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五章 一丝皮毛

作品:《剑仙在上

    当张天泽从第三剑域内走出的时候,就看到东方轩已经在等待自己。

    “东方兄,你怎么来了?”

    张天泽有些好奇,东方轩之前返回东方家闭关修炼,为三个月后的人榜大比做准备,这才过去六天时间,竟然又跑过来找自己,如果不是闲的蛋疼,那就是一定有事。

    看东方轩的表情,张天泽相信是后者。

    “兄弟,有一件大事,你干不干?”

    东方轩将张天泽拉到一个没人的地方,说到大事的时候,毫不掩饰自己脸上的兴奋。

    “什么大事?”

    张天泽神情一震,他刚刚从第三剑域内走出来,正不知道接下来准备去哪历练呢,自然对东方轩口中的大事比较感兴趣。

    “这件事,你肯定感兴趣,不久之前,我派出去的人查到了幽灵组织的一个据点,当然,这据点只是幽灵组织的一个小地点,里面修为最强的,也就是入元境巅峰,没有元丹境的高手,咱俩去把这个据点给端了,你看咋样?”

    东方轩道。

    闻言,张天泽的眼睛瞬间一亮,要说其他的事情,他或许没有多大的兴趣,但如果是对付幽灵组织,张天泽绝对第一个。

    幽灵组织两次刺杀他,已经让他和这个杀手组织结下了不可化解的仇恨。

    至于东方轩为何要对付幽灵组织,那就更好解释了,东方家族和幽灵组织的恩怨,要久远的多,当年东方家族的一个老祖,险些丧命于幽灵组织之手,从那以后,东方家族上上下下,只要碰到幽灵组织的人,就会杀之。

    甚至,在东方家族的任务大殿中,超过两成都是有关幽灵组织的,东方轩这一次找到了幽灵组织一个据点,若是将其摧毁的话,那就是一个大功劳,可以直接在家族请功。

    “这么刺激的事情,怎么能够少得了我,反正我现在的修为达到了瓶颈,静修已经无法完成突破,距离人榜大比还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我正愁着不知道去哪里历练一番呢。”

    张天泽笑道。

    “我也一样,我回去之后,本来直接闭关了,但闭关修炼并不能够给我带来最直接的好处,倒是不如出去逛逛,说不定能够找到一些机遇。”

    东方轩道,他身为九玄雷体,体质强悍,现在的修为,已经是入元境八重天巅峰,距离入元境九重天,也只是一步之遥,但就是这一步之遥,想要突破,却是难上加难。

    二人现在都在为人榜大比做准备,而他们当前的情况,闭关静修明显是不行的,必须得想办法寻找机遇。

    不然的话,等两个月后,他们的修为,还是当前的状态,以现在的状态去参加人榜大比,完全没有什么意义,尤其是张天泽,一点名次拿不到不说,仇人那么多,性命都难保。

    “既然如此,那咱们就事不宜迟,出发吧。”

    张天泽迫不及待的道。

    “好。”

    东方轩点了点头,二人并肩飞出,很快就离开了蜀山,向南而去。

    “东方兄,幽灵组织的据点在什么地方?”

    张天泽问道。

    “在青州,距离比较远,以你我的速度,赶到青州,恐怕要七天时间才行。”

    东方轩道。

    “七天?”

    张天泽眉头一蹙,他现在施展行字诀,速度快若闪电,东方轩强悍的九玄雷体,再加上入元境八重天巅峰的修为,以他们现在的速度,竟然还需要这么久,这一点倒是让张天泽没有想到。

    “七天还算快的,天下九州,人族独占其五,分别是神州,宁州,云州,燕州,青州,其中尤以青州最偏僻,被称之为一片世俗之地,幽灵组织将一个据点设在青州,可以说是无比隐蔽的。”

    东方轩道“而且,这个据点虽然看起来很小,而且没有非常厉害的高手,但在青州,已经足以独霸一方了,更重要的是,这个据点,以山庄的形式对外,经营一个巨大的商会,诸多生意,红红火火,毫不客气的说,这个据点,几乎是隐藏的一个财团,我们要是将其毁了,能够得到大量的元石和天材地宝。”

    “卧槽。”

    东方轩的话让张天泽差一点没有蹦起来,满脸都在绽放异彩,他现在最却的是什么,那就是元石啊,身上的元石早就不够用了,他还欠萧清风一些元石呢。

    东方轩的消息肯定错不了,既然在毁灭幽灵组织一个据点的同时还能够得到巨额的财富,如此一箭双雕的事情,张天泽已经迫不及待了。

    二人一路风驰电掣,向着青州地界飞驰。

    路上,张天泽不断挑战行字诀的极限,行至深意,果真有一种独步天下的快意之感。

    东方轩惊骇不已,他天生九玄雷体,修为更是高出张天泽三个层次,战力如何且不必说,但在张天泽施展行字诀的时候,东方轩竟然追赶不上,以至于要施展东方家族的独门身法旋风步,才能够勉强跟随。

    “我说兄弟,你这什么身法?未免有些太离谱了吧,我东方家族的旋风步,已然是上等身法,再加上我九玄雷体在身,修为还高出你那么多,但拼起速度来,却要甘拜下风,太不是人了。”

    东方轩埋怨道,身为东方家族一等一的天才,被誉为整个家族的未来和顶梁柱,东方轩还从未遭受过如此打击。

    “此身法乃是不久前所得,不瞒东方兄,此身法玄奥莫测,连我每次施展,也屡屡震惊,我现在所行步伐,也仅仅触摸到了该身法的一丝皮毛罢了。”

    张天泽道。

    “一丝皮毛?你可以去死了。”

    东方轩一口老血险些没有喷出来,这尼玛还叫一丝皮毛,你要是把身法给参透了,那还不得直接上天喽。

    张天泽耸了耸肩,满脸表示无奈。

    他知道这话说的有些气人,但事实如此,说实话往往太过于打击人,他所参悟之行字诀,的确只是一丝皮毛,或者说,现在的他,根本还不能用参悟两个字来形容行字诀。

    行字诀博大精深,说不得跟天绝剑法和古丹经是一个级别的存在,自己说触摸到了一丝皮毛,恐怕也是夸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