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五章 邪月公子

作品:《剑仙在上

    一排排的架子,每一排的架子最开头,贴的有明确标签。

    入元境一重天任务,入元境二重天任务……一直到入元境九重天任务。

    繁琐的任务,看的张天泽眼花缭乱,不过这里每一个任务,都被分配的无比明确,虽然每一项任务完成都会无比困难,但因为等级分的好,几乎不会让弟子出现太多失误的情况。

    “只可挑选超过自己修为的任务,你是入元境六重天,最低也要选择入元境六重天的任务,入元境六重天之下,不可选。”

    老者的声音从大殿外面响起,一个元丹境巅峰的高手,即便人在外面,也能将任务殿内所有的情况一清二楚。

    张天泽暗自点头,长老说的话,他非常明白,这样的规则,本身也是极好的。

    毕竟这里的任务,都是有着不菲奖励的,倘若一个入元境九重天的高手过来,去挑选入元境一重天的任务,那岂不是手到擒来,这任务殿内的奖励,随便拿去了。

    任务殿的存在,本身是对下面弟子的一种历练,这里的任务,对于任何弟子来说,都有比较困难的完成度,若是碰到比较自信的弟子,可挑选自己修为的任务,那样的话,挑战性就更高了。

    张天泽大步前行,径直走到入元境九重天的架子前面。

    “年轻人,莫要过于心高气傲,入元境九重天的任务,没有一个是容易完成的,就连入元境九重天的天才弟子,都不敢轻易接受,三天前,刚刚有一个入元境九重天巅峰的弟子接了一个任务,任务失败,人也死了,可惜,实在可惜。”

    老者的话再次响起。

    闻言,张天泽的神情却是忍不住一动,饶有兴致的开口问道“不知三日前失败的任务是哪一个?”

    “哦?你感兴趣?”

    老者轻咦一声。

    “是的,弟子很感兴趣。”

    张天泽无比认真的说道。

    “年轻人,我劝你还是不要太过于心高气傲,命是自己的。”

    老者出言劝阻,他并非看不起张天泽,不管怎么说,张天泽都是传说中的霸体,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但张天泽的修为毕竟太弱了,才入元境六重天而已,就要去挑战入元境九重天的任务,稍有不慎,就会跟三日前那弟子一样,饮恨任务中。

    “还请长老明示,弟子只是感兴趣罢了,若是看了任务觉得没有把握完成,必然不会去轻易冒险。”

    张天泽道。

    “好吧,要接受什么任务,是你的自由,老夫自然不会劝阻,只是善意提醒罢了,左边第三个卷轴,你打开看看。”

    老者提醒道。

    张天泽眼光一扫,看向第三个卷轴,那卷轴摆放的并不整齐,显然不久之前刚刚被人翻看过。

    张天泽信手一招,凌空取物,卷轴自动落入手中。

    一股元力灌输进入卷轴,卷轴砰的一声打开,卷轴里面记录的任务,也浮现在张天泽的眼中。

    目标人物邪月公子。

    目标地点青山域天月城。

    目标身份天月城少城主。

    目标修为入元境巅峰。

    缘由青山域天月城少城主邪月公子,勾结邪魔,所行之事,人神共愤,半年来,天月城中上百少女遭受邪月公子毒手,被气利用采阴补阳之术迫害。

    任务奖励第三剑域机会一次。

    任务难度极难!

    卷轴上的信息无不清楚,尤其是那极难两个字,用红色字体标注,显得无比扎眼。

    任务难度,是根据接受任务弟子的修为而定,眼前这任务,已经算是入元境中,比较顶尖的任务了。

    “好,这任务,我接了。”

    张天泽将卷轴一合,重新放了回去,然后大步走出大殿。

    “小子,这任务,可不好完成,那邪月公子实力强大,不好对付,而且身边有元丹境邪魔守护,他的父亲,也是元丹境一重天的高手。”

    老者出言提醒。

    “也就是说,这任务真正困难的地方,并非邪月公子本身,而是他身边的邪魔修行者,还有那个元丹境一重天的老爹。”

    张天泽道。

    “没错,所以,这任务,你还是不要接了。”

    老者道,他本来以为张天泽看了任务之后会知难而退,却没有想到这样的困难任务,却是激发了张天泽的兴趣。

    “无妨,天有不可为而为之,区区邪魔,何足挂齿。”

    张天泽说完,不再理会老者,踏空离去。

    如果是一般的元丹境一重天高手,张天泽或许还会有所畏惧,但若是邪魔修行者,张天泽便有足够信心,他的霸体和玄炎心火,还有佛门的金身宝相,无一不是邪魔的真正克星。

    而且,张天泽的精神力,已经踏入了元丹境,精神之刃的攻击,也是一个不小的底牌。

    至于那邪月公子的元丹境老爹,张天泽也不在乎,即便打不过,依靠自己的行字诀,对方想要杀自己,根本不可能。

    何况,张天泽主要目标是邪月公子,只要杀了邪月公子,他就返回,天月城想要报复自己,前提得有本事追上自己。

    “哎,年轻人就是冲动,三日前那弟子,也是如此,骄狂自大,不过霸体自然要有霸体的霸气,这小子,说不定真能完成任务。”

    望着张天泽消失的背影,老者忍不住叹息一声。

    张天泽离开蜀山之后,没有丝毫的耽搁,行字诀施展到极致,极速向着青山域而去。

    那邪月公子,无恶不作,丧尽天良,杀这样的人,张天泽不会有半点心慈手软,而且这样的人必须要尽快杀之,晚杀一天,不知道又有多少无辜少女惨遭其手。

    青山域是蜀山的控制范围,蜀山发布的任务,自然也是在自己可控范围内,在这片区域内,蜀山就是真正的王者。

    如邪月公子这种人,蜀山将其设定成任务,这本身也是对下面弟子的一种历练。

    不然的话,以蜀山的实力,要杀邪月公子,隔空吹口气的事。

    张天泽当仁不让,替天行道义不容辞,何况,这次任务的奖励,正是他所期待的剑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