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七章 替天行道

作品:《剑仙在上

    蜀山南院任务殿卷轴之上叙述的非常清楚,这邪月公子修炼邪术,残害女子,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无辜少女惨遭毒手,眼前这些跪在地上的歌姬,还有那变成干尸的女子,无一不在彰显邪月公子的残暴,根本就不将这些女子当人看。

    在邪月公子的眼中,这些女子就只是玩物罢了,可以供自己享乐的工具,随时可以要了她们的命。

    而进入这山庄内的女子,无疑等于进入了无处可逃的地狱,每天要做的事情,只是期待着自己不要被邪月公子看上,期待着能够有朝一日活着走出这里。

    “你们起来。”

    张天泽看向那群瑟瑟发抖的歌姬。

    众女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缓缓起身。

    “你们走吧,我是蜀山弟子,前来灭杀邪月公子,你们自由了。”

    张天泽道。

    闻言,众女子恍若看到了救星一样,有人直接哭了出来,蜀山弟子,单单这四个字,就有足够的分量。

    或者对于她们来说,也唯有蜀山的名号,才能够让他们真正相信邪月公子的末日到了。

    “多谢少侠救命之恩,我等感激不尽。”

    一女子躬身施礼,眼角有泪珠滑落。

    张天泽不想浪费时间,他带着这群可怜的女子走出了这座山庄大门,杀了所有看到的守卫。

    做完这些,张天泽身躯一晃,向着山庄后面的温泉场地而去。

    山庄的后面,是一大片的温泉之地,巨大的池子,足有方圆几十丈,里面天然的温泉,雾气蒸腾,温泉内泡的有灵药,长期泡在这样的温泉池内,对人体有着无法想象的好处。

    正是因为有这么一片温泉池的存在,这片山庄,才叫温泉山庄。

    此刻,邪月公子等人,站在温泉池子的边上,在他们另一边,七八个如同惊弓之鸟的少女,正卷缩成一团,哭泣发抖。

    这些少女,正直年华,脸上还带着一丝稚嫩,最小的,估摸着才十一二岁,还只是孩子。

    “公子,这次的成色还可以吧,按照公子所说,个个都是处子。”

    一个尖嘴猴腮的中年男子点头哈腰般走到邪月公子身前,一脸谄媚。

    “恩,不错,回头有赏。”

    邪月公子目光在几个女子身上打量,点头笑道。

    “只要公子满意,小的哪敢要什么赏赐。”

    那人马屁拍的非常有造诣,懂事的狗腿子,才能够走的长久。

    “诸位,这些货色,还能入法眼吧。”

    邪月公子看向其他人,无比骄傲的说道。

    “恩,全部都是上等货色,今日算是有福了。”

    一人眼光绽放精芒,在几个女子玲珑的身段上面来回打量,好不掩饰眼神的侵略。

    正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些人能够和邪月公子走到一起,根本上也是好色之徒。

    几个少女被吓坏了,全部跪在地上,连连磕头求饶。

    “公子饶命,饶了我们吧。”

    少女们显然早就听闻邪月公子的名声,知道落入其手中,根本没好,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浮现出无尽的绝望。

    “呵呵,你们能够陪本公子,那是你们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你们要懂得感激才对。”

    邪月公子呵呵一笑。

    “无耻,无耻啊,无耻之尤。”

    而就在邪月公子话音刚落,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这声音显得无比刺耳,使得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是一变,要知道,这里可是温泉山庄,是邪月公子的地盘,敢在这里说邪月公子无耻的,那得有多大的胆量,简直是在太岁头上动土。

    “谁?”

    邪月公子冷哼一声,斜眼看向远处。

    刷!

    一道身影如鬼魅一般出现,降落在温泉池旁边。

    啊啊啊……

    白衣少年出现的瞬间,从他身上荡漾出一道道气劲,那些气劲犹如利剑一般,杀光了站在那些少女身旁的几个守卫。

    跪在地上的少女们何时见过这等场面,吓的抱成一团,瑟瑟发抖,有胆子稍微大一点的,忍不住去看刚刚出现的白衣少年,他们不是傻子,这少年刚刚出现就杀了邪月公子的人,显然不是和邪月公子一伙的,说不得,这白衣少年,能够救她们于水火。

    “你是谁?敢跑到我山庄杀人。”

    邪月公子语气阴森,目光如刀,落在张天泽的身上。

    “来杀你的人。”

    张天泽语气更加冷漠,浑身杀意毫不掩饰,这些少女,彻底触犯了张天泽的底线,尤其是其中还有十一二岁的孩子,此等猪狗不如的行为,令人发指。

    而这,仅仅是张天泽遇到的,那么在此之前,有多少这些无辜少女,惨遭邪月公子的毒手。

    连孩子都不放过,这还是人吗?

    邪魔,尚且不如,说其是禽兽,张天泽都觉得玷污了这两个字。

    丧尽天良,今日若不替天行道,枉为大好男儿。

    “杀我?哈哈哈。”

    邪月公子先是一愣,旋即哈哈大笑起来,直接怀疑自己自己耳朵听错了,他仔细打量张天泽的修为,只不过是区区入元境六重天,此等修为的一个少年,在他的眼中,只是一只随意揉捏的蚂蚁,现在却跳在自己面前,叫嚣着要杀自己,这难道不滑稽不好笑吗?

    “不,不仅仅是你,还有他们,今日这里所有人,都要死。”

    张天泽抬起手指,分别指向邪月公子身后那些人,包括那元丹境一重天的高手。

    他接受的任务,仅仅是杀邪月公子,但今日到了这山庄之地,他要杀的人,便不再只是邪月公子,这里的每个人,都和邪月公子一样,都该死。

    “草,哪里来的疯子。”

    “不是疯子,是傻子,不知死活的东西,一定是脑子秀逗了,才敢跑到这里撒野。”

    “和这种傻子废什么话,让我出手直接灭杀他,免得扰了我们的雅兴。”

    一个入元境七重天巅峰修为的青年气势一震,恐怖的元力震荡开来,他身形如电,手掌如刀,向着张天泽猛然抓来。

    啪!

    一声清脆的声响,那人出手快,倒下的也快,整个人被张天泽一巴掌扇翻在地,随便蠕动两下,便彻底没有了声息。

    张天泽抬起大脚,对准倒在地上的那人头颅,大力踩下。

    砰!

    头颅碎裂,鲜血迸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