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八章 英雄悲凉

作品:《剑仙在上

    七天的时间,修为从刚刚踏入入元境一重天,达到入元境一重天巅峰,触碰入元境二重天的门槛,这样的进步,不可谓不大。

    而且这种进步,没有依靠任何的外界能量和丹药辅助,完全是依靠心境。

    四十二章经,给张天泽的心境,带来极大的变化,年轻人,有时候的确要气盛,但气盛之后,也要能够沉淀下来。

    一个能够控制自己心性的人,才能够真正成大事。

    如当年的战神一般,能狂能收,快意恩仇,又内敛如水。

    那是一种境界,心的境界。

    佛门的经文,繁琐复杂,很难有人真正能够用心看进去。

    大多数的元修,一味追求修为上的成就,往往是心浮气躁,没有人愿意坐在这里去看那些晦涩难懂的经文,在他们看来,这是在浪费时间。

    然而,佛门经文,博大精深,若是真能钻研,好处无穷。

    “心境的变化,让我的精神力也再一次得到了提升,达到入元境六重天地步,这四十二章经,真是佛家宝贝,只是,如此珍贵的佛门秘典,住持为何会拿出来给我观看,我并非佛门弟子,又和佛门毫无渊源,何况,这样的经文,即便是佛门弟子,也不是谁都有资格观看的吧。”

    张天泽满心都是疑惑和不解,真正观看了四十二章经之后,这种疑惑更大了。

    即便他对佛家毫不了解,但他也并非傻子,能够看出四十二章经的珍贵之处,这样的经文,莫说是他这个外人,就算是寒山寺内的僧人,又有几人有资格观阅。

    “想不通,想不通。”

    张天泽摇头苦笑,既然想不通,索性也不再去想,想要真正知道其中缘由,恐怕一定要去问寒山寺的住持了。

    住持现在正在闭关,那就等住持出关了再说。

    反正距离战神遗迹开启也快了,到时候各大势力的天才代表人物多会前来,住持想不出面都不行。

    合上四十二章经,张天泽闭上眼睛,将经文回顾了一遍,对于最后的那金身宝相,依旧没有半点头绪。

    最终,张天泽将四十二章经整整齐齐的放在桌子上,然后从蒲团上站起来,随便活动了两下身子,身上发出咔咔声响,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比刚到寒山寺的时候,不知道要好多少。

    张天泽推开房门,准备出去走走,来到寒山寺七天了,还没有来得及转一转。

    刚刚走出房门,张天泽就看到一个僧人走了过来,正是当初引进自己进入寒山寺的僧人。

    “施主,你出关了。”

    僧人双手合十,笑道。

    因为张天泽当初送出的一百中品元石,僧人对张天泽的印象明显更加友善了。

    “大师好。”

    张天泽双手合十还礼,这七日,没有人进入房间内打扰自己,张天泽还是很感激的。

    “施主不必客气,贫僧惠通,施主直接称呼我法号便是。”

    惠通道。

    “惠通大师。”

    张天泽依旧礼貌有加,在这佛门重地,他不敢有丝毫造次。

    “施主要出门吗?”

    惠通问道。

    “恩,随便转转。”

    张天泽道。

    “贫僧恰好无事,可以带施主走一走。”

    惠通道。

    “有劳大师。”

    张天泽正好对寒山寺不熟悉,若是有个向导的话,自然是极好的。

    惠通带着张天泽,从寒山寺的禅房开始,转过藏经阁等处,走过好几座宫殿,整个寺庙内,都充斥着香火之气。

    这样的环境,实在是让张天泽没有办法不爱。

    前方是一条比较宽敞的路,路上来来往往许多人,都向着最后方那一座宫殿而去。

    最后那座宫殿,是分开来建的,几乎是修建在后山之上,显得有些特行独立。

    而那独立的宫殿,却最是热闹,几乎大部分前来寺庙的人,目标都是冲着那最后一座宫殿。

    “大师,那座宫殿,有什么不同之处吗?”

    张天泽好奇问道。

    “那座宫殿,是为了纪念一位英雄所建,前来寒山寺欺负的人,也都是冲着那位英雄而来,但因为英雄事迹被大夏王朝给抹杀,所以只能将宫殿分开来建,建立在后山之上。”

    惠通道。

    “你说的英雄,可是当年的人族战神?”

    张天泽神情一震。

    “正是。”

    惠通道。

    张天泽目光远眺,落在那边略显孤独的宫殿之上,内心诸多感叹,一个人族的英雄,却沦落到这步境地,何等的悲凉。

    “走吧,我带你去看看。”

    惠通看出了张天泽的兴趣,走在前面带路。

    张天泽跟在惠通身后,一步步走向后山。

    宫殿并不大,相比较寒山寺内其他的宫殿,这座宫殿,简直是渺小的可怜。

    但这里的香火之气,却是最旺,几乎整个寒山寺一大半的香火之气,都在这里。

    孤孤零零的一座宫殿,四周连院墙都没有。

    在宫殿前方,是一座雕像,那雕像,英姿勃发,盛气凌人,可惜的是,雕像却没有面容,整个面部,一片平整,可以看出,当初修建这雕像的时候,根本没有刻画其面部容貌。

    即便没有面容,但也可以看出,那是一个无敌的剑客,那是一个身材算不得雄壮的男子,长发披肩,单手背负,仅仅一个姿势,就给人一种霸绝天下的感觉。

    真正引起张天泽注意的是,雕像的人,竟然和自己一样,背负战剑。

    “为何没有面目尊容。”

    张天泽不解问道。

    “这雕像,是战神死活,我们才修建的,大夏王朝说战神背叛了人族,在十六年前,战神死活,王朝抹杀了战神所有的功绩,并让他成为了一个禁忌话题,但战神对我们风陵域却有着大恩,当年有神族在风陵域为非作歹,残害人族,是战神前辈,一己之力,降妖除魔,败退神族,救下风陵域万千生灵。”

    惠通道“故而,战神死后,风陵域人们悲痛万分,无数人前来寒山寺为战神请愿,寒山寺才修建了这座宫殿,还有这雕像,但因为大夏王朝颁布的禁忌法令,我们只能雕塑出战神的形态,却不敢雕刻出其尊容,这些年来,风陵域很多人依旧感恩战神恩情,将其奉若神明,所以寒山寺的香火,数这里最旺。”

    【不要走开,还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