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六章 温泉山庄

作品:《剑仙在上

    青山域,天月城之外百里,峡谷之间,有山庄搭建。

    山庄四面环山,秀水充盈,四周更有瀑布荡漾,宛若丝绦。

    整个山庄的上空,弥漫着蒸腾的雾气,遥远看去,宛若仙境一般。

    如此一片地方,可见其主人是何等的会享受。

    此刻,山庄内歌舞升平,阳光普照之下,完全用金色岩石打造而成的一片小型广场之上,一群歌姬正在卖力的表演。

    前方摆着五六张桌子,几个青年男子欢声笑语,把酒言欢。

    最中间那人,身穿紫色衣衫,面容俊朗,但其嘴唇有点发黑,一双眸子透露着阴邪和毒辣,整个人给人一种无比阴柔的感觉。

    他的修为,已经达到入元境巅峰,即便是距离元丹境,也只是一步之遥,这不是别人,正是邪月公子,这片温泉山庄的主人,天月城的少城主。

    在他的身旁,还作者一人,那人脸上烙印了密密麻麻纹络,一双眼睛如毒蛇般阴毒,面容狰狞可怖,让人看之毛骨悚然。

    更加值得注意的是,这男子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元丹境。

    虽然是那种刚刚踏入元丹境不久,但只是元丹境这三个字,就已经足够唬人了。

    另外几个青年,修为也是入元境七八重天的样子,如此年龄达到这般修为,即便是在蜀山的外院,也算得上是天才了。

    “邪月公子,你这温泉山庄,真乃是人间福地啊,令我等神往。”

    “是啊,小弟我在天一门修行,平日里哪里有机会来这种好地方。”

    “也不看看咱们邪月公子的名头,在这天月城,邪月公子说一,谁敢说二。”

    …………

    一群人狂拍马屁,这里面,不乏十大势力中的弟子,但所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并非名门正派出来的都是翩翩君子,这些人和邪月公子同流合污,也并不稀奇。

    “哈哈,诸位来是很是时候,今日本公子这里,刚好有一批上等货色,全部都是雏呢。”

    邪月公子手中一把折扇,晃来晃去,毫不掩饰自己的淫秽之色。

    “早就听闻邪月兄会享受,今日我等,可算是跟着沾福了。”

    “以邪月兄的天资,完全可以进入蜀山修行,若是成为蜀山弟子的话,这个招牌,岂不是更硬了。”

    “切,蜀山有什么好,所谓的名门正派,一点意思都没有,哪里有邪月兄在这里逍遥自在,如今邪月兄自修神功,其天赋卓绝,修为强悍,就算是蜀山那些外院的天才,都有所不及,何况,进了蜀山,哪里还能如此潇洒。”

    “没错,名门正派没什么好,我现在都要考虑退出天一门,以后跟着邪月兄混了。”

    …………

    马屁之声不断,邪月公子脸上笑容更深,显然对这些马屁之声,非常的享用。

    “听闻邪月兄采阴补阳之术已经登峰造极,不知道今日有没有幸见识一下。”

    一人道。

    “那有何难?”

    邪月公子将手中折扇一合,用手指向最前方跳舞的一个身着暴露女子,命令道“你过来。”

    闻言,那女子当即吓的花容失色,匍匐在地,不断磕头“公子饶命,公子饶命啊。”

    “哼!”

    邪月公子冷哼一声,大手一抓,一股阴森的气浪冲出,席卷着女子,强行拉到身旁。

    邪月公子单手抓住女子,用力一扯,将其衣服全部撤掉。

    “饶命,公子饶命啊。”

    女子撕心裂肺求饶,整个人已经吓的面无血色,被邪月公子看上,下场如何,她太清楚了。

    可惜,这种绝望是无助的,也没有人能够帮助他。

    “诸位看好了。”

    邪月公子当场宽衣解带,从女子后面长驱直入。

    啊……

    那女子发出惨烈叫声,前后几个呼吸的时间,整个人就完全变成了一具干尸,惨死当场。

    扑通扑通……

    前方那些正在起舞的女子们,一个个连忙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生怕邪月公子下一个目标变成了他们。

    “妙哉妙哉,采阴补阳,果真是神奇啊,这种手段增强功力,最是快捷。”

    “不单单如此,而且还很是享受呢,真是羡煞旁人啊。”

    “我决定了,我要留在这里,拜邪月兄为师,学习这种采阴补阳之法。”

    …………

    如此凄惨的场景,如此丧尽天良的畜生手段,那些观看的人,却完全当场了一种享乐。

    邪月公子长长呼出一口气,整个人神采奕奕,满脸都是享受。

    “这种垃圾上不得台面,唯有处子之身,才是真正是享受,诸位,本公子这里刚到一批处子,咱们去温泉中,一边泡温泉,一边享乐。”

    邪月公子整理了一下衣衫,开口说道。

    “哈哈,好,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走走走,今日跟着邪月兄大开眼界。”

    …………

    一行人兴奋离席,大步向着后方雾气蒸腾的温泉之地而去。

    众人刚刚离去,一道白衣身影从天而降,降落在这片广场之上。

    “什么人?”

    两个凶神恶煞的护卫走了过来,怒视突然出现的白衣少年。

    白衣少年并不搭理他们,而是将目光看向已经变成干尸的女子,再看跪在地上不敢起身的那些歌姬,一股无名之火,从体内喷涌而出。

    白衣少年不是别人,正是刚刚出现的张天泽,眼前这样的场景,他如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女子死的无比凄惨,几乎被吸了所有的精气,此等阴邪之术,令人发指。

    “问你呢,你什么人?这里是私人会所,没有邀请,谁让你进来的。”

    一个守卫狂傲无比,伸手就要去抓张天泽的肩膀。

    咔擦!

    可惜,守卫的手根本触碰不到张天泽的肩膀,反而被一只大手闪电般抓住了脖子。

    那守卫连惨叫之声都没有来得及发出,脖子就耷拉到了一旁,惨死当场。

    另一人见状,做事要高声呼喊,却被张天泽随意一指激射出来的气劲给洞穿眉心。

    这些守卫的实力对于张天泽来说,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蝼蚁,抬手可杀之。

    杀这些人,张天泽不会有半分愧疚,亲眼见证了这些女子的凄惨,这整个山庄的人,都该死。

    张天泽内心有怒火,今日这山庄,注定要和福源山庄一样,变成一片火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