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九章 留下金身

作品:《剑仙在上

    周赞死了,五大势力所有人都死了,整个古塔内,到处都是刺鼻的血腥之气,地上,墙上,血肉模糊,令人作呕。

    气氛突然变的无比寂静起来,剩下五大势力的人,没有一人说话,所有看向张天泽的眼神,都充满惊恐。

    这是一尊狂魔,一尊杀神,少年杀神。

    东方家族的人庆幸选择站在了张天泽这边,和这样的狂人为敌,实在是非常的不明智,若能与之做朋友,反而是一件好事。

    谁都能看出张天泽的无穷潜力,霸体的影响力,一直以来也都是最大的。

    张天泽的狠辣手段,也让人们不由想到了有关上一代霸体的传说,一代狂人,又何尝不是踩着累累白骨上的位。

    每一个成功的上位者,所行之路,都注定不会平坦,注定不可能一帆风顺。

    张天泽的逆行之路,才刚刚开始。

    而张天泽今日所行之事,等离开寒山寺之后,也必将名扬天下,同样也会被五大势力给仇视,甚至列为必杀名单。

    换句话说,张天泽以后的路,并不好走了,敌人太多了,想杀他的人也太多,天地虽大,却处处危机。

    玲珑仙阁,化云宗,冷家,众人依旧沉寂在张天泽的阴影当中无法自拔,那果断的杀戮,那凶狠的手法,那冲天的霸气,俨然便是当年战神的缩影。

    他们似乎看到了战神年轻时候的样子,他们没有见过战神年轻时候的样子,但现在,他们忽然觉得,年轻时候的战神,就是张天泽这样。

    三大势力非常庆幸,庆幸今日站队了方位,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如若不然,他们的下场,丝毫不会比地上那些人好多少。

    像张天泽这样的人,你根本不用渴望用大势力去压他,霸体是何等的高傲,疯狂起来,天王老子都不放在眼中。

    在霸体的思想里,天地都休想压制他,杀一人和杀百人,没有什么区别,得罪一个势力和得罪十个势力,同样没有区别。

    “小天子,你没事吧。”

    萧菲儿感受到张天泽身上充满了戾气,连忙走上前来,关切的问道。

    此刻的张天泽,双眼有些微红,依旧没有从那种嗜杀的状态中反应过来,那种疯狂的杀戮,很容易影响到他的心神。

    不过他有四十二章经在身,强大的佛性,可以调理这种嗜血的状态,恢复的也是很快。

    张天泽收起紧身,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对着萧菲儿笑了笑“没事。”

    这个看起来如邻家大男孩的少年郎,若非亲眼所见,谁会将他和一代杀人狂魔联系到一起,谁又能想到他之前那疯狂的杀人状态。

    “兄弟,你太牛了,哥不如你。”

    东方轩走上前来,拍了拍张天泽的肩膀,由衷说道。

    身为九玄雷体,身为东方家族真正的天才,他有着和周雨辰同样的高傲,东方轩很少佩服一个人,尤其是年轻一代,很难找到一个让他心服口服的人,但面对今日的张天泽,东方轩是真正的服气,而且是五体投地。

    覆灭五大势力的天才高手,这简直就是一件壮举,东方轩自认,自己不可能做到。

    “张少侠豪情万丈,男儿热血,杀戮果断,令人钦佩,年纪轻轻,依然有了战神风范,不愧是盖世霸体,不过恕小女子直言,张少侠今日杀戮过重,让五大势力在寒山寺的天才尽皆覆灭,此举必然会惹怒五大势力,日后麻烦,也必然不断。”

    聂小仙开口说道,仙子容颜之上,毫不掩饰自己张天泽的欣赏和敬佩。

    身为女子,自然欣赏英雄豪杰,男儿不热血,还叫男儿吗?

    所以,聂小仙欣赏张天泽今日的做派,杀戮虽重,但修行界本身就弱肉强食,这每天的杀戮,又何尝少过。

    何况,今日之局面,张天泽也是迫不得已,他若不杀人,人家便要杀他,若张天泽没有金人护体,适才一战,蜀山和东方家族不知道要陨落多少人。

    杀敌一万,也不罪孽,损己一个,便可留下终身悔恨。

    所以,没有人觉得张天泽杀的错,就刚才局面来说,他救了蜀山和东方家族不少人。

    而且,张天泽出手之前言明,此事他一人承担,和蜀山无关,可见他不想给蜀山惹麻烦,是一个有担当之人。

    “多谢仙子提点,麻烦若来,我张天泽接着便是。”

    张天泽说道。

    “一切有蜀山给你做主。”

    萧若雪道,简单一句话,表明蜀山态度。

    “多谢大小姐。”

    张天泽由衷道,萧若雪的话,无疑让张天泽对蜀山更加有归属感。

    寒山寺事情已了,张天泽看了看一片狼藉的第九层古塔,叹息道“佛门净土,却沾满鲜血,我之罪过,此地毕竟是战神前辈遗留之地,又是寒山寺这片净土的最高层,我岂能留下这满地尸首离去。”

    张天泽内心有些自责,不是痛心死去的人,只是自责用鲜血沾染了这里。

    张天泽大手一挥,玄炎心火荡漾而出,落在那些尸首之上,片刻之间,便将所有的尸首彻底焚化,烧成虚无,就连虚空中弥漫的血腥之气,都焚烧殆尽。

    虽不能还古塔原貌,却也算是清理了自己留下来的烂摊子。

    “阿弥陀佛。”

    老住持双手合十走了进来,他目光落在张天泽身上,满是赞赏之色,显然对张天泽的做法无比满意,更是觉得战神选择的有缘人,没有让他失望。

    “大师,晚辈鲁莽了。”

    张天泽对着老住持施了一礼,深表歉意。

    “张少侠杀身成佛,又何来鲁莽之说,万事皆有因果,因果啊。”

    老住持一句因果,令人深思,想来又何尝不是如此,诸葛风和黑从等人一心要对张天泽出手,是自己种下的因,现在被张天泽所杀,而已算是因果报应了。

    “张少侠,可否将金身宝相留下。”

    老住持突然开口说道。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再一次落在了张天泽的身上,他们都知道,老住持口中所言金身宝相,便是张天泽收取来的金人。

    那金人可是真正的杀手锏,张天泽恐怕不见得舍得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