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六章 丧心病狂【四更】

作品:《剑仙在上

    张天泽只是跟在身后,不出手也不说话,有些仇恨,要让胖子自己来解决。

    胖子的怒火,也需要自己来发泄。

    按理说,胖子应该留一个活口,询问李家村的情况,但那些村民的头颅,几乎让胖子丧失理智,看到悍匪,便是看到了生死仇敌,唯一要做的,就是杀之后快。

    而且,悍匪残杀无辜在先,也根本不需要废话了,面对这样的悍匪,杀戮,才是唯一解决途径。

    张天泽一开始准备见机行事,现在看来,也根本不需要了。

    “走,去广场。”

    胖子大步前行,手中低垂的利剑之上,鲜血还在流淌。

    此刻,李家村的广场之上。

    一百多村民汇聚到一起,在他们周围,站满了悍匪。

    对面,便是那布满冤魂的木桩,木桩之下,摆放着一张椅子,椅子上面,坐着一个脸上带着刀疤的男子。

    男子慵懒的靠在椅子上面,在他的身旁,站了十几个身穿黑衣的悍匪。

    村民内哭声不断,所有人都悲痛欲裂,他们很多亲人都已经被悍匪杀了,现在他们却要看着自己亲人的头颅站在这里。

    愤怒,恐惧,布满每一个村民的脸。

    “六当家,这些村民冥顽不灵,看样子是不打算说出宝藏的位置了。”

    刀疤男子身旁,一个满脸横肉的黑衣人冷冷说道。

    “不怕他们不说,从现在开始,每隔一个时辰,砍掉一个人的头颅挂上去,直到他们说为止。”

    六当家轻描淡写的说道,好像砍掉一个人的头,跟杀一只鸡一样简单随意。

    “这位当家,我们李家村,乃是真正的贫瘠之地,是黄云镇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存在,真的没有什么宝藏,就算你杀光我们,我们也交不出来啊。”

    对面,一个身穿长袍的中年男子开口说道。

    他叫李德,是李家村的村长,也是胖子李东的父亲。

    “你是村长,宝藏在哪,你应该最清楚才是,说出来,你们都可以不用死。”

    六当家看向李德。

    “我们祖祖辈辈生在李家村,从来就没有听说过宝藏,如果真有宝藏的话,我们李家村,又岂能混到这般地步啊。”

    李德满脸的委屈,这些悍匪半个月前占领了李家村,五天前突然说李家村存在宝藏,几乎将整个李家村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宝藏的踪迹,然后就采用极端手段。

    李家村的村民,横遭灾难,这几天来,村民连续被杀,李德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心中痛如刀搅。

    若是真有宝藏,他早就交出来了,根本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村民被杀。

    面对这些强大的悍匪,李家村可以用手无缚鸡来形容,李家村最厉害的,也就是李德,修为刚刚达到先天,而眼前这些悍匪,大多数都是先天境,这个六当家,更是已经达到了先天境九重天。

    强大的实力差距,李家村村民,只能任人宰割。

    “我二哥已经做了占卜,他的卦象,从未出错,说你李家村有宝贝隐藏,就一定有,要是找不到的话,你们李家村二百条人命,一个都活不成,把村长的老婆拉出来,杀他老婆。”

    六当家无比残忍的说道。

    “好。”

    一个悍匪走上前去。

    “不,不要。”

    李德身旁,中年妇人吓的面色苍白,一双手紧紧抓着李德的手臂。

    “六当家,我真不知道有什么宝藏啊,求求你放过我们吧,李家村有什么你们看得上的,尽管拿去便是,放我们一条生路,我们只是最普通的村民啊。”

    李德跪地求饶。

    “滚开。”

    那悍匪一脚将李德喘开,一把拉着中年妇人的手臂,野蛮的将其拉到木桩之前。

    “夫人,夫人。”

    李德被踹的口吐鲜血,从地上爬起,拼命向着中年夫人跑去,却被一个悍匪一把拉了回去。

    “禽兽,你们这些丧心病狂的畜生,不要杀我夫人啊。”

    李德嚎啕大哭,一个男人,要亲眼看着自己的女人死在自己面前,而他却无能为力,那种感觉,恨不得自己代替去死。

    “说出来,交出宝藏,你夫人,就不用死。”

    六当家笑道,看着别人的痛苦,他的内心就觉得无比快乐,于他而言,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才是真正快乐的事情。

    “你让我说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你放了我夫人,杀我,杀我把,来啊,杀了我。”

    李德咆哮,他是真的不知道什么宝藏,这些天看着自己的村民和亲人朋友被杀,他早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杀你?放心,你会最后一个死。”

    六当家满脸笑意,然后挥了挥手“杀。”

    “不!”

    李德惨呼,接下来的场景,他不忍再看。

    “住手。”

    就在这时,一声爆喝之音陡然响起,所有的村民和悍匪,顺着声音之处看去,就见一个胖子正怒火冲天的提剑而来,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三个人。

    “是小胖,小胖回来救我们了。”

    “太好了,小胖是蜀山弟子,一定有办法救我们。”

    …………

    看到李东,村民们无比激动,当一个人绝望到极点的时候,哪怕看到一丝的希望,都会让他们极度兴奋。

    他们不知道李东的实力够不够对付悍匪,但他们却知道,蜀山,是一个高不可攀的地方。

    “东儿。”

    被刀架在脖子上的中年妇人看到李东,泪流满面。

    “放了我娘。”

    李东怒喝,他大步跨出,手中战剑寒光闪烁。

    一个后武境九重天的悍匪当在他的面前,被李东一剑斩杀。

    “又来几个送死的。”

    六当家嗤笑一声,根本就不将李东放在眼中,他已经在第一时间看出了来者四人的修为,小黑就不说了,唯一值得一看的,就是那个白衣少年,但也只是先天境八重天,完全不是自己的对手。

    至于那鹰钩鼻的中年人,看起来和普通人没啥区别。

    “继续杀。”

    六当家淡淡道。

    “是。”

    那悍匪应了一声,手中大刀,作势对着中年妇人的脖子就要切下去。

    刷!

    一道身影,犹如鬼魅一般突然出现在这悍匪的身旁,那悍匪的刀,在距离中年妇人脖颈半寸的位置,再也斩不下去。

    悍匪大惊,抬头一看,一个白衣少年,不知何时已经到了自己近前,两根手指夹住了刀背,任由他如何用力,都无法撼动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