

    “削脑袋!”

    张天泽嘴角坏笑,口中胡言乱语,行字诀贴身而来,剑走偏锋,手掌一动,狠狠拍在了沈琅的翘臀之上,沈琅紧咬红唇,娇嫩欲滴的炼丹,似乎都能够滴出水来,红的如同熟透的苹果一般,让人忍不住想要去咬上一口。

    “混蛋!”

    沈琅不断闪身,避其锋芒,可是张天泽的行字诀,快的一塌糊涂,根本不是沈琅能够躲闪及时的,张天泽手掌并用,重剑在手,让沈琅招招败退,长发飘散,凌乱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