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五章 怨刀古肃

作品:《剑仙在上

    “那不是东方家族的天才雷体吗?他怎么也来了。”

    “他好像不是来战斗的,是和张天泽叙旧的。”

    “怎么看都不是打架的,而且,张天泽也没有得罪东方家族,我听说他们两个在寒山寺的时候私交甚好,东方轩过来,八成是给张天泽助威的。”

    “现在诸葛浩和轩辕波都死了,天一门和周家的天才不敢出手,不知道接下来会有谁出现。”

    …………

    有人已经等的有些着急了,许多人对五大势力的天才高手多少都有些失望,尤其是天一门和周家,竟然被张天泽吓的不敢上台,这着实有些丢人,还不如待在家里不出来呢。

    事实上,那两个入元境六重天的高手何曾不觉得憋屈,这样的场面他们也不想啊,但现在能有什么办法,丢人就丢人了,总不能上去送死吧,连诸葛浩和轩辕波都死了,他们上去,肯定也是死路一条。

    呼呼……

    就在这时,远空突然有风浪吹袭,一股黑色的云彩从远处快速飘来,眨眼间来到了蜀山山门之外的上空。

    黑云一卷,变成了一个黑衣青年,青年浑身魔浪,气势无双,比起之前出现的轩辕波,都不知道要强横多少。

    黑衣青年长的无比英俊,剑眉星目,堪称美男子。

    “快看,是天魔教的古肃,这个家伙来了,有好戏看了。”

    “卧槽,连怨刀古肃都来了,这下可不好对付了,听说这家伙的修为已经快要达到入元境八重天,一把怨刀所向无敌,怨刀之下已经不知道斩杀了多少入元境八重天高手,张天泽想要杀他,可不容易。”

    “有意思,这次真的有意思了,好戏开场,大家拭目以待吧。”

    …………

    人群开始躁动,怨刀古肃名声远扬,绝非泛泛之辈,想要打败怨刀古肃,绝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兄弟,古肃来了,你自己多加小心,你之前能够轻松杀轩辕波,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你的霸体和火焰克制了他的阴邪之功,而古肃可不一样,天魔教的魔功,不同于真正的魔,很是纯正,而且古肃气血旺盛,你的克制,对你并没有太大作用。”

    东方轩提醒道。

    “多谢东方兄提醒。”

    张天泽道。

    东方轩身躯一晃,离开了擂台,将战场给二人腾了出来。

    古肃犹如一道黑烟,降身而下,轻飘飘落在擂台之上,在张天泽对面站定。

    “天魔掌。”

    古肃上来没有半句废话,挥手对着张天泽就是一掌。

    雷厉风行,说打就打,上来就是杀招。

    如此性格,让张天泽很是喜欢,上了这擂台,本身就是生死战,像之前诸葛浩和轩辕波那种上来逼逼叨叨一番废话的,简直聒噪到让人厌恶。

    而眼前这古肃,浑身战意,只为战斗而来,一句废话都没有,虽然是敌人,但张天泽从心眼里喜欢这样的人,跟这样的人一番激战,那才叫真正的畅快。

    “来得好,让我看看怨刀古肃,究竟有多大本事。”

    张天泽气势矿震,浑身霸气弥漫开来,双目绽放精芒,整个人都处于无边振奋当中,这种畅快淋漓的战斗,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双掌浮动,同样的黑色的气流涌动,张天泽打出罗刹印,向着对方的天魔掌撞击而去。

    罗刹印虽然是先天战技,但其威能,比一般的地级战技都要厉害,何况是被霸体施展出来,威力更是无法想象。

    轰隆……

    暗黑战技对上魔功,属性完全相同的攻击,引发出来的轰动,也是无比恐怖的。

    一时间,整个擂台之上,都是飘荡的冰冷气旋,擂台摇摇欲坠,看起来随时有可能倒塌,好在擂台已经被蜀山内部的高手给布下了禁制,不然的话,这一击,足以将擂台毁的粉碎。

    蹬蹬蹬……

    恐怖的反震之力,咆哮的魔浪,席卷整个擂台,张天泽承受不住此等能量冲击,一连后退好几步,退到战台边缘,才堪堪稳住身子。

    呼……

    张天泽呼出一口浊气,只觉得胸口气血翻涌,说不出的难受,好在霸体自带修复能力,这等创伤,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

    “好强。”

    张天泽瞳孔一缩,这古肃,果然如东方轩所言那般强横,看样子以自己现在的修为,完全不是其对手。

    “不愧是霸体,以区区入元境四重天,承受我天魔掌而不死,你已经足以自傲了。”

    古肃说道,傲气冲天。

    傲,他自然有傲的资本。

    哼!

    张天泽冷哼一声,再次向前走去,战意比起刚才,足足提升了一倍,本来平静的眼神,也因为被激发出来的嗜战情绪,变的微红起来。

    “怨刀古肃,果然名不虚传,怨刀还未出,就已经打败了张天泽。”

    “霸体虽强,奈何修为毕竟有限,想要和怨刀古肃正面对战,看来还是有些差距啊。”

    “继续看吧,古肃自然厉害,霸体也非易于之辈,天魔掌虽然震退了张天泽,却并未伤他,依我看,古肃想要杀张天泽,不施展怨刀,也是不可能,今日能够有幸见怨刀出手,也不虚此行了。”

    …………

    古肃之强,令人侧目,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到这个时候,几乎没有人看好张天泽。

    刷!

    张天泽手臂一晃,重剑出手,绝情味道弥漫开来,重剑颤抖,发出嗡鸣之音,剑气已经开始荡漾。

    闪身,攻击。

    剑已经斩了出去,面对古肃,张天泽不得不施展全力,绝情之剑,霸绝天下,直逼古肃而去。

    “恩?”

    古肃轻咦一声,脸色也是终于变了,张天泽的剑法,让他极其震惊。

    古肃天性好战,一生不知道和多少人战过,本身对剑法也颇有了解,但他不得不承认,张天泽眼前施展的剑法,乃是他见过所有剑法中,最犀利,最玄奥的,没有之一。

    “好厉害的剑法。”

    古肃吃惊,但已经来不及多想,一把乌黑如墨的宽刀被他祭出,无尽怨气开始荡漾。

    “能够逼迫我出怨刀,你更能自傲了,今日我来,只为杀你,死吧。”

    古肃杀气荡漾,怨刀携带着无尽怨气,漆黑色的冰冷刀气席卷如瀑,挥洒而出,向着张天泽的重剑,劈斩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