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九章 谁不识趣

作品:《剑仙在上

    “这,这,这家伙还是人吗?”

    “蜀山什么时候出现如此妖孽了,他真的只有入元境六重天吗?这太可怕了。”

    “不用怕,我们这里有元丹境高手坐镇,这小子翻不起什么大浪。”

    …………

    整个温泉山庄的气氛都变了,一股恐惧的阴影,笼罩在那些前来做客的天才们身上,他们已经没有了最开始对张天泽的嘲讽,内心的畏惧,这一刻全部涌现了出来。

    好在这里真的还有元丹境高手坐镇,若不然的话,他们现在恐怕已经吓的夺命跑路了。

    一招杀四人,张天泽的目光,真正落在了邪月公子的身上,不管怎么说,这邪月公子,才是他这一次真正的目标,他必须要将邪月公子的头颅给带回去,才算是完成了任务,才能够进入剑域内修行。

    “那就让我看看,你这个入元境六重天的蜀山天才,究竟厉害到什么程度。”

    邪月公子气势一震,阴风呼啸,他的手中,出现一把邪轮,上面刻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阴森之极。

    邪月公子准备亲自出手了,他这个年龄,达到他这个修为,本身也是心高气傲之辈,再加上他一身的邪功,出神入化,他真不相信以自己的本事,会打不过一个入元境六重天。

    “出手吧。”

    张天泽淡淡说道,他选择给邪月公子一个出手的机会。

    “死神之轮。”

    邪月公子动了,恐怖的阴邪之气弥漫开来,手中战轮,盘旋而出,真正散发出死神的味道。

    战轮飞舞,带出浓烈的黑雾,可听到死神的咆哮之音,这是一种影响人灵魂的攻击,让人毛骨悚然,战斗的时候无法发挥出真正的威力来。

    阴邪战轮锁定了张天泽的气息,要对张天泽一击必杀。

    “依旧难登大雅之堂。”

    张天泽嗤笑,但不得不说,这邪月公子的确是个厉害的角色,其他不说,单单这一击,大多数入元境九重天的高手都抵挡不住。

    不过邪月公子遇到的可是张天泽,一个无论是血脉,还是火焰,还是佛门功法,都将他的阴邪之功克制的死死的对手。

    “绝情之剑。”

    张天泽爆喝一声,绝情之剑施展开来,巨大的战剑之上,布满了赤红色的火焰,似有火龙萦绕。

    霸气,剑气,速度,火焰,重叠在一起。

    重剑出手,仅仅一剑,就划破了所有死神之轮带来的黑暗,恐怖的战剑重重斩在战轮之上。

    轰隆……

    狂暴的轰鸣之音,恐怖的气浪席卷开来,那不知道用何种材质打造而成的战轮,在重剑劈斩之下,当场被斩为两半,跌落到温泉池中,掀起一阵水浪。

    邪月公子被强大的气劲冲击,整个人倒飞出去,因为死神之轮被毁灭,他本人很显然受到了不轻的反噬,一口鲜血从喷出,脸色变的无比苍白。

    “不堪一击。”

    张天泽嘴角溢出一丝冷笑,邪月公子虽然是入元境巅峰的修为,但因为被张天泽克制的原因,实际上能够施展出来的战力,连普通的入元境九重天都不如,自然不是张天泽的对手。

    “我的战轮。”

    邪月公子大吼一声,一双眼睛已经变成了血红色,那战轮是他专门打造的,一直以来都引以为傲,平日里对战,更是坚不可摧,无往不利,却不曾想,今日被张天泽一剑给毁灭,此等巨大的损失,让邪月公子怒火中烧。

    战轮的材质自然是好,但和重剑比起来,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而且,这种阴邪战兵,本身也要被张天泽的重剑给牢牢克制。

    “死吧。”

    张天泽不给邪月公子机会,脚踏行字诀,眨眼间到了邪月公子近前,手中战剑再次挥舞。

    “师傅救我。”

    邪月公子惊骇,生平第一次感觉到了强烈的挫败感,在张天泽的手中,他连基本的反抗之力都没有。

    高傲如他,败给了一个入元境六重天,这对邪月公子的打击,不可谓不大。

    刷!

    黑影闪烁,那满脸符文的黑衣男子如鬼魅般挡在了邪月公子身前,他双手掐诀,打出一道黑色法印,打向张天泽。

    法印威力极大,和张天泽的重剑碰撞,恐怖的力量犹如大山一般,将张天泽给弹飞十几丈。

    见状,邪月公子和周围的人无一不是松了一口气,他们实在被张天泽的强大给吓住了,好在,这里有元丹境高手坐镇,更好在,张天泽并不是元丹境的对手。

    “吓死老子了,这我就放心了。”

    “元丹境高手果然可怕,听说这是邪月公子的师傅,邪月公子的一身邪功,都是给他学的。”

    “不愧是师傅,真是厉害,这个张天泽,看他怎么死。”

    …………

    一直处于紧张情绪的几人,这一刻才露出了久违的微笑。

    而后方,那些受惊的少女们,脸色再一次变的难看起来,适才张天泽的强大表现,的确是让她们看到了希望,但现在元丹境高手以出手,瞬间将她们刚刚升起的希望,给无情浇灭。

    “师傅,杀了他,他毁了我的战轮,不,留他一口气,我要好好折磨他,让他受尽天地间最惨的酷刑,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邪月公子咬牙切齿般说道。

    “好。”

    符文脸男子点了点头,脸上流露出一丝狞笑,但看起表情,就极其残忍。

    “小子,你若是识趣,跪下磕头给我徒儿赔罪,我可以考虑让你死个痛快。”

    男子看向张天泽,玩味说道。

    “有其师必有其徒,垃圾教出来的垃圾罢了,今日邪月公子的头我要定了,你要是识趣,跪下来给我磕头,我可以考虑给你一条生路。”

    张天泽不咸不淡的说道。

    他的话,在众人听来,完全就是一个笑话,但对于张天泽来说,却是真正在给男子机会。

    当然,张天泽知道,对方肯定是不会珍惜,结局都是一样的。

    他现在的实力自然不是男子的对手,但若施展金身宝相,修为提升一个级别,要杀他,也不是什么难事,因为有着属性上的克制,在张天泽的眼中,这男子的实力,还远远不如幽灵组织的大首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