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九章 死有余辜【二更】

作品:《剑仙在上

    “我们和一般的悍匪可不一样,我们大当家,可了不得,年仅二十六岁,就已经达到了入元境三重天,手段厉害着呢。”

    那悍匪说道。

    “哦?”

    张天泽一愣,这一点他倒是没有想到,完全没有料到悍匪的大当家,竟然是一个年轻人,二十六岁的入元境,而且是入元境三重天,这样的人,足以称得上的是天才了。

    “你们大当家,有何来历?”

    张天泽问道。

    “这个,我真不知道。”

    悍匪一脸的苦闷。

    张天泽知道悍匪并未撒谎,毕竟以他的精神力之敏锐,一般人想要在自己面前撒谎,根本不可能。

    “我再问你,你们如何断定李家村有宝藏的?”

    张天泽继续问道,之前李家村村长李德的表现和所以村民们的表现他都看在眼中,可以断定的是,李德他们根本不知道李家村存在宝藏,如果真有的话,不至于为了一个宝藏而断送所有村民的性命。

    而且,如果李家村真有宝藏存在的话,李家村完全可以靠着宝藏发家致富,何至于落得如此境地。

    “是二当家推算的,二当家擅长推算之术,他推算出李家村有隐藏的灵气出没,断定这里有宝贝存在,所以让六当家前来搞定此事,挖掘出宝贝来。”

    悍匪说道。

    “你们这群悍匪,能人还真是不少。”

    张天泽忍不住笑道,大当家年轻有为就不用说了,二当家竟然还精通推算之术,只可惜心术不正,偏偏要当悍匪。

    而对于张天泽来说,本来对于这次铲除悍匪有些百无聊赖的他,现在也是忍不住产生了极大的兴趣,甚至是一些激情和斗志。

    他从来不担心敌人太强,反而若是敌人太弱的话,就太无趣了。

    既然这群悍匪不是易于之辈,非比寻常,那张天泽就留下来和他们好好斗斗法,看看谁更厉害。

    “这位少侠,该说的我都说了,可否饶我一命。”

    那悍匪满脸哀求。

    “我的问题,还没有问完,你们二当家,推算的宝藏位置,你可知晓?”

    张天泽继续问道,他相信李家村的村民真的不知道李家村存在宝藏,但他更有理由相信,一个善于推算之术的高手,不会平白无故去说某个地方有宝贝存在。

    而且,悍匪如此执着,更加说明了他们对二当家推算之术的信任。

    或许,李家村真的有宝藏,只是李家村的人自己都不知道罢了。

    “知道。”

    那悍匪用力点头。

    “带我去。”

    张天泽道。

    “好。”

    悍匪起身,向着李家村的后山走去。

    张天泽紧随其后,李德带领村民们也跟了上去,他们也想要看看,李家村是不是真的有宝藏存在。

    李家村并不大,而且四面环山,等于处在一片山坳之地。

    后山,早已经荒芜,之前被悍匪们翻腾过之后,后山更是显得一片狼藉。

    张天泽看到的后山,就是这样,很多地方都被翻过,到处都是乱石,一些山洞都被打烂了。

    “二当家推算出来宝藏的位置就在这里,不过我们将后山给翻了个遍,也没有什么发现,所以断定是李家村将宝藏隐藏了起来。”

    那悍匪说道。

    “所以你们就开始杀那些无辜村民。”

    张天泽眼中开始闪烁冷意。

    悍匪吓的一哆嗦,颤声道“他们若是说出宝藏,也就不用死那么多人了。”

    “看来二当家一句话,你们就深信不疑,既然你们对二当家的推算指数如此信任,那你说,二当家能不能算出来李家村的悍匪已经全部被杀呢?”

    张天泽调侃道。

    闻言,那悍匪顿时脸色苍白,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连连磕头“少侠饶命,少侠饶命啊。”

    悍匪不是傻子,已经听出了张天泽话中意思,张天泽让二当家推算这里的情况,摆明了是要杀自己,如果要放自己的话,就不会说出让二当家推算的话来了,因为放了自己,自己完全可以回去禀报李家村的情况。

    “小黑,你过来。”

    张天泽无视悍匪的求饶,这一刻,铁石心肠无比坚定,这些悍匪,根本就不值当的可怜,若是可怜他们,那李家村死去的村民,谁去可怜。

    小黑满脸都是怒火和哀伤,他大步走到张天泽近前,带着哭腔“天哥。”

    张天泽对着胖子挥了挥手,胖子会意,将手中利剑递了过去。

    张天泽接过利剑,递到小黑眼前“杀了他,为你爹报仇。”

    看着眼前的利剑,本来生性有些怯弱的小黑,在满腔怨恨的刺激之下,眼神也变的冰冷嗜血起来。

    他一把接过利剑,大声嘶吼,对着那悍匪凶狠的刺了下去。

    噗嗤噗嗤……

    一下,两下,三下……

    鲜血迸溅,小黑闭着眼睛,口中嘶吼着,一剑一剑的猛刺,他自己都不知道刺了多少下。

    身上,手上,脸上,都是悍匪的鲜血。

    直到精疲力尽,小黑才停下手中的动作。

    小黑身躯摇晃,手中利剑跌落在地,他这才睁开眼看了一眼已经被自己刺成蜂窝的悍匪,然后转身哇哇大吐。

    “爹,孩儿给你报仇了。”

    小黑嚎啕大哭,一边呕吐,一边用颤抖的双手去擦脸上的血迹,越擦越多,狰狞可怖。

    这是小黑第一次杀人,或许在之前,他从未想过自己会杀人,而且杀的如此凶残,甚至毫无人性。

    再普通的人都有兽性,人有时候,都是被逼的。

    小黑从在村口之外看到父亲头颅的那一刻,心境就开始发生了巨大变化。

    在张天泽递给自己利剑的那一刻,满腔仇怨彻底爆发,那一刻的小黑,是疯狂的,甚至是丧失理智。

    杀人,是仇恨激发出来的兽性,杀人后呕吐大哭,是小黑善良的人性。

    看着小黑的痛苦,张天泽也是忍不住叹息,如此朴实的人,却要经历地狱般的血腥,这本身,就是一种不公平。

    张天泽不知道让小黑亲自杀悍匪是对是错,毕竟小黑从未杀过人。

    但张天泽知道,若是不让小黑将满腔仇怨发泄出来,若抑郁攻心,后果恐怕更凄凉。

    而这悍匪,也是真的该死,死有余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