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三章 那一剑的风骚

作品:《剑仙在上

    整个战台都被密密麻麻的剑气给笼罩了,犹如狂风暴雨一般,剑光闪烁,很多人都已经看不清楚战台内的场景。

    绝情第二剑,无情无义!

    那种绝情的味道,瞬间升级,同时,这一剑的速度,威力,都比第一剑,强横太多。

    虚空都要刺破了,张天泽霸气无双,仗剑杀入狂风暴雨中,一时间,那种绝望的味道,弥漫开来,直逼林枫的灵魂。

    “好冷。”

    林枫灵魂都有一种窒息的感觉,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从他心头升起,这种感觉,实在太可怕了。

    “怎么会这样?这什么剑法,竟然可以影响到我的心神,让我产生绝望之心。”

    林枫惊骇不已,他一直都以剑法引以为傲,但今日见到张天泽的剑法,他才算明白,自己的剑法,跟张天泽的剑法比起来,差距不是一点半点。

    而林枫的情绪,直接影响到了剑法的威力,那本来威猛无双的剑气之龙,气势陡然间变的萎靡了下去,风雨摇摆。

    凶恶剑龙演化出来的眸子,都生出绝望之色来。

    “给我破。”

    张天泽轻咤一声,这一刻,他手中的剑,成为了唯一,那种绝情的味道,已经到了对天地间任何存在都无情无义的地步。

    砰!

    犀利如波,那一剑的芳华,无法用言语表达。

    恐怖的剑气之龙,被张天泽无情一剑生生击碎,林枫所有的攻势,在绝情剑之下,都显得滞慢起来。

    这一刻,剑气如虹,重剑在张天泽的手中,仿若活过来一样,即便在狂风暴雨当中,也根本无法阻挡这一剑的风骚。

    剑气撕裂一切,那因为剑气形成的九重风暴,在这一剑面前,也显得不堪一击,被重重刺破。

    眨眼之间,张天泽的剑,已经到了林枫近前,犀利的剑尖,在距离林枫脖颈处半寸的地方停了下来。

    而因为剑气之龙被摧毁而导致脸色苍白的林枫,在对方的剑即将刺穿自己喉咙的时候,竟然才反应过来。

    林枫傻眼了,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剑,人生第一次生出了强烈的挫败之感。

    林枫知道,这若是生死之战,现在自己已经是个死人了,这一点毋容置疑。

    而张天泽的手段,让林枫内心掀起惊涛骇浪,刚才那一剑,在他看来,堪称奇迹,实在太完美了。

    更重要的是,张天泽能够在那样完美的必杀一剑之下,更加完美的及时手势,将剑尖停留在自己脖颈半寸的地方,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这得多么精妙的手段,才能够做到这一点。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整个广场上,数百人,这一刻全部都傻眼了,无数弟子张大嘴巴看着战台之上的二人,眼中的惊骇之色,达到了极点。

    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在场不少入元境的高手,一般的弟子只是看到了张天泽战败林枫的结果,而那些入元境的长老们,却是在震惊张天泽那一剑。

    就连邱悬河和萧若雪,都不由自主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表情显得有些激动。

    “我的天,张天泽打败了林枫,如此轻易吗?”

    “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刚才张天泽的剑,有没有看清楚张天泽是如何破掉林枫那疑似飞沙落九重一招的?太诡异了,感觉平平一剑,就破了林枫的绝招,这太可怕了。”

    “平平一剑?若是能够平平一剑破掉林枫的强势剑招,恐怕你们自己都不相信吧,我们之所以认为平平,是因为我们不懂,我们还没有眼力看出张天泽剑法奥妙,那一剑,绝不平平。”

    …………

    无人不惊,这一刻,胜负似乎已经不重要了,张天泽的那一剑,才是真正的焦点。

    “那是什么剑法,区区先天境的外门弟子,竟然施展出了剑意来,这太可怕了。”

    “好厉害的剑法,连我入元境三重天的修为,都根本没有看出这剑法的奥妙。”

    “林枫败在这一剑之下,不冤。”

    …………

    四院那些入元境的长老们,也都震惊坏了,他们在思索张天泽刚才那一剑,却发现即便以他们的修为和眼力,也根本毫无头绪。

    “强大的霸体啊,这剑法,像极了当年震惊天下的天绝,只可惜以我的身份,即便是当年,也只是有幸见到那人施展过一次剑法,所以无法断言,但此剑法,绝对恐怖,此子,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我蜀山,说不定会再出一个狂人。”

    邱悬河心潮澎湃,他本来对这一次的外门大比并没有抱太大希望,内院让他来,也只是走个过场罢了,却没有想到今年的大比,给他带来了如此大的奇迹。

    战台之上二人,无论是张天泽还是林枫,都是极大的潜力股,还有那个天目魔瞳,可以想象,十年之后的蜀山,这些人,将会给宗门带来多大的荣耀。

    “这个家伙。”

    萧若雪看向张天泽的眼神有些茫然,虽然她对张天泽的期望已经很高了,但现在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张天泽的潜力。

    战台之上,林枫苦笑着摇了摇头“我输了。”

    或许在参加大比之前,林枫做梦都没有想过自己会在大比的战台之上说出这三个字。

    但现在,林枫却输的心服口服,张天泽正面将自己击败,没有半分投机取巧。

    而且,张天泽没有伤自己,已经是最大的仁义了。

    毕竟,这是足以要自己性命的一剑,即便要不了自己的命,刺伤自己也不在话下,甚至是无比轻松的事情。

    “赢了,我们赢了。”

    “哈哈,团体战第一,个人战第一,我们南院这一次真正扬眉吐气了啊。”

    “这一天,实在是太激动了,张师兄打败了林枫,如此潇洒的剑法,简直世所罕见。”

    …………

    在林枫说出认输的那一刻,南院的阵营中直接爆发出了一阵狂潮,所有的弟子都激动的一蹦三尺高,好几个入元境的长老都哭了。

    没办法,实在太激动了,团体战第一,个人战第一,综合成绩第一,这样的成绩,在南院的历史上,都是极其罕见的。

    尤其是这几年来,南院一直垫底,今日之胜利,对南院的士气,是一个超强的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