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一章 一锤一个【二更】

作品:《剑仙在上

    这样的剑法,从来没有见过,身为杀手,本身要具备的第一要素,那就是绝情,出手才会毫无顾忌。

    而张天泽这一剑,却比他们的剑,更加绝情,是那种真正的绝,可以影响对手心神情绪的绝望。

    面对张天泽这一剑,纵然有六个帮手在身,纵然有阵法帮助,那杀手依旧觉得自己是独孤的,在孤独面对一个绝世强者,那种感觉,让他惊慌。

    “该死的,琉璃剑。”

    张天泽的剑太快了,快到即便七人有阵法协助,此刻也无法第一时间全部对张天泽进行攻击。

    那杀手骂了一声,施展出自己引以为傲的琉璃剑法。

    哗啦啦的剑气,如同琉璃,向着张天泽的重剑碰撞而去,这一击,同样是施展出了入元境三重天的实力来。

    这就是剑阵的可怕。

    可惜,入元境三重天,对张天泽来说,也是太弱了,尤其是在张天泽施展出绝情剑法的情况之下,一般的入元境三重天,面对这一剑,也只能饮恨收场。

    砰!

    琉璃剑气在重剑的冲击之下,轰然破碎,完全做不到半点阻挡。

    噗嗤!

    重剑越过重重障碍,噗嗤一声洞穿了那杀手的脑袋。

    出手便是杀招,比杀手的剑,更加狠毒迅猛,让人真正的防不胜防。

    张天泽对幽灵的杀手,没有半分好感,要杀这些人,也更加不会有半点心慈手软。

    对于自己的敌人,张天泽的宗旨从来都只有一个,那就是杀,以最快最猛的方式将其灭杀。

    所谓得势不饶人,能够一击必杀,绝对不会有半点拖拉。

    轰……

    一个杀手被杀,剑阵自动破除,六个黑衣杀手受到阵法的反噬,后退十几丈。

    “六弟。”

    有人喊了一声,怒火冲天,但相比于愤怒,六个杀手的脸上,均是布满了震惊,那种震惊,即便是隔着面纱,也挡不住。

    “怎么会这样?这家伙怎么会如此恐怖,我们到底接到了一个什么任务?”

    “此人太变态了,前所未见。”

    “走。”

    …………

    杀手们被吓坏了,一直以来都是他们犹如幽灵一般收割着别人的生命,很少出现被任务对象吓到的情况,但今日,他们真的被张天泽给吓坏了。

    要知道,他们七人联合,从来没有出过错。

    他们彼此间配合的无比默契,在幽灵组织中,也是颇有名气。

    七人联合,配合天衣无缝的剑阵,几乎所向披靡,在剑阵中,他们每一个人的实力,都是有所提升的,战力强横,再加上彼此间的配合,剑阵几乎无法破除。

    然而,看起来只有区区入元境一重天的张天泽,一瞬间爆发出来的实力,竟然如此强悍,上来就破掉了他们的剑阵,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现在,剑阵无法维持,死去一人,他们六个的修为,都降到了入元境二重天。

    连剑阵维持的入元境三重天都被张天泽如此轻松灭杀,以他们现在的实力,留在这里,还不是犹如蝼蚁一样,任由张天泽随意碾杀。

    他们是杀手,以杀人和任务为第一目的,但他们却不是傻子,在明知道以卵击石的情况下,哪里还有可能主动送死。

    那黑衣杀手首领咬牙切齿的喊了一声,六人也不恋战,纵然内心诸多不甘,也是转身就跑。

    六人化为黑影,向着前方飞驰而去。

    “来了就不要走了。”

    张天泽岂会给他们逃走的机会,这帮幽灵,阴魂不散,不杀难以缓解心中愤慨。

    今日若非自己晋升到了入元境,如果还是之前的先天境,在寒山寺遭遇到这七个杀手,后果不堪设想,几乎是必死无疑。

    如此一来,张天泽更加没有放过这些杀手的理由。

    悬空踏步,形如飞流,张天泽将本能身法施展到极致,眨眼间就追上一人,重剑出击,从后面将那杀手的身子整个洞穿,冰冷的剑气,在其体内肆虐,震碎其五脏六腑,当场惨死。

    杀一人,张天泽速度不减。

    “他娘的,怎么会这么快,他是人是鬼。”

    剩下五个杀手吓的亡魂皆冒,幽灵的杀手,以身法和剑术为傲,但他们这点骄傲,在张天泽面前,被击打成粉碎。

    “此人不可敌,大家分头跑,不然一个都走不掉。”

    杀手首领连忙开口说道,张天泽太强大了,他们现在才算是明白,今日前来暗杀张天泽,这样的行为本身,就是一种笑话,太白痴了。

    现在唯有分开跑,分散张天泽的注意力,才有机会活命,分开来,还会死人,但有人能逃掉,不分开,只能等着被张天泽犹如砍瓜切菜般一个个给杀掉。

    啊!

    而就在那黑衣首领说话之际,又一人死在了张天泽的剑下,入元境二重天的元修,在张天泽的重剑面前,完全就是不堪一击,杀他们,如杀鸡屠狗。

    张天泽一愣,四个杀手分别向着四个方向而去,一时间倒是让张天泽有些为难了,他虽然实力强大,但毕竟没有分身术,在这种情况下,就算他速度快,想要杀了一个再去另一个方向杀,最终将四人全部杀完,也有点不现实。

    既然如此,那就杀最大的那一个。

    没有丝毫的犹豫,张天泽跨步而出,身法如电,眨眼间的功夫,便挡住了那黑衣首领的去路。

    “还想跑吗?”

    张天泽的脸上,满是残忍的笑容。

    啊……

    而就在这时,另一边,传出凄厉的惨叫之音,张天泽和那黑衣首领同时忍不住看过去,就见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手持铁锤的青年,那青年身穿一副黑色盔家,披头散发,凌空一锤,就将一个正在拼命逃跑的杀手给砸成了肉酱。

    这青年实力极其可怕,按照张天泽的眼力,拎锤的青年,修为已经达到了入元境七重天。

    一锤砸死一人,青年又拎着锤向着另外一个方向杀去,片刻之间,又是一声惨叫。

    青年的大锤,一锤一个,何其生猛,砸的杀手亡魂皆冒。

    杀两人,青年似乎还不过瘾,又去另外一个方向杀另外一人。

    “此人是谁?”

    张天泽目瞪口呆,一锤砸死一个,太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