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三章 杀心已决

作品:《剑仙在上

    幽灵组织,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很难接触到的,有人可能一辈子都不会与之有任何的交集。

    但这个名字,却被无数人熟知,因为它的名字,就好像战神的名气一样,家喻户晓。

    你可以不认识幽灵,但你不能不知道幽灵。

    一个屹立于杀手顶端的黑暗组织,一个行走在暗黑中的幽灵,一个如鬼魅般出没,随时可以要你性命的死神。

    单单听到幽灵这两个字,就让人心生寒意,灵魂颤栗。

    如今,这名字从张天泽口中说出来,无数的目光都落在了武严的身上,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而事实倘若真如张天泽所言,武严暗中勾结幽灵组织杀害蜀山本门弟子的话,那就太可恶了,难怪张天泽如此的愤怒。

    这种事情就算换成其他人,相信也会和张天泽一样的做法,对于一个能够找幽灵杀自己的敌人,一旦有机会,自然是要将对方给除掉。

    以前,张天泽实力不够,没有干掉武严的能力,但现在,张天泽实力突飞猛进,已非武严能比,以张天泽现在的本事,要杀武严,跟碾死一只蚂蚁没有什么区别。

    “武严身为外门的二管事,竟然暗中找幽灵组织刺杀张天泽,这的确是有些过分了吧。”

    “如果这是事实的话,张天泽真的有足够的理由将武严给灭杀,而且宗门不会对张天泽做任何的处罚。”

    “现在就看武严敢不敢承认了,如果他承认的话,张天泽必杀他,如果他不承认的话,单凭张天泽一面之词,根本难以证明武严勾结幽灵,那样的话,如果张天泽不顾一切强行灭杀武严的话,那就是以下犯上,宗门不可能坐之不理。”

    …………

    场面一下子变的躁动起来,蜀山之外的挑战刚刚结束,战火就直接烧到了外门来。

    而张天泽和武严之间的恩怨,几乎所有的蜀山人都一清二楚。

    演武场上,武严脸色铁青,看着张天泽完好无损的从寒山寺回来,武严的心情本来就极其不好,幽灵杀手的连续失利,已经让他对幽灵丧失了希望,如今,张天泽更是拿幽灵来说事,看样子要将自己逼上绝路。

    “信口雌黄,你说我勾结幽灵,你可有证据?”

    武严大喝,他自然不能承认,这个时候承认,那和死没有什么区别,张天泽现在的实力,要杀自己,简直就是信手拈来,只要自己死不承认,张天泽也无法奈何自己。

    闻言,张天泽嘴角也是忍不住溢出一丝冷笑来,武严的回答,在他的预料之中,这个老狐狸要是能够痛痛快快的承认,那才叫有鬼呢。

    不过张天泽也不在乎,要说拿出来证据,他也的确没有,因为幽灵杀手都被自己给杀了,而且那些杀手嘴巴严实的很,想要从他们口中得到一些消息,难如登天。

    没有证据,不代表张天泽就治不了武严,他有的是办法。

    刷!

    陡然间,张天泽向前一步跨出,行字诀施展之下,整个人犹如鬼魅一般,眨眼间来到了武严的身前,面孔距离武严只有两寸,连对方脸上都汗毛都看的清清楚楚。

    嘶……

    武严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吓,吓的倒吸一口凉气,下意识的后退两步。

    “武严,我来问你,请幽灵杀手,是不是很贵?”

    张天泽轻描淡写的问出一句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话。

    却没有人发现,张天泽在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暗中运转了精神力,他修炼的神动篇精神力,除了可以攻击之外,关键时刻还有着一丝迷惑的能力。

    就好比现在,张天泽先是通过行字诀,吓了武严一下,人在惊吓的那一瞬间,精神都是涣散的,难以集中。

    张天泽趁着武严精神涣散的时刻,暗中施展精神力干扰,然后趁机问出这个问题,在这种双重干扰之下,武严想不中招都难。

    “贵。”

    果然,被精神力干扰的武严,下意识的脱口而出“可惜,那帮幽灵也只是浪得虚名,耗尽了我所有的家当,最后还让你活着……”

    武严眼神有些涣散,无形之中,竟然主动将自己做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当武严发现自己中招的时候,连忙反应过来,可是为时已晚,该说的,他都已经说了。

    哗啦……

    一片哗然之声在演武场上响起,整个南院的外门,上到管事长老,下到普通弟子,无一不愤怒的看向武严,事实如此,还有什么好说的。

    “武严,你勾结暗黑幽灵,残害同门弟子,身为外门管事,实在太让人失望了。”

    白峰大声呵斥,眼中喷射怒火。

    “不,不是这样的,是张天泽,是他陷害我。”

    武严神情彻底慌乱了,他咬牙切齿般看着张天泽,知道自己彻底中招了。

    “陷害你?话都是你自己说的,可不是张天泽逼迫你说的,事到如今,还要狡辩吗?”

    白峰吹胡子瞪眼。

    “小畜生,老夫和你拼了。”

    武严知道自己今日完蛋,睚呲欲裂,一把宽剑出现在手中,入元境五重天巅峰的战力荡漾开来,向着张天泽生猛杀去。

    可惜,面对同样是入元境五重天的张天泽,武严的实力,实在太不堪一击了。

    张天泽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当武严的剑快到近前的时候,张天泽陡然伸出两根手指。

    两根手指,犹如一把铁钳一样,牢牢的夹住武严的剑,任凭武严如何用力,都无法再撼动分毫。

    “好强。”

    “霸体实在太恐怖了,徒手夹战剑,惊世骇俗。”

    “张天泽是不会再给武严机会了,咱们外门的二管事,今日怕是要饮恨了。”

    “自作孽不可活。”

    …………

    纵然知道张天泽的强横,但亲眼看到张天泽手指夹战剑,依旧让人觉得口干舌燥。

    刷!

    张天泽手指用力,强大的力道生生将宽肩从武严的手中夺了过来,剑势斗转,剑锋已经落在了武严的肩膀之上,强大的压力压迫的武严身躯颤抖,毫无半点反抗之力。

    “事到如今,我要杀你,你可有话说?”

    张天泽一脸冷漠,杀心已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