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六章 未卜先知

作品:《剑仙在上

    冷风呼啸,月黑风高。

    张天泽飞驰在半空当中,衣袂飘飘,左右摇晃,来回盘旋,好不欢快。

    这一天他不知道等了多久,能够御空飞行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自己飞,跟坐在红鹤和赤焰玄鹰身上那完全是两种感觉,操控天地元气,气流随着自己的意念而动,凌空踏步,看着脚下不断后退的山河,颇有一种缩地成寸的感觉。

    而张天泽晋升入元境,所得到的好处,绝对不仅仅是御空飞行那么简单。

    他的识海自动打开了,可以激发神念,神念和精神力融合之后,他的感知力更加敏锐,方圆百丈内,哪怕有一粒灰尘,都能够被他精准无比的感应到。

    更重要的是,晋升入元境之后,张天泽的精神力,得到了真正的蜕变和提升,直接飙升到了入元境五重天的地步。

    精神力的提升,也算是张天泽一个底牌。

    而且,精神力越强大,张天泽炼制出来的丹药,等级也就越高,这一点是毋容置疑的。

    再加上玄炎心火,这种王者级别的火焰,精神力越强,越是能够发挥出火焰的威力来。

    长夜漫漫,张天泽按照胖子指点的方向,一路向西,向着寒山寺的方向。

    张天泽并不着急,一路上可以说是游山玩水,时而检验自己的速度。

    张天泽并未修炼什么身法,但霸体本身的优势,已经超越了很多普通的身法,仅仅依靠本能的反应,就是最玄妙的身法了。

    霸体的优势,使得张天泽飞行的速度,也是快极,毫不客气的说,如果张天泽要逃跑的话,就算是一个入元境五重天的高手,都追不上。

    一路晃晃悠悠,当张天泽飞到寒山的时候,已经是清晨。

    东方的初阳,缓缓升起,屹立在空中看日出,张天泽还是第一次,颇有一种欲与天公试比高的感觉,一时间忍不住豪气干云。

    前方,便是寒山山脉,这片山脉足有方圆千里大小,虽和蜀山无法相比,乍一看却也物竞天择,乃是一片风水宝地。

    只是这里气候寒冷,山脉之上有白色雾气弥漫,才有寒山之称。

    山脉深处,一座古塔清晰可见,下方隐约可见一排排宫殿房舍,香火之气弥漫,不用说,那里便是自己的目的地,寒山寺。

    飞驰在寒山山脉之上,张天泽突然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整个人躁动的心灵,都忍不住静谧了下来,那种感觉,真的神清气爽。

    “果然是一处清修的好地方,难怪战神前辈游历天下,会选择在这里停留。”

    张天泽深深吸了一口从山间飘荡出来的静谧之气,忍不住发出感慨。

    若说这里的天地元气浓郁程度,远远比不上蜀山,但这里的环境,却给人一种世外桃源的感觉,与世无争,沉淀心灵。

    在这里静修,修的不是实力,不是元力和修为,而是心性。

    静心养性,才是修士最难得的。

    元修好斗,天地之间,宗门林立,种族众多,争夺和杀戮,处处都是。

    生活在那种尔虞我诈的元修时间时间久了,这里的静谧,就成为了真正的净土。

    此刻的张天泽感悟的最是清楚,他刚刚从黄云镇过来,经过了和悍匪的斗狠斗勇,若是能够在这样的寺院内静修一段时间,对他的心性,绝对是一种难得的沉淀。

    “按照诸葛云所言,十大势力的天才,应该半个月之后才到,我且效仿战神前辈,在这寒山寺,修身养性一段时间。”

    张天泽心情舒畅,向着寒山寺缓缓飞去。

    寒山寺越来越近,虽然才是清晨,张天泽却已经看到下方山路上来来往往的人群。

    寒山寺内,香火之气很旺,颇有宝刹的感觉。

    “如此一片祥和之地,希望不要引来战争才好。”

    张天泽忍不住叹息到,霸体战神留下来的东西,牵动了十大势力,而十大势力之间,处于争夺关系,向来不睦,汇聚到一起,摩擦自然也是不断,何况还关乎争夺战神留下来的遗迹。

    在没有来寒山寺之前,张天泽或许还没有什么担忧,但看到了寒山寺的情况,张天泽突然有些担心起来,只希望各大势力的天才人物,不要因为争夺遗迹,扰乱了这一方净土。

    越来越靠近寒山寺,为了尊重这座古刹,张天泽准备降身而下,步入寺内。

    而就在这时,两道身影从古刹内飞出,很快来到自己前方。

    那是两个僧人,看起来三四十岁,身穿黄色袈裟,面色十分庄重,这两位僧人的修为,却是不弱,都已经达到了入元境。

    “施主可是从南边而来?”

    一个僧人双手合十,开口问道。

    张天泽一愣,连忙还礼“正是。”

    黄云镇位居寒山寺南方,这僧人说自己从南边来,却也是事实。

    但让张天泽疑惑的是,这僧人怎会知晓自己从何而来,而且,两位僧人显然是针对自己而来,仿佛在等着自己一样。

    难道,他们提前就知道自己回来?

    “贵客临门,寺里请吧。”

    另外一个僧人开口说道,对着张天泽做出请的手势。

    “贵客?你们是说我?”

    张天泽一脸懵逼。

    “是的施主,昨日住持有言,今日将有一少年,从南边而来,让我等好生招待。”

    那僧人道,对张天泽的态度极好。

    “敢问住持如何知道,我会来寒山寺?”

    张天泽满脸都是好奇,寒山寺的主持,怎会知晓自己要来的,他和这住持,可素不相识。

    而且还是昨日便知,昨日自己在没有杀诸葛云之前,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寒山寺这个地方。

    难不成,寒山寺,有人未卜先知,那也太厉害了。

    这让张天泽不得不对寒山寺重新看待,莫看这风陵域的小地方,说不定真有高人隐藏。

    只是,即便知晓自己要来,但自己又是如何成为贵客的,他跟寒山寺,并无半点渊源。

    而且,他的修为,只不过是一个个刚刚踏入入元境的小人物罢了,若是蜀山的代表弟子前来,寒山寺以礼相待,当成贵宾,倒还说得过去。

    费解,太费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