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八章 一缕剑意

作品:《剑仙在上

    张天泽的眼睛,同样一眨不眨的落在石壁之上。

    这石壁上刻画的每一招每一式,看似无比简单,实则都蕴含奥义。

    张天泽眸子生辉,他修炼天绝剑法,在剑法上的感悟,也是远超常人,霸体本身的领悟能力,也非寻常人可比。

    很多人都拉开了架势,剑入手中,按照自己对剑法的感悟,演化石壁上的剑招。

    当然,也有一些人能够保持基本的淡定,但即便是如萧若雪和东方予这样的高手,眼睛也是难以从石壁上挪开分毫。

    要说最淡定的,当属张天泽了,他现在是心绪的变化,看着石壁这些剑术,张天泽似乎看到了当年战神英姿勃发的身影,看到战神手中拿着利剑在石壁上一下一下留下这些剑术的场景。

    一手持剑,一手拿酒,豪情万丈,凌厉无双。

    那是一种意境,属于战神自己的意境。

    眼前这些人,他们都在演练石壁上的剑招,但战神真正留下来的意境,又有几人能够体会。

    张天泽看的有些痴迷,他走在走廊的最中间,一步步向前走,他走的很慢,每走一步,都将左右两边石壁上的剑招给烙印在脑海中。

    不同于其他人矗立观望,原地演练,张天泽即便走的很慢,但也很快超过了所有人。

    一步一步,张天泽终于走到了走廊的尽头,而到了这个位置,两边石壁上的剑招,也不再有了。

    回过头来,张天泽眼睛变的无比明亮,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同为霸血的缘故,在烙印下来石壁上所有剑招之后,张天泽体内的霸血,异常的躁动。

    而比霸血更加躁动的,却是后背的重剑。

    重剑颤抖,发出嗡鸣之音,这种情况,是很少出现的。

    张天泽身躯一震,重剑发出一声鸣啸,自从飞起,悬浮在张天泽的手中。

    啸……

    重剑发出刺耳剑啸,散发出无尽金光来,这些金光和走廊内的佛光相映成趣,颇为契合。

    下一刻,重剑仿若不受控制一样,在张天泽头顶来回旋转,转动的速度极快,张天泽能够感受到从中间内传出的极大兴奋。

    神异的事情发生了,伴随着从重剑内荡漾而出的道道金色剑气,石壁上的那些剑招,似乎受到了某种召唤一样。

    嗤嗤…………

    嗤嗤啦啦的声音响起,在一道道惊骇无比的目光注视下,那石壁上的剑招,竟然自动飞了起来。

    无形的剑招,脱离了石壁,在半空中摇摇摆摆,向着重剑而去。

    “怎么回事?剑招怎么自己飞出来了。”

    “开什么玩笑,刻在石壁上的东西,怎么可能活过来,这太离谱了。”

    “看,是那个剑,所有的剑招都从石壁上飞起来了,向着那把剑而去。”

    …………

    无人不惊,那些正在演练剑招的人,看到剑招突然活过来飞起,呆若木鸡。

    嗖嗖嗖……

    一个个剑招化为道道流光,钻入重剑内,被重剑完全吸收掉。

    这一幕太神异了,看呆了所有人。

    萧若雪,东方予,聂小仙,黑从,冷无双,诸葛风等元丹境的天才,此刻也是惊骇的张大嘴巴,饶是以他们的见多识广,也从未见过如此神异的场景,这一切,好像是做梦一般。

    刻在石壁上的东西,乃是死物,根本无法挪动,如今却活了过来,从石壁上飞出。

    但很显然,如此异变的真正根源,不在于石壁上的那些剑招,而在于悬浮在走廊尽头的那把金光四耀的剑。

    “是张天泽,那把剑是他的剑。”

    “这家伙要的剑,怎么能够吸收这里的剑招,这太离谱了。”

    “应该是霸体的缘故,这里的剑招,乃是霸体所留,张天泽和战神前辈有着相同的霸体,所以在张天泽的身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这是唯一的解释了。”

    “这个混蛋,一人吸收了所有的剑招,那我们岂不是白来了。”

    …………

    无人不惊,战神留下来的东西,对于霸体来说,优势实在太大了。

    所谓有缘人得知,相比较张天泽来说,在场的这些人,还真算不上是有缘人。

    霸体继承霸体留下来的东西,似乎才是真正的名正言顺,才算是真正的正统。

    但没有人愿意白来一趟,更多人不愿意让霸体成长起来。

    就好比现在,人群中已经出现了好多的杀意,逐渐的向着张天泽笼罩。

    萧若雪的感受到了这些杀意,神情也变的有些紧张起来。

    张天泽表现的太优秀了,这样的天才,太多人不希望他成长起来,何况眼前这些人都是为了战神留下来的宝贝而来,才刚开始的石壁剑招,就被张天泽一人收拢,难免会引起其他人的杀心。

    哗啦啦……

    眨眼间,石壁上的剑招,全部消失不见,被重剑给完全吸收的干干净净,重剑挥洒出无尽剑光。

    而此刻的张天泽,完全处于一种很玄妙的状态,重剑吸收的那些剑招,最终化为了一把虚无的金色小剑虚影,出现在了张天泽的脑海当中。

    这是剑意,是战神留下来的一道剑意,或许在战神眼中这区区的一道粗浅剑意根本算不得什么,但对于张天泽这种入元境的小厮来说,这道剑意,简直是无价之宝。

    在这一道剑意进入张天泽脑海中之后,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升华了,在这一刻,他对天绝九剑,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他大手一抓,重剑落入手中,绝情之剑荡漾开来,那种令敌人闻风丧胆的绝望之气,弥漫开来,整个走廊内都荡漾起寒意来。

    一剑出,死神临。

    “这是什么剑法?”

    “这家伙好像吸收了战神留下来的剑意,剑法比之前更加犀利了,而且他的剑中,也带着一丝剑意,彻骨的冰寒。”

    “该死的,这混蛋真是运气,石壁上留下来的剑招,融合成了一道剑意,最终成全了他一个人,太可气了。”

    …………

    很多人都咬牙切齿,眼中满是羡慕嫉妒恨,若非因为刚刚才走入九层古塔,里面还有战神留下来的更宝贝东西,他们恐怕要忍不住对张天泽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