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四章 缩头乌龟

作品:《剑仙在上

    入元境四重天的张天泽,身上的霸道味道,变的更加浓郁了。

    同时,在佛心菩提和四十二章经的帮助之下,张天泽也凝聚出了属于自己的金身宝相。

    意念一动,张天泽浑身上下都是刺眼金光,宝相加身,实力可短时间内提升到入元境五重天。

    这太可怕了,足足一个级别的加成,比起一些可以短暂提升修为的禁忌之术都要恐怖的多。

    因为,禁忌之术一旦施展,会给本身带来不小的反噬伤害,得不偿失,所以才称之为禁忌之术,伤人伤己。

    而金身宝相完全没有这一层的伤害,金身宝相只不过是一种手段罢了,是一种强大的佛门手段,短暂增强实力之后,不会对本身造成丝毫的危害。

    如今,张天泽修为晋级到入元境四重天,可轻松灭杀一些入元境六重天的天才人物,普通的元修,入元境七重天都不见得是张天泽对手,若是施展金身宝相的情况下,张天泽足以对抗入元境八重天,强悍如斯,古往今来,都太过于罕见了。

    整理了一下有些散乱的衣服,张天泽目光远眺,环视一圈这熟悉的山谷,还有眼前静谧的竹林。

    师傅还是没有回来,浓浓的失望再次袭上心头。

    “或许,师傅不会再回来了吧。”

    张天泽喃喃自语,有些东西,骗不了自己,草屋内的摆设,已经说明了一切,师傅离开,恐怕已经有半年之久。

    或许,当初自己走出千秋谷,踏上前往蜀山的道路之后,师傅就已经离开了。

    什么都没有留下,甚至一点张天泽的回忆都没有留下,师傅就这样走了,张天泽知道,师傅是在躲避自己,或者是在躲避自己心中的疑问和要寻找的答案。

    “老住持说过,万事皆有因果,大概是因果未到吧,我也不必渴求什么,师傅离开,自有他的道理,就好比当初他让我去蜀山,也有自己的道理,我现在要做的,或许只是尽快的成长,现在的我,还太弱了,师傅离开,恐怕也是不想让我知道太多,既然如此,那就一切随缘吧。”

    张天泽心思转换,只觉得身上的沉重之感瞬间消失,整个人都变的轻松起来。

    心中诸多疑问,暂且抛下,疑问早晚有揭开之日,师徒也自然有再见之日,而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不断的提升自己。

    毕竟,抛却心中的疑惑不说,就他当前的处境,也不得不努力提升自己,敌人太多了,而且敌人很强,但张天泽并不畏惧,他要像当年战神一样,雄霸天下,霸绝古今,这中间的路,必然不好走。

    “走了,千秋谷,再见,老头子,再见。”

    张天泽飞身而起,屹立在高空,俯瞰下方,嘴角溢出了一丝洒脱般的微笑。

    随后,张天泽转身,踏空而去。

    翌日,清晨一大早,蜀山南院的山门之外,便已经人山人海,看热闹的从来都不嫌事大,虽然说连续几天张天泽都不出现,但看各大势力的天才弟子叫骂胡扯,也是一种乐趣。

    此刻,山门之外,已经聚集了十几个各大势力的天才弟子,其中一个入元境四重天巅峰修为的青年,正掐着腰朝着蜀山叫骂。

    “张天泽,缩头乌龟,滚出来,快滚出来受死。”

    喊话的是诸葛家族天才,名叫诸葛云天,嚣张的很,他已经在这里叫骂好几天了,每天早上必然第一个出现,一骂就是一天,中气十足,也不觉得累。

    “张天泽恐怕真的不在蜀山吧,不然的话,早该出来了。”

    “出来?你当他傻啊,外面这么多人想要杀他,一旦出来就要接受挑战,这里可是有入元境六重天的天才高手存在,张天泽在寒山寺的时候,修为好像才入元境二重天,就算是霸体,也敌不过啊,杀了五大势力那么多人,这个时候要是我,也要当缩头乌龟了。”

    “入元境二重天,竟然能够杀元丹境的天才高手,简直就是奇迹。”

    “杀那些天才,又不是张天泽本身的本领,而是他恰巧掌控了战神留下来的一尊金身,不然的话,就凭张天泽,就算他是霸体,这样的修为也只有被碾压的份,不过我听说,在离开寒山寺的时候,寒山寺老住持又将金身给收回去了。”

    “肯定是,金身要是不收回去,现在跑过来挑战的,就不是这些入元境的弟子了,而是各大势力元丹境天才弟子了。”

    …………

    寒山寺内所发生的事情,早就被传遍了,甚至古塔内的每一个细节,都被传的一清二楚,还有所夸大。

    张天泽金身被老住持收走自然也不例外,所以现在前来挑战的,都是入元境的天才人物。

    这本身也是老住持的用意,实则是在帮助张天泽,不然的话,等走出寒山寺,金身自动消失,张天泽同样要失去这个底牌,但外人都会认为他依旧有此底牌,这对张天泽来说,可是相当不利的。

    “缩头乌龟,还霸体呢,太丢人了。”

    “张天泽,滚出来受死,龟缩到里面算什么玩意。”

    “杀了人不敢现身,寒山寺的霸气哪里去了。”

    …………

    五大势力的人可是一点不客气,什么难听骂什么,叫嚣不断。

    蜀山内,大批弟子走了出来,一个个气的咬牙切齿,被人跑上们来骂,太憋屈了。

    “我已经说过了,张天泽不在蜀山,你们若要挑战,我来代替张天泽接受。”

    萧菲儿站了出来,女扮男装依旧无法掩饰其盖世容颜。

    “不行,必须让张天泽出来应战。”

    诸葛云天不依不饶。

    “他娘的,这混蛋太欠揍了,二小姐,让我过去打爆他。”

    一个入元境的内门弟子早就看不下去了,要不是萧菲儿拦着,早就冲出去一战了。

    这几天下来,蜀山内部的高层长老都没有现身,任由各大势力的天才在外面辱骂。

    其实这种情况很明显,年轻一代的事情,大家都默认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就好比五大势力,将张天泽列为必杀任务,这个任务,还是让下面的年轻弟子去完成。

    这本身,就是一种竞争和历练,高层若是先出现,显得宗门无人,不如其他势力,这个脸,可没有人愿意丢,蜀山更加不会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