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七章 大摆擂台

作品:《剑仙在上

    “还有谁?”

    张天泽霸气侧漏,盛气凌人的目光扫过五大势力的天才弟子。

    剩下那四个入元境六重天的天才,竟然吓的下意识后退两步,张天泽仅仅一个眼神,就逼退了他们,这仗,还怎么打。

    “打,打啊,你们这群家伙不是叫嚣的很厉害吗?现在张师兄回来了,你们倒是打啊。”

    “就是,不是前来挑战的吗?怎么不挑战呢?你们倒是挑战啊。”

    “垃圾一样的东西,还好意思骂别人是缩头乌龟,有种出手啊,怎么不出手呢?”

    …………

    蜀山弟子难得抓住了这个机会,全部都开启了冷嘲热讽的模式,这群家伙之前在这里叫嚣的好几天,什么难听的话都骂出来了,蜀山弟子可以说是憋屈了好几天,如今张天泽回来了,出手便是雷霆之势,不可匹敌,吓的五大势力天才弟子一个个噤若寒蝉,那种快意,都快飘了。

    “就是,气势冲冲前来挑战,如今正主出来了,现在怎么蔫了,太让人失望了。”

    “让我们白白在这里等了几天时间,本来以为会有一场好戏呢,失望,失望透顶啊。”

    “看来五大势力的天才弟子,也都是浪得虚名之辈,就这点本事,还来挑战霸体,真是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赶紧回去再练几年吧。”

    …………

    周围看热闹的人也都跟着瞎起哄。

    真所谓看热闹的不嫌事大,何况有人为了看这个热闹已经在蜀山的山门之外等了好几天,五大势力的那些天才,之前也是真的嚣张,完全没有将蜀山放在眼中的那种嚣张,和现在的蔫啦吧唧,形成了太鲜明对比。

    面对蜀山弟子和周围看热闹元修的冷嘲热讽,五大势力的天才弟子脸色无比的难看,尤其是那些入元境六重天高手的代表弟子,一个个面沉如水,只觉得脸没有地方放,有个老鼠洞都要钻进去了。

    丢人,太丢人了,而且丢的不仅仅是他们的人,还是本身门派的人。

    但是,纵然他们内心完全怒火和郁闷,也是不敢站出来和张天泽一战的,诸葛正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诸葛正的实力如何,别人不清楚,他们却最是了解,毫不客气的说,正面对战,他们其中任何一个,都没有把握将诸葛正给打败,更别说将其灭杀了。

    而张天泽灭杀诸葛正,完全就是轻描淡写,不费吹灰之力,这其中的差距,不言而喻。

    正如之前张天泽说的那样,让他们一起上,现在看来,就算他们一起上,结局恐怕也是一样,霸体一旦发威,所有人都要饮恨蜀山,没有一个能够活着出去。

    霸体的强横手段他们都已经见识了,出手便杀人,反正和五大势力的恩怨已经是结下了,基本上可以肯定的是,在寒山寺杀了那些人之后,张天泽对灭杀五大势力的人,已经不会再有半点留手。

    “既然你们不出手,那就让你们更强的来,我张天泽在蜀山外摆下擂台,五大势力想杀我的天才弟子,只管放马过来。”

    张天泽声势震天,大放狂言。

    他叫嚣天下,直指五大势力所有的入元境弟子。

    如此气度,令人咋舌,自从当年战神之后,还没有人做过如此壮举,无惧一切,一人可战天下。

    三两句话,让无数人为之热血激荡,他们似乎从张天泽的身上,看到了曾经霸体独步天下的风采。

    “牛逼,太牛了,一人叫嚣天下啊,看着吧,五大势力的入元境天才,肯定都坐不住了,不久之后,入元境七重天的高手,甚至是入元境八重天的高手,都会出现。”

    “霸体果然霸气冲天,让人折服,就是不知道人榜上的那些天才,会不会出手。”

    “不会的,人榜高手,那可是年轻一代入元境中的顶端存在,是人族真正的后起之秀,张天泽就算再嚣张,但他的修为,只有入元境四重天,人榜高手还不放在眼中,要知道,人榜上的天才,一个比一个骄傲,岂会去做有损身份的事。”

    “没错,三个月之后,是每年一次的人榜大比,这个时候,人榜高手恐怕都在精心准备呢,毕竟,谁不想在人榜之上的名次更靠前,那可是无与伦比的名望,据说人榜前十的人,都会被大夏皇室记入在案,日后必有大用的。”

    “再则,张天泽可是蜀山重点培养的对象,毕竟霸体的潜力太大了,五大势力的天才弟子想要前来找张天泽报仇挑战,蜀山不会去管,但如果非常厉害,超出这个挑战范围内的高手,蜀山必然不会袖手旁观的,说白了,五大势力发布杀张天泽的任务,本身也是为了用张天泽来历练下面的弟子,同样的,蜀山也是用五大势力的天才挑战,来历练张天泽。”

    …………

    人群都是议论之声,张天泽一人叫嚣天下,让人情绪都变的无比激动起来,那些本来以为热闹要结束的人,再一次振奋起来,原来是要离开的,现在看来,是不能走了,真正的热闹,还没有开始呢。

    “我们走。”

    诸葛家族弟子狼狈而去,这一次诸葛家族损失最为惨重,另外四大势力还好,虽然说损失了一些颜面,但人并没有损伤。

    “张天泽,你等着受死吧。”

    天一门那入元境六重天的带头弟子留下一句狠话,带着他们的人扬长而去。

    对于那弟子威胁的话,张天泽只是笑了笑,完全当他是放屁。

    接着,天魔教,尸阴宗,周家的人也都离去了,继续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义,万一张天泽一怒之下杀了他们,找谁说理去。

    死了也是白死,寒山寺一战,张天泽已经坐实了少年杀神的名头,何况如今恩怨已深,张天泽杀他们,根本无需理由。

    “小天子,你真的要摆擂台吗?”

    萧菲儿满脸兴奋的看向张天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她已经被这个少年的霸道之气,深深的吸引和着迷。

    “当然,菲儿,你去安排一下人,就在蜀山之外,摆一座十丈高的擂台,我等他们来报仇。”

    张天泽豪气干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