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九章 入元境二重天

作品:《剑仙在上

    这一刻,剑意加身,张天泽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快意的状态,重剑在手,仿若无物。

    张天泽身躯陡转,战剑向前挥洒,只听哗啦啦声响,万千剑光荡漾而出,照亮了整个走廊,整个走廊内,都被凌厉的剑气给充斥。

    剑气无双,太璀璨了,但这种璀璨之下,却蕴含着无尽的冰冷。

    剑气如山河,霸气荡九州,这蕴含剑意的一剑,如果非得用两个字来形容的话,那就是惊艳。

    而在这种剑意的带动下,张天泽不但对剑术的理解更深一层,本身的修为,也是受到了不小的冲击,当场突破了境界,达到入元境二重天。

    这是一种感悟,是一种所得,是一种无上的机缘。

    太珍贵了,这样的感悟,让张天泽霸体的潜力,再一次激发,本身和重剑的契合度,也再次提升到一个更高的层次,以至于他的修为在晋升到入元境二重天之后,完全没有半点要停下来的意思。

    张天泽气势不断攀升,修为一直到入元境二重天巅峰才停止下来,距离入元境三重天,也只是一步之遥。

    “好家伙,霸体真是妖孽,这个世界上能够让我东方轩佩服的人没有几个,今日你张天泽算一个。”

    东方轩眸子生辉,张天泽的表现,让他发自内心的佩服,虽然他是九玄雷体,虽然他现在的修为比张天泽高出很多的,但东方轩绝对有理由相信,张天泽完全有超过自己的那一天,甚至这一天,并不会太远。

    “好样的小天子。”

    萧菲儿兴奋的直跺脚,眼中满是花痴和崇拜,这个小姑娘崇拜张天泽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从当初自己女扮男装在记名区域被张天泽打败,这个男人就在她心里扎了根。

    “真是恐怖,咱们蜀山,又出现绝世天才,也算是一件幸事了。”

    “没错,霸体毕竟是霸体,不知道他能不能重现当年霸体的光辉,不过他现在的实力还是太弱了,如今太过于优秀,势必会引起很多的觊觎,日后的成长之路,注定不会一帆风顺。”

    “你们不觉得张天泽手中的剑很神异吗?石壁上的剑术,仿若是受到了那把剑的召唤一样,所以才脱离了石壁,全部进入到那把剑内,形成一缕剑意。”

    “没错,不过这石壁上的好处,都被张天泽拿到了,这对于咱们蜀山来说,也是一件好事,毕竟好处没有落到外人手中。”

    …………

    蜀山的弟子也为之兴奋,不管他们彼此间在蜀山内部平日里如何的争斗,但离开蜀山之后,尤其是在各大势力汇聚一堂的时候,他们要做的,便是一直对望,每一个人的言行举止,代表的都不再是单单自己,还有蜀山。

    但其他势力的人,就没有那么兴奋了,尤其是诸葛家族和尸阴宗,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石壁上的好处被人抢走了不少,他们更加不希望一个强势的霸体再次崛起,毕竟从眼前来看,他们和张天泽,是真的有仇。

    谁会希望自己的仇人更好呢。

    “该死的,战神留下来的剑术,被这混蛋一人给收拢了。”

    “此人的天赋实在太逆天了,若是让其真正成长起来,对我们尸阴宗,没有半点好处,霸体太过于霸道,本身就是我们尸阴宗修炼功法的克星,当年的霸体,就看不上我们尸阴宗,尸阴宗险些葬送在那个狂人手中,眼前这个家伙要是成长起来,也一定会对付我们。”

    “绝不能让他活着离开寒山寺,不惜一切代价要杀了他,为我弟弟报仇。”

    …………

    尸阴宗和诸葛家族杀机十足,尸阴宗从心理上仇视霸体,诸葛风更是和张天泽有着杀弟血仇。

    而除了尸阴宗和诸葛家族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之外,其他一些势力,如周家,天一门,天魔教,也是面色阴沉,很显然也不希望看到蜀山再出现一个厉害的霸体。

    另一边,张天泽收起气势,手中重剑,依旧在剧烈的晃动,难掩兴奋之意。

    张天泽这才从适才的意境中回过神来,感受着自己的变化,看着手中还在晃动的重剑,内心的情绪,也是无法安定。

    脑海中的金色剑影已经消失不见了,彻底被张天泽给消化。

    但对于张天泽来说,适才发生的事情,依旧让他处于震动当中。

    “重剑究竟是什么来历,为何能够吸收石壁上战神留下来的剑术?”

    张天泽内心又多了一个疑问,可以肯定的是,石壁上那些剑术之所以会飞起来,完全是因为重剑的缘故,若没有重剑,张天泽根本做不到这般。

    这重剑,是师傅给自己的,一直以来都平淡无奇,上一次给张天泽带来震动,在剑域内引起了天剑的共鸣。

    这一次,重剑主动出现,吸收战神留下的剑术,太过于匪夷所思了,若非是因为重剑的来历张天泽本身知晓,他都要怀疑这重剑和战神有关联了。

    “老住持说我是有缘人,我问了一些问题,他也没有真正解答,老住持让我去问师傅,看来等寒山寺的事情结束之后,我是要回去一趟了,重剑是老头子给的,老头子一定可以解答我心中疑惑。”

    张天泽心中暗道,已经有了后续打算,等寒山寺的事情结束之后,他会回去一趟,让老头子帮自己解答疑问是一,再则,出来这么久了,张天泽多少有点想念那个不着调的老头了。

    “走吧,石壁上面空空如也,不用想着再有其他好处了,咱们还是进入古塔内,看看战神究竟留下了什么。”

    化云宗代表弟子宋成明说道。

    闻言,张天泽将重剑收回背后,对着众人呵呵一笑,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东方轩大步走到张天泽近前,对着其竖起大拇指“牛!”

    人们继续前行,石壁上已经空空如也,也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而且,人们都知道,这石壁上的剑术,是战神一时兴起刻下的,而战神在这里留了一个月,真正留下来的宝贝,肯定还在古塔内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