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七章 终夺第一【二更】

作品:《剑仙在上

    这一刻,东南两院的人,都紧张了起来,很多弟子都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如此关键的时刻,胜败在此一举。

    战台之上,陈默和赵海涛已经将气势给提升了起来,战斗,一触即发。

    赵海涛先动了,他气势一震,狂暴的真气荡漾开来,吹的满头黄发飘逸无比。

    真气一层接着一层,将周围的空气都震的啪啪作响。

    “陈默,你接我一招,海浪三千重。”

    赵海涛并未拔剑,而是施展出了自己引以为傲的战技。

    轰隆……

    真气激荡,爆发出海浪的声音,一层层无形的真气狂潮,席卷整个战台。

    这是全方位的攻击,大气磅礴,无论对手站在什么地方,都会被攻击到,避无可避,必须正面硬抗。

    当然,陈默也没有打算避让,想要打败对手,单单依靠躲避是不可能的。

    “寒霜指。”

    陈默也未拔剑,战技比拼,他也不虚赵海涛。

    只见陈默并指如剑,双手瞬间布满寒霜,冰冷的寒气,摄人心魄。

    嗖!

    陈默手指一点,一道寒冰气荡漾而出,那一股寒气,化为一根巨大的手指,犹如一根柱子一般,横冲直撞。

    这是很厉害的一门指法,杀伤力惊人。

    轰隆……

    寒霜指和那真气浪潮撞到一起。

    整个战台都处于剧烈的晃动之中,恐怖的战斗余波荡漾开来,战台之外的人,都感受到一股阴冷的寒意。

    这也就是战台被高手布下了封印,不然的话,仅仅这一番碰撞,即便是坚固的岩石打造而成的战台,也要被当场撕裂。

    咔咔……

    真气浪潮被寒霜指给碾碎,最后,巨大的寒霜指,也爆裂开来,化为一道道寒霜之气,消失无形。

    蹬蹬!

    猛烈的碰撞,使得赵海涛忍不住后退了两步,反观陈默,依旧保持着之前出指的姿势,纹丝未动。

    一招,高下立判。

    这一招战技对碰,虽然不能够直接分出胜负来,但孰强孰弱,已经是一目了然,陈默的实力,明显是占据上风的。

    “好样的陈默师兄。”

    南院弟子振奋不已,有人直接蹦了起来,他们似乎已经看到了南院胜利的曙光。

    白峰拳头紧握,这个大管事,明显是无比紧张的。

    荀忠也是如此,目光一眨不眨的盯着战台,这一战若是败了,第一名,就会被南院拿走,那样的话,自己就将会成为被南院冷嘲热讽的对象。

    战台之上,一招处于弱势的赵海涛,重要拔出了自己的战剑。

    另一边,陈默也不怠慢,他现在没有半点浮躁之心,没有真正打败对方之前,他是不会骄傲的,若是因为分神导致最后的失败,那就太冤了。

    赵海涛爆喝一声,手中战剑扫荡开来,他剑法大开大合,无比生猛。

    为了东院的荣誉,赵海涛明显也是真正拼了。

    陈默不甘示弱,而且他已经在之前的碰撞中占据了一定的优势,这种优势,在战斗中往往可以给他很大的信心。

    真正的强强对决当中,信心,有时候是很重要的,一旦有了必胜的信心,距离胜利,便进了一步。

    铿铿铿……

    战剑相撞,剑气纵横,二人以战台为中心,你来我往,战的不可开交。

    一时间,整个战台之上,到处都是二人的影子,左右横挪,完全就是白热化。

    片刻之后,二人才分开,再看二人的模样,均是有些狼狈。

    尤其是赵海涛,嘴角挂着一丝鲜血,拿剑的手臂,也是鲜血之流。

    反观陈默,虽然脸色有些苍白难看,但身上却并未有剑伤,如此看来,陈默还是技高一筹,胜算更大一些。

    “再来。”

    赵海涛心绪大乱,但对胜利的渴望,让他不能放弃,真气荡漾之下,竟也是再次举剑而来,杀向陈默。

    “此人心绪已乱,必败无疑了。”

    张天泽淡淡说道,他的眼力,绝对要比一般人高出太多,即便没有精神力,他的战斗经验,也是无数年轻人所不及的。

    在没有出山之前,老头子教会了他太多的东西,战斗之中,心性最是重要,尤其是在旗鼓相当的决战当中,若是不能保持一个稳定的心性,胜利的机会,就会被大打折扣。

    果然,张天泽话音刚落,便听到战台之上传出一声惨叫。

    就见赵海涛的剑,脱手而飞,原本拿剑的手,鲜血之流。

    一个剑修,在战斗中被人斩落了剑,已经是输了。

    何况赵海涛身上已经有了特别影响战斗力的伤势,完全没有再站下去的必要了。

    “还要战吗?”

    陈默满脸霸气,这一刻的陈默,无比自信,他做到了梦寐以求的事情,终于为南院,挣得无上荣耀。

    “哎!”

    赵海涛重重叹息一声,转身主动走下了战台。

    赵海涛的身影很落寞,他此刻的内心有多么失落,恐怕只有他自己才能够体会。

    原本平静的广场,陡然间爆发出欢呼之音,南院这边疯了。

    参赛的弟子,观战的弟子,如狼般嗷嗷大叫,太振奋了。

    “赢了,我们赢了,我们第一了。”

    “是的,我们赢了,终于扬眉吐气了。”

    “太好了,以后看另外三院的人在我们面前还如何嚣张。”

    …………

    在这一刻,所有南院的人,都高兴极了,为了这一刻,南院等了太久时间了。

    莫说是下面的弟子和长老了,就连高台之上的萧若雪,也是流露出了无比罕见的笑容。

    哈哈……

    白峰哈哈大笑,老泪横流,几十岁的老家伙,笑的像一个孩子。

    这其中是心酸,真是不足以为外人道也。

    荀忠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想到之前胜两场的时候,自己还出言讥讽南院,沾沾自喜,以为第一名非东院莫属了,如今打脸来的如此及时,让他这个东院的大管事,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荀忠,你这老家伙,现在还嘚瑟不?轮到老子嘚瑟一会了吧。”

    白峰大步走到荀忠近前,贴着对方的脸大笑。

    “嚣张个屁,有本事在下一轮个人战你们南院也拿下第一。”

    荀忠差点没有吐白峰一脸,他现在心中依旧很期待,期待下一轮的个人战,现在第一轮东院是第二,下一轮个人战要是拿下第一的话,综合成绩,还是有一定希望的。